|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我還活著!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我還活著!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31 18:43  字數:3153

「動手吧。」

達比尼特將情況簡單解釋了一下,也就不再浪費時間,向另外幾個領主下達命令。

另外六個深淵領主,也都知道其中緣由,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君主,為了這一層煉獄。

他們沒有什麼心理負擔。

「呼呼呼!」

滾滾深淵魔氣,從八方湧向這一塊天地,灰濛濛的天空,變得愈陰暗無光。

算達比尼特在內,一共七個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猶如七座血肉山川,朝著羅頓他們壓迫而來。

恐怖的血肉氣息,從七個深淵領主龐大的魔軀內爆出來,令這一方天地似乎都在呼嘯著。

「大亂,煉獄即將大亂,那麼……或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

本已經心死的羅頓,從達比尼特的那番話內,得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他眼中重現一絲希望光芒。

煉獄即將大亂,為了應對這一次大亂,連他父親都必須要提前將分出去的死魂血脈一一收回。

這意味著,強大如他父親,也沒有自信能平息這次即將到來的大亂!

未來的局勢,既然他父親都無法控制,那麼……他們就可能會有機會!

——活下來的機會!

「阿芙拉!戴利!」羅頓深深吸了一口氣,喝道:「我們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突破到十階血脈,也成為深淵大領主,我們就未必會死!」

快要絕望的戴利和阿芙拉,聽他這麼一說。也忽然振奮了。

「活下去!」

「我們必須要活下去!」

他們的信念,瞬間變得堅定,從他們眼瞳中釋放出來的光芒,變得熾烈而瘋狂。

「嘿嘿!嘿嘿嘿!」

戴利獰笑著,笑的囂張而瘋狂。他看著陰暗的天穹,突然出凄厲的怒嘯。

嘯聲一起,環繞在他身旁的數百死魂,似被注入了無窮力量,竟瘋漲起來。

濃郁洶湧的詭異能量,從每一個數百米高的死魂內。狂暴地爆出來。

「為了得到父親大人的認可,為了能繼承父親大人的血統,我們每一個手上都沾滿了兄弟姐妹們的鮮血!我們既然可以殺死親兄弟,就一樣能弒父!」

戴利怒聲咆哮。

他魔化後的軀體,突然高旋轉。產生了一股可怕的吸力。

那數百個狂暴的死魂,受到他魔體的吸引,像是巨大的沙包堆積到他身上。

眨眼間,戴利就利用那些死魂,凝聚為一頭和達比尼特不相上下的巨大惡魔。

「誰想要我死!我就讓誰死!就算是他,也不行!何況是你?」

戴利化身的巨大惡魔,率先撲向了達比尼特,瞬間就和達比尼特撕扯了起來。

「從我殺死親妹妹那天起。我就知道,想要在煉獄活下去,就必須無所畏懼!」阿芙拉嬌媚的臉上。已沒了一絲一毫的笑容,她明眸迸射出來的光芒,森寒而瘋狂,「誰擋著我躋身大領主的路,我就殺誰!父親也不例外!」

以紫色魔焰衍變而成的巨魔,無聲咆哮著。也沖向一頭深淵領主。

「能夠和我一樣,得到父親認可的傢伙。果然都是瘋子。」

羅頓看向他倆,蒼白的臉上。流露出欣賞的表情。

他點了點頭,朝著冥河的方向伸手一抓。

滾滾涌動的冥河,一條黑色的河水,受到他力量的牽引,立即從冥河內飛出。

那條河水內,也有無數的陰魂和惡鬼狂嘯著,並且在瘋狂吸收著濃郁的魔氣。

一瞬間,那條來自冥河的黑水,就變成了一頭巨大的惡魔。

那頭惡魔仰天咆哮著,模糊的面容,透出無盡的悲涼和死亡怨氣。

「或許,殺了你們七個,吃了你們的惡魔心臟以後,我們就能順利突破到十階血脈了。」羅頓舔了舔嘴角,瘦弱的軀體內,彷彿鎮壓著一頭最可怕的魔鬼,「我若能突破到十階血脈,以我領悟的死魂力量,即便是父親你,想要殺我,也需要付出一點代價!」

他怒目死死地瞪著陰暗蒼穹!

羅頓,阿芙拉,戴利,這三個黃泉君主最強大的血脈後裔,此刻全部堅定了信念,都露出了獠牙。

他們能有今天,每一個手上都沾滿了鮮血,其中很多鮮血都是他們的兄弟,甚至是親兄弟!

他們每一個都繼承了黃泉君主瘋狂的一面!

今日,當他們知道是他們的父親要殺死他們後,他們在死亡的威脅下,都將自己最極端的一面給展現出來。

「轟轟!轟轟轟!」

十個強大的深淵領主,就在這一方天地,在高空和大地撕咬血戰了開來。

這時候,再沒有人去留意被蘭斯洛特血脈力量石化的秦烈。

八階血脈的秦烈,在這些強大的深淵領主的眼中,確實……算不上是同一級別的對手。

尤其是秦烈已被石化。

「嘭!嘭嘭!」

秦烈心臟的跳動聲,在十個深淵領主正式血戰時,漸漸變大了許多。

石化狀態的秦烈,全身被一層厚厚的灰褐色岩石包裹內,岩石內蘭斯洛特的血脈力量,透過他的毛孔滲透到他血肉中。

他的血肉,在蘭斯洛特的力量之下,也都變得堅硬而沒有生機。

可秦烈的思維,卻完全不受蘭斯洛特血脈力量的影響。

他無法以眼睛看到羅頓和達比尼特等惡魔的戰鬥,耳朵也無法聽見,可他的靈魂感知力還在!

感受著九階惡魔的激戰,他轉動著思緒,用心體悟來自蘭斯洛特的石化血脈力量。

「嗤嗤!嗤嗤嗤!」

點點紫色異光,在他血肉內閃爍著,那些紫色異光烙印著石化血脈奧妙。

那是蘭斯洛特的血脈天賦。

他以心神感知,能看到那些紫色異光,早已湧入他的鮮血。

「石化」血脈力量,侵入他血脈之後,令他的鮮血都凝固為石塊。

這是一種極其玄奧複雜的血脈力量,而且幾乎能影響他所有的血脈體系,他看到他鮮血內存在的惡魔、神族、時空妖靈的血脈晶鏈,都在被那些紫色異光給蠶食著。

但是,在他血脈之中,另有一種血脈體系,似乎完全不受影響。

那是虛渾之靈的血脈體系。

銀白色的,屬於虛渾之靈的血脈晶鏈,從中分叉出特殊的氣息……

那氣息,以他的感應來看,應該是屬於六大虛渾之靈的金靈。

他心神一動。

眉心,鎮魂珠第四層空間內,處於沉寂狀態的金靈,渾金獸的身子活動了一下。

隨後,渾金獸形態的金靈,就從鎮魂珠內飛出。

因他的軀體,已經完全處於石化狀態,金靈飛離眉心以後,並沒有第一時間顯現。

金靈以虛體處在他和石化層之間。

金靈一出,在他的心神命令下,他就注意到,那些充斥在他體內的紫色異光,居然一點點從他體內飛離。

而且是被動地飛離!

由寒獄岩魔一步步進化而成的蘭斯洛特,血脈的奧妙,和金石有關。

虛渾之靈的金靈,身為最奇異的生命體,也是這一系力量的天地寵兒。

金靈一出,就將那些令他石化的紫色異芒,給一點點吸收。

他那微弱的心臟跳動聲,慢慢加大,他那僵硬石化的軀體,迅恢復正常。

從金靈出來算起,只是短短几十秒時間,蘭斯洛特滲透他身上的石化血脈力量,就被金靈吞食一空。

金靈打了個飽嗝,神態歡愉地,又重新回到鎮魂珠。

秦烈肩膀一抖,漫天石灰粉從他身上飛散開來,他石化的狀態立即解除。

「唔?」

正在圍攻阿芙拉那頭巨魔的蘭斯洛特,在他石化狀態消失的那一霎,突然有所感應。

他驚異地看了過來。

深淵領主蘭斯洛特的魔眼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他似乎有點不相信一個八階血脈的惡魔,能夠破掉他的石化血脈力量。

「我還活著。」秦烈沖著他咧嘴一笑。

……

ps:明天在上海cj現場e6-6展區參加活動,在cj玩的兄弟可以來玩玩,老逆恭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