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陰魂不散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陰魂不散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23 18:24  字數:2520

「怎麼了?」

跟在他身後的乾煋,一看到他突然停住,也順勢停下,並立即詢問。∷,

前方的迪迦,也回過頭來,疑惑地看向他。

蒼曄,玄珞和米雅,因為他的停止,也全部在空中頓住。

一道道不解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沒有馬上答話,微眯著的眼睛內,閃爍著一絲絲電光,似在進行著靈魂交流。

這一刻,他終於感應到分魂的存在!

他馬上嘗試以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在黃泉煉獄凝鍊一扇星門,帶領乾煋等人前往暗魂獸所在地。

然而,只是一霎後,他就發現有一堵無形之牆,將他和暗魂獸隔絕了。

他的靈魂,因分魂的一縷靈魂飛入黃泉煉獄,能夠無視那堵牆。

可時空妖靈的血脈力量,卻沒有辦法越過那堵牆,無法將星門成功凝結。

「還是不行……」

他心中自語時,他的主魂和分魂密切聯繫起來,瞬間交換了千萬道消息。

通過暗魂獸的分魂,他知道神族的族人,去擎天城打聽過他的蹤跡。

他的暗魂獸分魂,則是通過主魂知道他被天啟大賢者陷害,被弄到了黃泉煉獄。

他眼中電光閃爍時,他的主魂和分魂,都瞬間知曉了對方的情況。

遠在幽冥界玄陰冥海的暗魂獸,清楚明白地知道他在黃泉煉獄時,立即將散落在其它煉獄層面的靈魂意識收回。

分魂和主魂一邊交流著,一邊思考著。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局面。

這時候。黃泉煉獄冥河上空的結界已經消失。而玄陰冥海海底的裂口,似乎也在逐步消失。

彷彿要不了多久,從八層煉獄湧入的冥河之水,就不會繼續注入玄陰冥海。

這一刻,分魂可以捨棄暗魂獸軀體,將靈魂分裂以後,一一通過玄陰冥海的裂口分散飛入黃泉煉獄。

這樣的話,他眾多分裂以後的靈魂。可以在黃泉煉獄的冥河內重聚。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他需要面對冥河內眾多惡鬼和陰魂的撕咬,靈魂力會消耗巨大。

等他靈魂重聚以後,他會有一段時間極其的虛弱。

而重聚的靈魂,乃是十階的魂族,又有極大的可能性,被黃泉煉獄血脈達到十階的大惡魔發現。

或許,在他靈魂重聚以後,他首先面對的就是一個或多個十階血脈的大惡魔。

那時。他十階的分魂還處於虛弱階段……

一連串念頭,在兩個靈魂腦海掠過。那一縷出現於黃泉煉獄冥河的靈魂意識,突然消失。

那一股靈魂意識,從黃泉煉獄內,又回歸到分魂。

不久後,主魂和分魂的聯繫,又徹底斷了。

不過,他留在擎天城的修羅族的魂奴,則是立即去找爺爺秦山,讓他爺爺通知碎冰域的神族族人,他主身和蒼曄等人被困黃泉煉獄。

他相信那些神族的老傢伙會他們想辦法。

「秦烈,怎麼了?」流漾也忍不住詢問。

「我將我們被困黃泉煉獄的消息釋放出去了,那些在神域的老傢伙,應該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了。」秦烈答道。

「什麼?」蒼曄和迪迦齊聲驚呼。

一個黑暗家族的族人,一個惡魔,都覺得太過於神奇。

他們對煉獄有一定的了解,知道想要在八層煉獄內,和外界達成聯繫,幾乎不太可能。

除非是天啟大賢者那種級別的超強存在。

而秦烈,明顯遠遠達不到那個級別……

「因為冥河千年一次的異常。」秦烈只是隨口搪塞了一句,然後道:「我也只是有那麼一霎,和外界有了微妙的靈魂聯繫。之後,恐怕等再過一千年,我才能在煉獄內,有那麼一霎的奇運了。」

「原來如此。」迪迦點頭道。

「這是個好消息。」蒼曄精神微微振奮,說道:「只要那些老傢伙肯去請烈焰鳶大人動手,或許……他們還是有進入黃泉煉獄的可能的。」

同為三大血魂導師的烈焰鳶,乃是和天啟大賢者同級別的強者,他如果肯不惜一切代價的出手,神族還真有湧入黃泉煉獄的機會。

只是那樣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我想在此之前,你們應該先要保住性命才行。」迪迦看向身後,臉色一沉,道:「我感到有惡魔在追擊我們。」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蒼曄答道。

「離我們還有段距離,一共六個惡魔,都是八階血脈。」秦烈眯著眼,以龐大的靈魂感知力查探了一番,說道:「應該是你說的那個達比尼特的麾下。」

「他們怎會知道我們離開的方向?」玄冰家族的玄珞,臉色陰寒,冷冷看向迪迦,「不會是你暗中在泄露我們的動向吧?」

「我要是想對付你們,就不會在冥河處提醒你們。還有,這裡是黃泉煉獄,此地厲害的惡魔多不可數,很多惡魔的血脈天賦都詭異獨特!」迪迦毫不示弱,瞪了玄珞一眼,然後對秦烈說道:「你何必和這些傢伙攪在一塊兒呢?我記得在本源始界時,你和他們都已經分道揚鑣了啊,你體內如今流淌著惡魔血脈,沒有他們,你完全可以在黃泉煉獄很容易的生存下去,你管他們死活幹嗎?」

秦烈皺著眉頭,喝道:「你少給我囉嗦!」

迪迦摸了摸鼻子,倒也不再多言。

「乾煋,你們先往前方飛一會兒,二十里內,你們往前不會遇到別的惡魔。」秦烈感應了一番,說道:「迪迦,我們留下殺了那六個傢伙。」

「我們兩個?你沒有搞錯吧?我應該和你說的很清楚了,達比尼特的麾下,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