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手足相殘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手足相殘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24 13:11  字數:3062

bx

「你的兄弟還真是多,哪兒都能遇到。」秦烈調侃道。

「遺憾的是,我和那些兄弟一見面,就可能有一人要死。」迪迦神情淡漠道。

他皺眉想了想,對蒼曄等人說道:「你們先潛隱起來,等巴丁領著達比尼特的麾下過來,和我們動手了,你們再突然出現。」

「那個高階惡魔叫巴丁?」秦烈問道。

「嗯,又是一個同父異母的傢伙,不過巴丁比卡普斯那三個廢物強大的多。」迪迦心中衡量著雙方的實力,眼睛在秦烈和蒼曄身上瞄來瞄去,「我相信我應該可以勝過巴丁,但是要想殺死他,我恐怕也必須要付出代價。我希望在巴丁出現以後,你能夠和我合力,我們要盡將巴丁殺死。他們之中,也只有巴丁有本事將消息釋放出去。」

秦烈點頭:「好。」

蒼曄等人則是根據迪迦的要求,悄悄將血脈氣息和靈魂波動隱藏,身影也逐漸消失。

「還不錯……」迪迦嘀咕了一句。

以他的靈魂感應,在蒼曄眾人刻意隱匿氣息以後,也沒有能察覺到異常。

他相信巴丁在靈魂感知方面還不如他。

「巴丁能追上來,應該是因為我。」迪迦哼了一聲,說道:「巴丁來自於他母親的血脈天賦,有敏銳的嗅覺。那種嗅覺,不同於靈魂感應,只是針對血脈的氣息。在我的身上,畢竟有父親的血脈氣息,他應該就是根據那縷縷氣息,一路上追擊到此地。」

「他和你有仇?」秦烈奇道。

「我還有一個親妹妹。巴丁曾經傷害過她,那時候我實力不濟,雖然將我妹妹保護了下來,但也被巴丁重傷了。」迪迦神情陰冷,如一條嗜血的毒蛇。「如果不是我的一個叔叔恰巧在附近,當時我就應該被他殺了。」

「你的親哥哥要殺你,為什麼你要保護你的妹妹?依照你的說法,不是親兄弟之間也在暗中爭鬥廝殺嗎?」秦烈愈發驚異。

迪迦臉皮子抽搐了一下,道:「在這世上,我只有對我那妹妹。實在是下不了手。這也是我不如我那哥哥的原因……」

秦烈臉色一沉,「你哥哥他?」

「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血脈間共同處多,能好的互補融合。」迪迦深吸一口氣,說道:「他殺十個同父異母的兄弟。也不如殺掉我們兩個來的益處大。」

秦烈駭然。

迪迦臉上滿是苦澀,道:「被我父親認可的那三個傢伙,哪一個不是將兄弟姐妹都殺光了,將親兄弟和親姐妹的血脈融入自身,才真正強大起來?」

「不可理喻的瘋子。」秦烈搖頭感嘆道。

他真的沒有料到,黃泉君主的那些子嗣,相互間的競爭居然如此的殘酷磨滅人性。

比起迪迦的遭遇,他忽然覺得自己幸運多了。

在他暗自感慨時。他覺察到達比尼特的六個麾下,已慢慢摸了過來。

以巴丁為首的高階惡魔,似乎覺得他和迪迦沒有能意識到他們的到來。還突然變得小心翼翼,想來個偷襲。

「天真。」迪迦冷笑譏諷。

「也對。」巴丁忽地從暗處飛出,「我差點忘記了,迪迦你可是非常擅長靈魂力量的。」

他一顯現,另外五個八階的惡魔,也都將猙獰巨大的魔身露出。

那五個血脈達到八階的惡魔。體型並不是特別的巨大,可他們的血脈氣息。猶如五座噴涌著火焰的火山般暴烈。

同為八階血脈,這五個傢伙。比之前被他所殺的三個果然厲害了很多。

只是,這五個八階的惡魔,依然不如那邊巴丁。

巴丁不但血脈氣息狂烈,靈魂的波動,也是同樣的洶湧渾厚。

他是一個足以和迪迦抗衡的強大惡魔。

「這位是?」他注意到秦烈。

「一個朋友。」迪迦答道。

秦烈沖著巴丁咧嘴一笑。

沒有徹底激發惡魔血脈,他此刻不是在魔化狀態,可是他的紫發和紫色眼眸,完是高階惡魔的特徵。

這裡是黃泉煉獄,紫發紫眸,又和迪迦站在一起,身上還隱隱釋放著深淵氣息,任誰都會當他是惡魔。

巴丁自然也不會例外,「朋友,迪迦的朋友。嘿嘿,迪迦有沒有告訴你,他已經被放逐了?只要他敢在黃泉煉獄出現,任何惡魔,都可以斬殺他?」

「我知道這一點,怎麼了?」秦烈神情平靜,道:「你特意提醒我這一點,是不是想要告訴我,我和會迪迦一起被殺?被……你們所殺?」

「聰明,哈哈,不愧是高階的傢伙,果然聰明!」巴丁猙獰怪笑,「我猜你來自九幽煉獄吧?我早就聽說迪迦和九幽那邊的傢伙有關了,你和他來我們黃泉煉獄,看樣子你們交情不淺了,既然如此……」

點點紫色暗光,如紫色雨滴,忽從天而落。

不等巴丁一番話講完,一點點紫色暗光,已落在他肩上。

「嗤嗤!」

巴丁肩膀暗黑色的魔甲,突然被暗光腐蝕出幾個孔洞,那暗光沾上他皮肉,讓他突然齜牙咧嘴地大聲怪叫。

另外五個八階的惡魔,也猛地捶胸咆哮,身上也沾上了紫色暗光。

「腐蝕……」

這時候,秦烈才在心間喃喃自語,眼神也驟然變得深幽陰厲。

腐蝕血脈天賦,來源於銀線天蛇尼維特,然而,在他體內惡魔血脈逐漸強大,在惡魔血脈牢牢霸佔第二心臟以後,他就意識到古獸族的血脈源頭,其實就是深淵的惡魔。

之後,在他的鮮血之中,就出現了幾大血脈體系。

尼維特,滕遠,還有幾大獸王的血脈,終都融入惡魔血脈體系內。

如此一來,銀線天蛇的「腐蝕」血脈天賦,也成為了惡魔血脈天賦。

他還因此醒悟到,銀線天蛇的血脈源頭,十有乃是黑沼深淵的惡魔。

因為他遇到的科恩,就擅長這樣的血脈天賦,而科恩則是來自於黑沼深淵。

邪神冥梟的核心血脈,其實也和腐蝕有關,源頭也是黑沼深淵。

「黑沼深淵!」

巴丁尖嘯著,看著肩膀上被腐蝕的孔洞,立即以一柄黑色骨刀,將一塊塊沾上紫色暗光的爛肉剔出身體。

他身旁那五個達比尼特的麾下,一聽說黑沼深淵,也是微微變色。

他們趕緊和巴丁一樣,將沾上紫色暗光的血肉,直接一把撕扯下來。

一塊塊血淋琳的肉塊,被他們硬生生撕下來,可他們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那些被撕裂的肉塊處,一根根惡魔的筋脈,如蚯蚓般蠕動著,其中血脈之力洶湧濃郁。

只是一會兒功夫,那些撕裂的傷口處,鮮血就已經止住了,在龐大的血脈力量的自愈下,又有的血肉開始生長。

惡魔強悍變態的恢復力在秦烈眼前直觀地呈現。

「蓬!蓬蓬!」

一圈圈紫色光幕,從巴丁和那五個惡魔身上釋放,紫色光幕以血脈力量凝成,擁有強大的隔絕力。

「不要再被那些腐蝕力量沾上了。」巴丁臉色陰沉,冷冷地看向秦烈,說道:「黑沼深淵在上面一百層深淵,確實非常的難纏可怕,但你根本不明白上面一百層深淵,和我們下面八層煉獄的差距!」

巴丁突然閉上眼。

一股陰寒詭異的血脈波動,從巴丁身上擴散,瞬間蔓延到四面八方。

一霎後,在秦烈、迪迦和另外五個惡魔所在的空間,浮現出數密集的魔紋。

那些魔物如水藻浮動在空中,並似乎受巴丁力量的牽引,慢慢地移動著。

秦烈感到體內的惡魔血脈力量,在那些魔紋浮現以後,逐漸變得暴躁難以控制。

「只是用你母親的血脈,恐怕殺不了我。」迪迦冷聲道。

九柄炫目的魔刀,從迪迦的身體內,猛地飛了出來。

那些魔刀,每一柄都凌厲比,閃電般劈砍著空中魔紋。

「秦烈!助我殺死他!」迪迦沉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