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截殺者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截殺者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10 13:11  字數:3246

「納爾森!開門!」

魂族的麥考姆和拉蒂夫,一看形勢不妙,立即心生退意。

此刻,雖然咒之始祖被鎮魂珠禁錮,擎天城短時間沒有了器魂,可他們想要在冰帝、炎帝,還有姬旦、華天穹等一眾域始境強者眼皮子底下逃離,還是不太可能。

他們將希望寄托在精通空間秘術的納爾森身上。

十階血脈,擁有生命和空間兩種血脈屬性的納爾森,能夠在不同空間內任意出沒。

精通空間力量的強者,就算是在浩瀚星河的深處,也是公認最難徹底擊殺的棘手人物。

除非有另外一個,同樣精通空間力量,而且對空間的造詣不在其之下的強者堵截。

「我們走!」

納爾森在兩個魂族皇子的催促下,不情不願地從一個層疊的奇異空間走出,他身影一閃。

他所在的區域,猶如衍化為另外一個域界天地,像是豎立的明鏡懸在天空。

他所處的明鏡折射著耀目的白灼光芒,照耀在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身上。

沒有被擊殺的那些靈族族人,被光芒照耀到以後,一眨眼功夫,就像是進入了鏡子內。

拉蒂夫和麥考姆,更是不等那明鏡照耀,主動地就融入了進去。

短短五秒時間,那巨大的明鏡內,就聚集了所有還存活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加兩個魂族的皇子。

明鏡,像是納爾森以十階血脈之力,從空間內切割出的一方天地。

這一方天地。獨立於擎天城所在的天穹,甚至獨立於靈域。

「哧啦!」

在那鏡面般的虛空後方,一道狹長的空間縫隙,慢慢撕裂開來。

冰帝,炎帝。姬旦和華天穹等巔峰強者,都催動著魂壇的力量,試圖以他們領悟的力量真諦,阻止那一道空間縫隙的閃現。

他們很清楚,納爾森眾人所在的一小方天地,只要逸入那撕裂的空間縫隙。納爾森等人也就順利逃脫了。

一件件靈力迸射的神器,一圈圈蘊含力量真諦的波紋,受到他們力量的牽引,都飛向了那道撕裂的縫隙。

可惜,那緩緩裂開的空間縫隙。似不受他們力量的影響,反而將他們釋放的力量,一一接收并吞沒。

不知延伸向何處的空間縫隙,內部濺射著一縷縷奇異流光,帶著荒寂,冰冷,死氣沉沉的氣息。

「走吧。」麥考姆催促。

那一方明鏡般天地內的納爾森,點了點頭。陰惻惻地看了眾人一眼,就欲離開。

這時候,所有急匆匆趕到擎天城的武者。都生出一種無力頹喪的感覺。

他們的力量,明明遠遠超過納爾森等人,他們明明可以殺死這些外域來犯者。

可因為他們之中,沒有一個對空間力量的認識,能夠和納爾森相當,而唯一可以通過擎天城來掌控空間的咒之始祖。還是人族的叛逆……

這讓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將靈域、將擎天城攪的天翻地覆的來犯者。從容由擎天城逃離。

他們的信心都有點受挫。

納爾森催動著那一方小天地,慢慢挪移到空間縫隙口。似下一刻就要遠離靈域,進入他早先安排的世界。

「咻!」

一束炫目的流光,從那裂開的空間縫隙內,無比清晰地閃現。

那道流光,急劇扭曲跳動著,似乎在頃刻間,被賦予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流光詭異地變化著,化為一個模糊卻絢爛的高大影子,那影子似以它的力量扯動著,將空間裂口給堵住了。

納爾森帶著那鏡面一般的小天地,試圖飛入空間裂口時,像是忽然遇到了阻礙。

所有擎天城的強者,都看到鏡面內的納爾森,臉上有著幾方的迷惑。

只是一霎,納爾森臉上的迷惑,變成了驚恐和不安。

他彷彿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喀嚓!」

他以十階血脈之力,以靈族空間血脈內特別的天賦和力量,所凝結的那一方獨立於靈域的天地,瞬間碎裂!

那一方天地的碎裂,導致所有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都紛紛恐懼起來。

麥考姆和拉蒂夫靈魂樹形態的靈魂,也瘋狂地搖曳著,似乎在和納爾森爭執著什麼。

「怎麼一回事?」

「發生了什麼?」

擎天城內,冰帝和炎帝,那些域始境的強者,都驚異地看著那個空間縫隙內顯現出來的變化。

他們聽不到納爾森和麥考姆、拉蒂夫的尖叫,不知道他們爭吵什麼,卻可以從他們的表情,知道他們全部恐懼了。

然而,僅僅三五秒以後,納爾森和麥考姆等人,都向著那個冒出的高大影子祈求起來。

就連秦烈,也能看到納爾森點頭哈腰,似乎在不斷地做出保證。

拉蒂夫和麥考姆,像是以魂族的秘術,要賭咒發誓了。

「那個影子是誰?」華天穹異樣道。

「不會是靈族的天啟大賢者吧?不可能,納爾森他們能夠來靈域,能夠指喚動咒之始祖,應該都在他的幫助下,他不應該如此對待納爾森啊……」炎帝自言自語。

一點血光,從納爾森和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眼中閃出。

一瞬後,納爾森和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突然在那空間縫隙口內爆裂而亡!

以納爾森為首的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頃刻死絕。

兩個魂族的皇子,掙扎著,試圖逃離向外域。

可他們靈魂樹形態的靈魂,卻不知受到何種力量的影響,似硬生生被擠壓成兩個純黑色的魂珠。

兩個魂珠,僅僅只有核桃般大小,烏黑透亮。

「呼!」

出奇地,那兩個魂珠,竟然從空間縫隙內飛出,有靈性一般飛向秦烈。

秦烈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那兩個拉蒂夫和麥考姆化為的魂珠,似乎一下子被鎮魂珠吞下了。

他以心神略一感應,發現在鎮魂珠內,果然多了拉蒂夫和麥考姆的靈魂。

他怔了怔,不明所以地看向天空,看向那撕裂的空間縫隙。

那一道高大模糊的流光影子,在他看去的時候,似乎也看了他一眼。

之後,那道被納爾森撕裂的空間縫隙,突然就癒合了。

擎天城的天空,一切又恢復了原貌,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可所有人都知道,精通空間之力的納爾森,並沒有帶領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活著逃離擎天城。

納爾森和博格特,還有那些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在中途被人截殺!

魂族的兩個魂族,拉蒂夫和麥考姆,也沒有能幸免於難,而是被人壓縮為魂族,落入秦烈持有的鎮魂珠內。

「爺爺,那人……是誰?」

秦烈摸著鎮魂珠,看著它飛入眉心,和自己血肉融為一體,表情有點茫然。

這時,炎帝和冰帝也飛落下來,都是面色凝重地望著秦山。

以他們的見識來看,能夠將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族長納爾森,給如此輕易擊殺制服的人,整個星海也找不出幾個。

納爾森,在整個靈族的戰鬥力,可以排名前五!

如此強悍的一個人物,在他自己裂開的空間縫隙內,被人輕易斬殺,說出去恐怕可以讓星空深處的強者都為之噤聲。

即便是炎帝和冰帝,也很難想像,究竟什麼人能做到這一步。

「他既然將兩個魂族皇子的靈魂珠給了你,我想,你應該不難猜出他的身份吧?」秦山神色還算是鎮定,「不久前,他不是安排人,給你送來了生命古樹么?」

秦烈一震。

冰帝也反應過來,「是他?」

「星河深處,三大血魂導師之一的那位?」炎帝變了臉色。

秦烈突然道:「兩萬年前,你們不是和他接觸過?不是你們聯合了百族,逼他帶領的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離開的靈域?你們應該都了解他吧?」

「逼他離開靈域?」冰帝搖頭苦笑,說道:「依我看,他當年之所以推出靈域,壓根不是靈域百族聯合力量帶來的壓力。而是因為他的那個瘋狂計劃,遲遲沒有成功,還害死了很多神族有天賦的年青人,導致在神族內部天怨人怒。真正使得他離開的,不是我們靈域的聯合力量,而是因為神族的那些老人,認為他的計劃完全行不通,認為他徹底失敗了。」

「我們其實從未和他真正交戰過。」炎帝嘆道。

……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