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大惡魔的預感!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大惡魔的預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31 14:34  字數:3135

幽冥界,玄陰冥海處。

秦烈的那一具暗魂獸分身,將本體、蒼曄等人在黃泉煉獄的消息傳遞出去以後,就早早離開了這兒。

如今,在玄陰冥海暗魂獸分身先前所在地,密密麻麻地聚集了百萬神族戰士!

一眼望去,玄陰冥海的海邊,都是興奮的面孔。

光明、黑暗,嗜血,烈焰和玄冰五大家族的族長,包括一些多年未見的族老,竟紛紛現身。

千萬年來,他們從未停止過對外域的入侵,可從沒有一次,像這次一樣興師動眾!

他們一次次對深淵的攻擊,五大家族的強者,最多都只是投入二分之一。

這一次,五大家族的強者,至少有三分之二匯聚於此。

「呼!」

一個滿頭赤紅亂髮,體型高大的烈焰家族老人,突然間破空而來。

「烈焰鳶!」

「他終於現身了!」

「上一任的族長!」

五大家族的血脈戰士,一看到那老人出現,都暗暗驚呼出聲。

和他老人一併而來的,還有一個藍發藍眸的靈族老人,那老人在之後露面。

「天啟!」

「是靈族的{天啟大賢者!」

「他果然來了!」

在五大家族強者等候多時後,烈焰鳶和天啟大賢者,聯袂而來。

神族和靈族的兩個血魂導師,懸浮在玄陰冥海的上空,神色都出奇的鎮定。

這場針對深淵煉獄。千萬年來從未有過的入侵行動。似乎並沒有令他們熱血沸騰。

彷彿。他們為了此戰,已籌謀了無數年。

「開始吧。」

天啟大賢者神情自若,好像秦烈、蒼曄等人被送入黃泉煉獄,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就開始吧。」烈焰鳶也點頭。

所有神族的血脈戰士,都是神情一震,也都暗自做好了準備。

玄陰冥海的另一邊,神族族人朝向的對面,眾多靈族的強者也都浩浩蕩蕩的聚攏在一起。

阿薩德深邃的目光。如越過了整個玄陰冥海,似落在了對面的神族戰士身上。

「快了,等神族進入黃泉煉獄以後,我們就殺向九幽……」

阿薩德喃喃低語。

四大超階血脈種族的神族和靈族,同時聚集於玄陰冥海,即將向千萬年來異族從未涉足的煉獄發起洶湧攻勢。

……

黃泉煉獄。

費根的領地內。

九階的深淵領主費根,正在進食的時候,如山的魔身轟然一動。

他不禁抬頭看向天空。

一股若有若無的靈魂氣息,似從他的領地上空一閃而逝,然後再無聲息。

費根獃獃望向天空。巨大的眼睛空洞無邊,喃喃道:「為什麼。為什麼……」

不久後,一個八階的外來惡魔,突然冒出來。

費根的很多麾下,感應到那外來惡魔的氣息,都試圖做些什麼。

「都不準動!」費根下令。

那名八階的外來惡魔,手持一顆冰瑩的晶球,在費根的領地內旁若無人地走動著。

他很快飛入艾麗斯生活的樓閣。

「領主大人!一個外來的傢伙,去了艾麗斯小姐的房間!」

「領主大人!」

費根爆吼道:「都不許動手!」

「啊!」

隨後,從艾麗斯的房間內,傳出了一聲凄涼的呼救聲。

費根卻如岩石般一動不動。

沒過多久,艾麗斯的哭泣哀嚎聲,戛然而止。

那名外來的惡魔,拿著的那一顆晶瑩晶球內,一道紫色鮮血如纖細的靈蛇,被晶球鎮壓著。

「艾麗斯……」

費根看向那一顆晶球,看著裡面的紫色鮮血,悲傷地嘆息。

手持晶球的外來惡魔,沖著費根鞠身行禮,然後在費根眾多麾下仇恨的目光中,一言不發地離開。

「大人!為什麼,你為什麼放任他殺死艾麗斯小姐!」

「為什麼要這麼做?」

費根的很多麾下,都無法理解,都怒聲咆哮。

他們,對那性情柔弱的小女孩,其實都相當的寵溺,他們也都知道費根有多麼的疼愛那小女孩。

「對不起,我無力阻止……」

費根像是在對他們解釋,又像是在向死去的艾麗斯解釋。

……

一座華貴的古堡內。

幾個衣著精美,相貌也都英俊不凡的高階惡魔,都在盡情的尋歡作樂。

隨後,幾個手持晶球的外來惡魔,突然闖了進來。

「你們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傢伙?知不知道我們是誰?」

「我們都是黃泉君主的血脈後裔!」

「你們敢!」

古堡內,色厲內荏的恐嚇聲,一會兒就沒了聲息。

一會兒後,那幾個拿著晶球的惡魔,晶球內多出了一縷縷紫色鮮血。

他們沉默著,一言不發地向下一個目標而去。

整個黃泉煉獄,所有黃泉君主的血脈後裔,紛紛遭受著屠戮追殺。

然而,黃泉煉獄強大的惡魔,九階和十階的那些超然存在,都對這件事保持著沉默。

似乎,他們都知道這件事,是出於誰的指示……

數百個黃泉君主的血脈後裔,血脈從六階到九階不等,在同一時間,被那些惡魔四處捕殺著。

「為什麼?」

「你們敢殺我們?你們怎敢?」

「父親救我!」

各個屠戮場,都傳來那些高階惡魔的哀嚎聲,那些惡魔臨死之前,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們從未想到過,有一天他們崇高的身份和血統,會導致他們迎來滅頂之災。

殺戮,還在繼續著……

「達比尼特!我不相信你說的話!父親怎會要殺我們?我們都是他血脈的繼承者!」阿芙拉怒斥道。

戴利在激動過後,漸漸沉靜下來。

他沒有去看達比尼特,只是望向羅頓,道:「這是真的么?」

羅頓的身上似繚繞著無窮無盡的死意,「是真的,在很久之前我就醒悟過來了。我們……只是父親的工具,他孕育我們的目的,就是讓我們幫助他修鍊。」

阿芙拉也停止了尖嘯,也猛地看向他。

「以我的判斷來看,至少還要再過一兩萬年,我們才會迎來滅頂之災,才會被屠殺掉。我不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著急要收回血脈。」羅頓搖著頭,道:「然而,從他絕對收回血脈起,我們的命運就已經註定。只能說,我們的運氣太差了,本該多活一兩萬年的我們,因為一些事情,提前走向了滅亡。」

戴利自語道:「怎麼這樣?怎麼會這樣?」

「最近一段時間,很多十階的大惡魔,都生出了同樣的預感——這層煉獄將遭遇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挑戰。」達比尼特冷冷看向他們,「所有的大惡魔,都生出了同樣的預感,這意味著一定會有大事發生。在這樣的嚴峻局勢下,君主需要拿出最巔峰的力量,所以他才需要做點什麼。」

「明白了。」羅頓醒悟了,說道:「難怪果子還沒有完全成熟,他就急著採摘了,原來是這樣。」

「他本想給你們更多的時間,給自己更多的時間,可惜……別人不肯給他那麼多時間。」達比尼特惋惜地說道。

他在收到命令以後,也不敢相信,一度認為得到的指示是錯誤的。

在他經過幾番求證,通過一名十階大惡魔的指點,才明白了其中的玄奧。

確定命令沒有錯,又知道煉獄即將大亂以後,他才邀請了幾個盟友來擊殺羅頓他們。

在他眼中,他的做法是為了君主,是為了這層煉獄的大局。

「喀喀!」

他們在對話的時候,旁邊的秦烈,在深淵領主蘭斯洛特的血脈力量下,完全化為一塊灰褐色岩石。

岩石內,秦烈心臟的跳動聲,越來越緩慢。

似乎,下一刻,他的那一顆惡魔心臟,就會徹底安靜。

那時便意味著秦烈已死。

……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