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他正趕來!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他正趕來!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29 12:29  字數:3218

從費根領地離開後,迪迦又一次來到蒼曄等人潛隱之地。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這片區域,本來就是迪迦為自己準備的,他決定從九幽煉獄回來的時候,就想好了會在此地躲藏。

沒能夠在本源始界奪取那一塊本源晶面,迪迦就知道,他不能光明正大地再在黃泉煉獄現身。

此處極其偏僻,深淵魔氣稀薄,也沒有珍貴的材料,所以甚少有惡魔在附近活動。

偏僻,沒有惡魔,恰恰是迪迦所需要的。

「是迪迦!」

他身影剛剛出現,蒼曄就在一片黑暗之地輕呼,告知乾煋等人不要緊張。

那片處于山背面的陰影區域,濃郁的黑暗,猶如被光明驅散掉。

然後蒼曄和乾煋等人才逐個顯現出來。

「你怎麼又回來了?」乾煋奇道。

「我見過秦烈了,我哥哥蓋文,也被他斬殺了。」迪迦在他們身旁一屁股坐下,壓根不怕他們心懷歹意,說道:「還好我遇到了秦烈,不然……我已經死了。」

「怎麼回事?」流漾很詫異,「你走的時候,不是說你叔叔費根邀請你的嗎?有他在,蓋文還敢對你動手?」

迪迦從此地離開時,和他們說過,有費根在他很安全。

所以,不止是流漾,乾煋等人也非常疑惑。

「我那好叔叔,將我出賣給蓋文了。在他的眼中,蓋文更有希望突破到九階的血脈。」

迪迦苦澀一笑,簡單將事情的經過描述了一番,道:「秦烈不但殺了蓋文,也殺了我叔叔的兩個麾下,可我那叔叔卻不敢對付他。」

「為何?」米雅驚訝道。

「在他的眼中,秦烈是我父親的私生子。」迪迦啼笑皆非道。

「秦烈呢?」乾煋沉聲道。

迪迦臉色微沉,沉默了一下,才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他可能……去找羅頓了。」

「羅頓是誰?」乾煋再問。

「被父親認同的三人之一。」迪迦神情凝重。

「九階的惡魔?!」米雅大驚。

蒼曄也眼神一變。覺得秦烈完全瘋了。

「他搞什麼鬼?」乾煋急道。

迪迦搖頭,說道:「他並沒有完全失去理智,我能感覺到,他還有一絲理智存在。不然。我不可能活著回來,因為我的血脈,其實和蓋文沒有分別。」

「沒有失去理智,為什麼會去找一個九階血脈的惡魔?」流漾也擔憂不已。

「這就不是我能明白的了。」迪迦深吸一口氣,說道:「羅頓乃是真正被父親認可的繼承者之一。他不同於我的其他那些兄弟姐妹們,秦烈想要將羅頓的血脈竊取,恐怕會九死一生。」

「我們……」流漾欲言又止。

「幫不了,誰也幫不了他。」迪迦輕輕嘆息,「因為我們都自身難保。」

……

冥河旁。

一座雄闊的黑色城堡,朝著冥河的方向建造而成,此地明顯屬於一名強大的深淵領主,然而附近卻沒有任何低階惡魔的蹤跡。

城堡的主人,身為一名九階的深淵領主,居然沒招募強大的麾下。這顯得很不合理。

不僅僅沒有麾下,城堡內也沒有一名傭人,沒有一個奴僕。

偌大一座城堡,只有一個身形瘦弱,整日望著冥河一動不動的高階惡魔。

這個高階惡魔就是羅頓。

他血脈突破到九階以後,就來到此地,將城堡的主人——一名深淵領主殺死。

他驅逐了那名深淵領主的所有麾下,而不是招募他們。

之後,羅頓就在這座城堡住下來,極少離開。

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看向那條奇詭的冥河,一言不發。

「嘩嘩嘩!」

平靜的冥河,突然傳來潺潺的河水聲。

羅頓本來沒有焦距的眼瞳,逐漸有了點生機。他懶洋洋地扭動著脖頸,修長的五指慢慢活動著,似在做熱身動作。

一個身形高大,相貌英俊的高階惡魔,從冥河上凌空而來。

冥河上存在的無形結界,對他居然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河內的陰魂惡鬼也出奇地安靜。

他一直走到那座城堡高高突出來的圓台上,和羅頓面對面站定以後,才說道:「好久不見。」

「的確好久不見了,戴利,阿芙拉呢?」羅頓問道。

「應該就要到了。」高大的戴利淡然道。

「那就再等等吧。」羅頓一邊講話,一邊繼續活動著指頭。

一道道紫色閃電,在他指縫內歡快跳躍著,彷彿有著靈性智慧。

剛剛過來的戴利,也沒有動作,就這麼站在那兒,如一尊魔神雕像。

他們默默等候著。

許久後,又有一個高階惡魔,從冥河的另外一個方向閃現。

那是一個女性的高階惡魔,一簇簇紫色魔焰,在她衣裙邊角洶湧燃燒著。

她和戴利一樣,也是在冥河上方行走。

眼看著她一寸寸逼近,羅頓皮笑肉不笑地讚美道:「阿芙拉,你比上一次見時更加迷人了。」

「哦,那我上一次的提議,你現在有沒有興趣?和我生個孩子怎樣?」阿芙拉笑吟吟地說道。

「還是算了吧,我還想多活幾年。」羅頓不客氣地拒絕。

「恐怕你多活幾年的打算要落空了。」高大的戴利,在那女性惡魔出現以後,沉聲道:「最近出現的那個傢伙,把蓋文也殺了,恐怕就快要突破到九階血脈了。我有一種感覺,他和我們不一樣。」

羅頓點了點頭,淡然道:「確實不太一樣。」

「怎麼不一樣了?」阿芙拉臉上笑容不變,道:「只不過是另外一個被父親承認的傢伙罷了,他突破到九階血脈,不還是和我們一樣,有什麼好擔心?」

「他不同。」身為召集者的羅頓,搖了搖頭,道:「他可能不是第四個。」

「什麼意思?」阿芙拉皺眉。

「他想做唯一的那個?」戴利哼道。

「也不是。」羅頓嘆息一聲,道:「有些事情,你們依然沒有想明白,所以你們活的還有激情。而我,從想通以後,就做好了死亡的準備,我知道我們的命運無可逆轉。」

「從我們生下來的那一刻,我們,其實就已經在走向死亡了。」

「只是你們不知道罷了。」

羅頓感概千萬地說道。

戴利,羅頓,阿芙拉,在黃泉君主數百個血脈後裔之中,屬於真正得到認同的那三個。

他們都是九階的血脈,乃是強大的深淵領主。

他們能突破到九階血脈,每一個手上都沾滿了親兄弟的鮮血,也都殺了眾多同父異母的兄弟。

在迪迦、蓋文、巴丁那些惡魔眼中,還有這層煉獄其他惡魔的眼中,這三個傢伙都是最可怕的瘋子。

他們三個突破到九階血脈時,有一段時間幾乎天天都在血戰,都恨不得將對付殺死,吸收對付體內的血脈。

然而,他們三個又勢均力敵,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激烈戰鬥,也沒有誰可以取得絕對的上風。

為了不同死,他們先偃旗息鼓,然後會隔一段時間再戰。

可直到今日,也沒有任何一個,能將另外兩個殺死。

他們之間的關係很複雜,既是敵人,也是最熟悉對方的朋友。

戴利和阿芙拉,身為九階的深淵領主,都有眾多的麾下,統領著一方天地。

以前的羅頓也是如此。

但是不知出於什麼目的,羅頓最終驅逐了所有的麾下,來到此地將城堡的主人殺死,之後就孤零零的長期待了下來。

他的銳氣似乎漸漸消失了。

可是在戴利和阿芙拉的眼中,羅頓依然強大可怕,還是他們中最有智慧的一個。

所以,當羅頓召集他們的時候,他們幾乎沒有猶豫,都撇下麾下獨自趕來。

「我們的什麼命運無可逆轉?」戴利沉聲道。

「死亡。」

羅頓眼瞳變得空洞,他明明看著戴利,可戴利卻沒有一點被他注視著的感覺。

阿芙拉一驚,深深看向羅頓空洞的眼瞳,竟然從中看到了一團涌動的魔雲。

「你是在看那個傢伙?他在什麼地方?」阿芙拉喝道。

「他正在趕來。」羅頓漠然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