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殺向煉獄!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殺向煉獄!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26 19:59  字數:3078

bx

神域,眾神殿。敬請記住我們的址小說://Ыie。

黑暗、嗜血、烈焰、光明四大家族的族長,和各大家族的族老,齊聚一堂。

寒澈突然從外面闖了進來。

眾多神族的強者,一道道目光,閃電般匯聚在寒澈身。

「我剛從靈域回來,擎天城的秦山,告訴我秦烈和米雅、蒼曄他們,不出所料地被天大賢者的力量影響,如今落入了下八層的黃泉煉獄?」寒澈沉聲道。

「果然是煉獄!」

「果然是靈族的天!」

「天那老狗該死一百次!」

各大家族的現任族長,一個個都還沒有表態,那些活了幾十萬年的族老,反倒是先忍不住咒罵起來。

「確定在黃泉煉獄?」暗昊道。

寒澈點頭,說道「我和那個秦山接觸過,他不像是那種亂說的人物。」

暗昊皺眉,「連我們都沒辦法確定他們在哪一層煉獄,那個靈域的秦山……又是怎麼得到的消息?」

「這我不清楚了。」寒澈搖頭。

在此時,烈焰家族老一輩的強者烈焰戈,匆匆從殿外飛來。

「消息沒有錯,他們的確被天弄到黃泉煉獄了!」烈焰戈喝道。

「是他的消息?」暗昊神情一震。

顯然,他加相信烈焰戈的情報,他知道烈焰戈近和烈焰鳶來往密切。

時隔多年,在他們知道烈焰鳶當年的「完美之血」計劃其實已經成功以後,他們開始重審視和烈焰鳶的關係。

身為三大血魂導師之一,兩萬年前的烈焰戈,本是神族為神秘強大的存在。

如今,在他們來看,將「完美之血」計劃成功實施的烈焰鳶,血脈力量恐怕加可怕。

他們也隱隱聽說,當烈焰鳶知道秦烈被天弄到煉獄以後,近似乎數次去找了天的麻煩。

他和靈族的天大賢者。據說近在星河的盡頭,已經連番鬥了幾場。

還有眾多強大的邪龍,和一個自稱血帝的強者,也趁機襲擊了靈族的幾個域界。

這一切。烈焰鳶都沒有藉助於他們的力量。

他們暗暗猜測,經過兩萬年時間的潛隱以後,烈焰鳶自己應該積累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黃泉煉獄……」寒澈深吸一口氣,道「那他是什麼意思?」

「他認為,我們是時候向下八層的煉獄動手了。」烈焰戈喝道。

「什麼?!」

此言一出。五大家族的族長,還有那些老一輩的強者,都駭然變色。

其很多端坐的族老,是霍然站起,明顯有些失控了。

「那可是八層煉獄啊!」一名黑暗家族的族老顫顫巍巍地說道。

千萬年來,神族都沒有停止對深淵的入侵,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五大家族會向一層深淵動手。

以前的時候,神族入侵深淵層面的行動,有勝有輸。

近的百萬年。五大家族對深淵的入侵,大多數都成功了。

可那些被他們入侵的深淵,都是面的一百層,而不是下八層的煉獄。

事實,神族從來沒有真正大舉入侵過煉獄,因為他們深知入侵深淵的煉獄意味著什麼。

因為他們知道八層煉獄惡魔的可怕之處。

「現在的八層煉獄,沒有深淵之主產生,這本來是一個不錯的時機。而我們經過這麼多年的強大,實力已經提升了十幾倍。」烈焰戈嘿嘿一笑,說道「尤其是。如今恰恰在一千年的間隔階段。在隨後的一年內,八層煉獄的深淵通道都處於封閉狀態,八層煉獄的惡魔,相互間在一年內。法通過深淵通道來往。」

「這意味著,我們或許只需要對付一個黃泉煉獄。」

「而且……」

烈焰戈看向有些心動的族人,停頓了一下,又道「而且靈族也會在我們動手的時候,同時向一層煉獄下手!」

「什麼?」暗昊轟然一震,突然說道「天將秦烈他們弄入黃泉煉獄。是不是存心逼我們和他們統一戰線?他這麼做,或許是要我們被迫和他們一起對煉獄動手!依我看,真正對煉獄有興趣的,應該是天和靈族的阿薩德吧?」

烈焰戈搖頭,「我不知道天想什麼,我只是聽烈焰鳶那傢伙說,只是他的力量,沒辦法助我們踏入黃泉煉獄。」

「同樣的,只是天一個,靈族也法在深淵通道封閉的時候,進入九幽煉獄!」

「只有他和天聯手,集結神族和靈族的浩大財力和武力,才能在深淵通道封閉時,強行撕裂通道,送我們入黃泉煉獄,送他們去九幽煉獄!」

「烈焰鳶和天已達成協議,現在看我們的了。」

眾神殿的神族強者,在他一番話落下後,馬激烈的討論起來。

一部分人支持趁機殺入煉獄,另外一部分人,擔心是靈族的陰謀,還有人覺得得罪死了煉獄的惡魔,恐怕會在深淵通道敞開以後,引八層煉獄的惡魔齊齊發狂。

他們爭吵的不可開交,久久也沒有統一意見。

「有生之年,能看到我族殺入煉獄,即便我們終失敗而歸,我也死而憾!」一個嗜血家族的族老,語氣平靜,眼卻滿是嗜殺的渴望,「至少,我們證明我們神族敢向星河威脅之地動手!靈族的那些傢伙敢,我們豈能輸給他們?!」

如菜市場喧囂的眾神殿,因為他的這句話,忽然變得落針可聞。

不久後,這些神族的強者,身都湧現滔天的戰意!

「那殺向煉獄!」

……

黃泉煉獄。

一座荒寂的禿山後,蒼曄和乾煋等人百聊賴地修鍊著,等候著迪迦的消息。

「呼!」

迪迦從遠處飛來,也在禿山後的陰影內停住,臉色複雜難明。

「有秦烈的消息嗎?」流漾忍不住問道。

「有。」迪迦點了點頭,道「近一段時間,整個黃泉煉獄都在傳播著他的消息,所有黃泉煉獄強大一點的惡魔,都知道他。」

蒼曄幽暗的眼瞳內,浮現出一絲憂色,「他是怎麼驚動所有強大惡魔的?」

米雅也感到好,「他畢竟只有八階的血脈,他能令深淵大領主都關注不成?」

「他確實做到了。」迪迦苦澀一笑,「方法也簡單,他在瘋狂捕殺我的那些兄弟姐妹!這段時間內,和我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已經被他殺了四十多個了。」

「啊!」米雅大驚,「他怎麼做,現在還活著嗎?那些九階的領主,十階的大領主,難道任由他四處殺戮?還有,那個達尼特,難道會坐視不理?」

迪迦搖頭,「還真的沒有九階的惡魔對他下手,達尼特也出的安靜。」

「為何?」米雅不解道。

迪迦猶豫了一下,臉色變得很怪,「有九階的深淵領主,在他殺我一個兄弟時,在暗悄悄觀察他,感覺到他的身有著我父親的血脈氣息……」

「不會吧?」乾煋呆了。

「於是,外面有傳言說,他也是我父親的後裔。」迪迦笑容愈發苦澀,「我們兄弟姐妹們相互間廝殺,早是被我父親默許的。那些九階和十階的惡魔,覺得他可能是我父親的另一個私生子,認為他是以我父親默許的規則,通過捕殺那些兄弟姐妹們來證明自己。他們都認為,秦烈是想要不斷殺兄弟姐妹強大自身,想要和那三個傢伙一樣成為九階的惡魔領主,得到父親的認可。」

「在他們來看,這是我們的家事,認為他是依照我父親的規則行事,所以都保持著沉默。」

「即便是達尼特,也不敢違背我父親的意願,那只能冷眼旁觀了。」

蒼曄皺眉,「那你父親……」

迪迦煩躁地揪著頭髮,道「怪的在這裡,我父親必然已經知曉此事,可他沒有揭穿秦烈的身份,也沒有明確的表態。」

「他不表態,在別的惡魔來看,那是默認。」

「所以,九階和十階的強大惡魔,都不敢亂來。」

「而秦烈依然在繼續大開殺戒。」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