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相識者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相識者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22 12:01  字數:3087

「迪迦。」

隔著冥河,依然以魔化形態示人的秦烈,臉色深沉地低喝。

迪迦轟然一震。

當秦烈說出他的名字,視線突然落到他身上的時候,迪迦心中生出強烈的不安感。

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彷彿被一個強大嗜血的深淵領主盯上了。

在他還沒有任何準備時,迪迦感到體內的惡魔血脈,早就做好了全力迎戰的準備。

他猛地意識到秦烈在此刻動了殺心!

他看向周圍,又看向秦烈身旁那些死去的惡魔,忽然明白了過來。

為了讓秦烈不做出下一步的動作,他趕緊揚聲喝道:「秦烈,好久不見啊,你怎麼來黃泉煉獄?難道……你是來找凌姐的?如果是這樣,我這邊倒是有她的消息。」

他很清楚秦烈和凌語詩間的親密關係,為了破掉秦烈的殺心,他第一時間將凌語詩拿出來做擋箭牌。

凌語詩名字一出,他立即發現效果很明顯——來自秦烈的殺意瞬間變淡了許多。

秦烈回過頭,朝著一個方向,毫無徵兆地發出一聲厲嘯。

迪迦一驚,還以為秦烈另有發現,臉色都變得凝重。

然而,秦烈卻在發出厲嘯之後,沒有絲毫留念的飛過那條寬闊冥河。

失去結界的冥河上空,已經不是禁飛區,他得以輕鬆越過。

一會兒功夫,他就在迪迦身旁停住,瞥了一眼卡普斯三人的屍體,奇道:「你殺的?」

迪迦也很坦然,「不錯。」

「我聽說他們也是黃泉君主的血脈後裔,以血緣關係來說,他們三個應該是你的兄弟吧?」秦烈愕然。

「同父,但不同母。」迪迦淡然一笑,可那笑容怎麼看都顯得苦澀,「同父又怎麼?連同父同母的親哥哥。都殺我兩次了。我的親哥哥都能一心置我於死地,對於這三個同父不同母的傢伙,如果我都不能狠下心來,我又怎麼夠資格和我親哥哥動手?」

秦烈沉默了一下。道:「黃泉君主難道不理不問?」

「怎麼會不理不問呢?」迪迦神經質地大笑起來,「他要是不理不問,我們那麼多兄弟姐妹,怎麼敢互相殘害廝殺?依我看,他生了那麼多的孩子。就是為了我們從小爭鬥,然後從倖存者當中,挑選他認可的繼承者。在他的眼中,被兄弟姐妹殺死的孩子,本來就不該活下去,也不配成為他的血脈後裔。那樣的廢物,與其將來被別的惡魔殺死,還不如死在別的孩子手中。」

秦烈搖了搖頭,道:「惡魔,果然都是不可理喻的瘋子。」

「咻咻!」

也在此刻。蒼曄、乾煋等人,在冥河的另一邊突然現身。

他們在聽到秦烈的厲嘯以後,立即從潛藏地飛快掠來,一趕到冥河旁邊,看到一地的惡魔屍體,他們都有瞬間的失神。

五十多個惡魔,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七階惡魔,還有好幾個達到八階血脈的強大惡魔。

這麼大數量的惡魔,如今全部失去了生命,在短短時間被殺光了。

不僅僅對秦烈不了解的米雅。感到匪夷所思,一臉的不敢置信,連乾煋和蒼曄等人,也都瞠目結舌。

「全殺了。竟然真的全部殺光了,他八階血脈,可八階的惡魔也有四個啊……」米雅喃喃自語。

「別浪費時間!走!」蒼曄冷喝道。

被一地惡魔屍體震懾到的乾煋等人,立即收斂了內心的驚動,都向冥河對岸飛來。

「咦!迪迦,那不是迪迦嗎?」乾煋驚叫。

「黑暗家族的蒼曄!」迪迦也臉色驟變。

一看到迪迦的表情。秦烈就欲動手,將迪迦給生擒活捉。

然而,只是一霎後,迪迦先迅速冷靜下來。

在秦烈剛剛要動手時,迪迦就急忙表態道:「放心,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秦烈反倒是一愣。

迪迦馬上解釋,「對那些死去的傢伙來說,將你們過來的消息釋放出去,或許能夠獲得領主的賞賜,得到一些利益。但我和他們不同……」

秦烈沒有急著動手,只是以精細的靈魂感知力,將迪迦附近空間影響。

只要迪迦心生異念,把這邊的消息傳遞,如此近的距離,他必有感應。

到了那時,他會藉助冥河內的惡鬼和陰魂,以對付那些惡魔的手法,將迪迦瞬間斬殺。

「我的身份其實和你們差不多。」迪迦攤開手,頹喪地說道:「我上次從此地離開去本源始界,已經是違抗了命令,如果我能在本源始界內,奪取那塊本源晶面,成為那層炎日深淵的締造者,我相信不論我如何違抗命令,父親都不會計較,而且還會宣告我是他認同的血脈後裔。我們數百個兄弟姐妹,迄今為止,真正能夠得到父親認同的只有三個而已。」

「我若得到本源晶面,成為一層新深淵的締造者,就能毫無意外地成為第四個。」

「可惜我沒有能成功。」

「失敗了,就要承受失敗的後果,所以違抗命令的我,按道理仍然處於被放逐的狀態,永遠不能再回來。」

「我只要在這裡,那些認識我,知道我身份的惡魔,都可以隨意動手殺我。」

「我其實和你們境況一樣。」

秦烈沉聲道:「那你為何回來?」

迪迦苦笑,「這裡畢竟是我的家鄉,我還有一些敵人在,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放不下的人也在這裡。當我在九幽魂獄,將血脈突破到八階以後,我是覺得可以手刃仇人,可以為放不下的那些人做點事情,所以才會冒死回來。」

「你之前在九幽魂獄?」秦烈深吸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