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未知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未知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18 13:54  字數:2464

「為什麼他們還沒有回來?」

神域,黑暗家族的族長暗昊,皺著眉頭沉喝。~,

「碎冰域那邊怎麼一回事?」烈焰昭臉色也極差。

「咻!」

一道冰光閃過,寒澈突地冒出,道:「我剛剛聯繫了碎冰域的族人,他們說秦烈和蒼曄等人,一個時辰之前,就已經被傳送陣帶走。以時間來看,他們應該早就到達神域了。」

此言一出,暗昊和烈焰昭都勃然變色。

「一定出了什麼意外!」暗昊肯定道。

寒澈沉吟了一下,一言不地靜坐下來,以血脈間的聯繫,搜尋米雅的位置。

他人在神域時,都能感受到被秦烈禁錮在靈域黯元界的米雅,能知道米雅安然無恙。

米雅,乃是他的親女兒,來自於他的血脈傳承,他可以通過血脈秘術感知到米雅。

一見寒澈的舉動,暗昊和烈焰昭都沉默著,等候他的結論。

許久後。

寒澈睜開眼,臉色出奇的凝重難看,道:「我感知不到米雅的位置。」

「怎麼可能?」烈焰昭大叫,「她是你親女兒,只要她還活著,不論她在哪一片域界天地,你都應該能大體上有所感應才對?」

「不是絕對。」寒澈搖頭,道:「你應該知道,在浩瀚無際的星河,有兩個地方,我是無法感應到米雅存在的。」

黑暗家族的暗昊轟然一震,喝道:「陰影暗界和下八層的深淵煉獄!」

烈焰昭也大吃一驚,倏然醒悟過來。道:「難道他們在那兩個鬼地方?」

「不可能是陰影暗界。」暗昊搖了搖頭。道:「我們那座傳送陣。再怎麼被扭轉方向,也到不了陰影暗界。」

「那就是下八層煉獄?」烈焰昭喝道。

寒澈道:「只可能是八層深淵煉獄。」

「無盡星河,有能力通過空間力量,攪亂我們的布置,將他們直接送往深淵煉獄的人屈指可數。」暗昊冷哼,道:「一定是天啟那老不死的!」

「不會錯了,我們和烈焰鳶合作,剛剛破壞了他在靈域的布置。還讓他指揮的納爾森這枚棋子死了,以他的性格必會弄出點動靜出來。」寒澈沉聲道。

「深淵煉獄,煉獄……」暗昊皺著眉頭,「即便是我們,想要去煉獄營救他們,也不是那麼容易。而且,八層煉獄,我們還不知道他們如今在哪一層?」

「該死的天啟!」烈焰昭低聲咆哮,喝道:「他不止一次暗中搗鬼了!」

「寒澈,我們先去見族老。烈焰昭。你去聯繫烈焰鳶,告訴他這件事。」暗昊說道。

「好!」

……

煉獄。

經過初期的驚惶失措。眾人漸漸冷靜下來,思考著該如何找到這一層煉獄的深淵通道。

秦烈嘗試和兩個魂獸分身聯繫,他的靈魂感知力,卻似乎被無形的結界隔絕著。

主魂和分魂的連接在煉獄都被斬斷。

身為炎日深淵締造者的他,又試著直達炎日深淵,但依然不能成功。

米雅等人,也利用種種方法,試著和族內老者聯繫,都現只是白費心機。

「沒用的。下八層的煉獄,不同於其它深淵層面,別說是我們了,就算是純粹的惡魔,也只能通過那條深淵通道下來。」蒼曄早已鎮定下來,道:「據我所知,除非八層煉獄的惡魔君主,還有天啟大賢者這種級別的傢伙,其餘人沒有能力不藉助深淵通道,自由地出入於八層深淵。八層煉獄的君主,力量血脈和一層煉獄核心規則融合了,才能達成此事。」

「天啟大賢者這樣的人,對空間力量的認知,達到了凡的境界,才能不從深淵通道過來。」

「我們……」

蒼曄搖頭,「沒有任何的可能,只能老老實實找到深淵通道,從深淵通道先上去。」

「一般深淵通道會在一層深淵的中央,煉獄應該也是一樣。」秦烈環顧四周,道:「只是,我們並不知道我們現今所處的位置,不知道應該往哪一個方向前行。」

「要不,大家分散開來,在附近飛馳一段時間,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乾煋提議。

「能找到個惡魔問問也好啊。」流漾也贊成。

「惡魔……」蒼曄眼中暗光一閃,說道:「我們對煉獄並不了解,不知道煉獄惡魔的實力,萬一碰到太過於強大的惡魔,我們未必就有勝算。」

「你們暫時留在這樣,我去四處轉轉。」秦烈突然道。

「你?」米雅愕然。

「如果碰到了強大的惡魔,我或許還有自保之力。」秦烈咧嘴一笑,旋即激體內的惡魔血脈。

「喀喀喀!」

他渾身骨骼傳來一陣脆響,附近濃郁的深淵魔氣,大量地湧入他體內。

只是一會兒功夫,他就依靠惡魔的血脈力量,完成了魔化。

魔化以後,他的眼瞳和頭都變成了深紫色,變得強壯有力,肘部、膝蓋和肩膀上,生滿了尖銳利刺,皮膚也被紫褐色甲覆蓋。

「惡魔!」米雅一驚。

就連蒼曄和乾煋,面對他突然魔化以後的軀體,也都感到驚懼不已。

「你們應該清楚,那些老傢伙為什麼會對我如此的看重。」魔化後的秦烈,嘿嘿笑著的時候,說不出的猙獰可怖,「我的存在,意味著由上一任烈焰家族族長鑽研的『完美之血』計劃已經成功。」

「原來如此。」蒼曄感嘆道。

「完美之血……」玄珞眼中滿是激動。

「先待著這兒吧。」

秦烈不再解釋,以魔化以後的軀體,從這座山巔飛走,隨便尋找了一個方向,一會兒就沒了蹤跡。

「烈焰家族血脈,玄冰家族血脈,時空妖靈血脈,惡魔血脈……」米雅喃喃低語,「在他的體內,還有什麼血脈?他究竟擁有多少的血脈體系在身上?」

「他是我族的未來。」蒼曄認真道。

這一刻,她終於明白為何神族的那些老傢伙,為什麼突然接受了烈焰鳶,而且還為了一個秦烈,捨得下那麼大的本錢了。

「魔化以後的他,怎麼看都是一個純粹的惡魔,他如果捨棄我們,豈不是可以在煉獄自在行走?」米雅遲疑了一下,道:「沒了我們,他的身份再沒有一丁點的問題,他還會回來嗎?」

蒼曄也是一愣。

「放心,他會的。」乾煋微笑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