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心死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心死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30 20:40  字數:3060

阿芙拉那以紫色魔焰衍變而成的巨魔,出無聲的咆哮,以擎天般的漆黑拳頭,狠狠地砸向天空。

「轟!」

昏暗的天穹,似乎有一層膜,被那巨魔一拳轟破。

達比尼特壓迫的滔天氣勢,因那巨魔的一拳,瞬間煙消雲散。

秦烈和羅頓、戴利,馬上現達比尼特加諸到他們身上的威懾,立即沒了。

「達比尼特!」

戴利齜牙咧嘴,神情猙獰可怖,眼中怒焰滔滔。

數百個巨大的死魂,團團聚集過來,已做好血戰的準備。

「達比尼特,你因何而來?」臉色蒼白的羅頓,神情恢復了鎮定,道:「如果你是因為他……」

羅頓指向秦烈,道:「你現在就可以殺了他。」

「羅頓!」

戴利和阿芙拉臉色一變。

在他們的眼中,秦烈早已經是他們的獵物了,羅頓突然這麼說,擺明了是將秦烈這個獵物拱手讓給了達比尼特。

他們不認為他們應該向達比尼特妥協。

在他們不滿的目光下,羅頓搖了搖頭,示意他們稍安勿躁。

戴利、阿芙拉和他相交多年,知道他一向智慧過人,猜測他另有打算,也就噤聲不再多言。

他們只是以古怪的眼神看向秦烈。

「呼呼!」

秦烈三米多高的魔軀,在那魔雲內背脊挺直,臉上表情堅毅而冷靜。

「來的有些遲了吧?」

他冷冷望向達比尼特,眼中沒有一絲的畏懼,已思量著迫不得已時。就要動用那塊融入體內的血肉豐碑。

那塊血肉豐碑乃是烈焰家族的神器,蘊藏著磅礴的血肉力量,只要完全融入體內,他的力量將會瞬間暴漲。

另外,他的那座和炎日深淵連接的魂壇。還有六個虛渾之靈,也會全部在黃泉煉獄出現。

種種隱藏的手段,在暴露以後,或許會令他成為眾矢之的。

但他相信,他將所有隱藏的力量爆出來,就算是達比尼特。他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一個不值一提的跳樑小丑罷了,你以為我是因你而來?」

近千米高的達比尼特,巨大的眼瞳內,流露出嘲諷之色,似壓根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他本來立在大地上的巨大魔身。隨著他的這番話,猛地凌空而起。

猛一看,九階血脈的達比尼特,猶如一座山飛上天空,給秦烈和羅頓等人更強的震懾力。

「由低階惡魔,一步步進化蛻變到深淵領主的傢伙,果然非同尋常……」

秦烈以秘術感應了一下,明顯察覺到達比尼特血肉蘊藏的能量。比羅頓、阿芙拉和戴利三個惡魔,要強大的多。

而羅頓他們也都是九階的惡魔。

同為九階的血脈,羅頓他們還是黃泉君主的後裔。乃是高階惡魔,血肉氣息竟然不如達比尼特。

拋開血脈天賦不論,達比尼特的實力,能爆的力量,絕對要遠遠過羅頓他們。

「這麼說,你不是為了我來的?」秦烈咧嘴一笑。不懷好意地看向羅頓三個,道:「看來和我無關了。」

本欲將秦烈推出去。讓達比尼特殺死秦烈來解決事情的羅頓,臉色陰鬱了。

「達比尼特。你難道瘋了?你敢對我們動手?」阿芙拉怒道。

「就因為你們是君主的後裔,我就不敢動手?」達比尼特巨大的眼瞳內都是譏誚之色。

似乎,在他的眼中,羅頓他們都是死人了。

羅頓正欲講話,臉色又是一變,道:「還有!」

「什麼?!」阿芙拉大驚失色。

只見在達比尼特身後,那片灰濛濛的冷寂之地,又有幾座模糊的山峰凌空而起。

一共六座「山峰」,飛向半空時,外層的「殼」剝落,露出了六具龐大的惡魔之身。

那是另外六個和達比尼特相交匪淺的深淵領主!

六個深淵領主,和達比尼特一樣,都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光明正大地暴露出來。

他們和達比尼特一同,慢悠悠飛了過來。

秦烈臉色深沉,看了看達比尼特等深淵領主,又看向了羅頓他們,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達比尼特剛剛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只是「跳樑小丑」罷了,分明不值得勞師動眾。

事實上,他目前血脈的確只有八階,就算他再自負,也不認為以他展現的實力,值得七個深淵領主來對付他。

很明顯,達比尼特七大深淵領主的目標,或者說是主要目標,絕對不可能是他。

「唔,看來你們的確不是為我而來。」秦烈摸著鼻子,自嘲地笑了笑,道:「既然和我無關,我就先走了,各位以後再會吧。」

這般說著,他就做出了離開的架勢。

七個深淵領主,如果再算上羅頓三個,就是十個深淵領主了。

他最初的目的,只是擊殺羅頓,奪取羅頓血脈內的死魂奧義。

可如今的局勢,已遠遠過了他的預料!

十個深淵領主聚集於此,這種層面的戰鬥,他如果能置身事外,他一定不會留下。

可惜,他自己也知道,他此時想走幾乎不可能。

所以他離開的架勢,也只是架勢而已……

果然,那架勢一擺出來,他就看到達比尼特的眼中,嘲弄之意愈的明顯。

他立即意識到,達比尼特雖然不是因他而來,可他也是達比尼特的一個「順帶」的目標。

「蘭斯洛特,那個卑微的小蟲子,你給我吃了他。」

達比尼特慢悠悠地揮動著魔爪,點了點秦烈,隨口吩咐了一句,就再沒有多看一眼。

一頭由寒獄岩魔,一步步進化而成的深淵領主,漫不經心地答應了一句。

他旋即朝著秦烈看來。

從這頭名叫蘭斯洛特的深淵領主的眼中,突然湧現出血脈天賦,那是寒獄岩魔獨有的石化。

還相隔十來里,一股看不見的血脈力量,已透過蘭斯洛特的眼神洶湧而來。

秦烈那具魔化以後,也有三米多高的魔軀,立即出現石化的徵兆。

他眼神都逐漸變得麻木。

「達比尼特!到底是誰給了你那麼大的膽子?!」羅頓沉聲道。

「你在君主的那麼多血脈後裔中,是最聰明的一個,你不妨猜猜看。」達比尼特漠然道。

「是父親大人嗎?」羅頓嘆息。

此言一出,戴利和阿芙拉駭然失色,都驚恐地看向他。

在他們兩個眼中,黃泉君主依然是受他們尊敬的父親,他們從未想過有一天黃泉君主會對他們動手。

「羅頓!你在說什麼啊?父親大人怎麼可能指使達比尼特殺我們?你瘋了嗎?」阿芙拉尖叫。

「他竟然明白,他難道也看透了?」

漸漸石化的秦烈,霍然一驚,不由立即高看了羅頓幾分。

他本以為,只有他憑藉那塊紫色晶體,猜測了黃泉君主的意圖。

他沒料到羅頓居然也明悟了。

「羅頓,你怎麼敢懷疑父親?」戴利爆吼道。

然而,羅頓卻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冷冷看著達比尼特,道:「是不是?!」

達比尼特嘿嘿怪笑,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說道:「羅頓啊羅頓,果然是名不虛傳。」

戴利和阿芙拉,聽到達比尼特的這句話,猶如被巨錘狠狠地轟擊了一下。

「為什麼,為什麼?」

「怎麼會這樣?我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

他們看著天空怒聲咆哮。

可惜,天上沒有任何的回應,永遠都是灰濛濛的,陰沉的可怕。

「我早猜到會有這麼一天,可是,我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的如此的早……」羅頓臉上滿是凄涼,「果然,我們的命運從出生起,就已經提前註定,無可逆轉。」他身上似繚繞著無窮無盡的死意。

這一刻,羅頓心死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