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邪神冥梟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邪神冥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07 18:48  字數:3062

bx

「秦烈啊秦烈,你在朱雀界和巨靈界,先後兩次從我手中逃脫。這一次,你明明可以不來,非要以靈魂降臨,我倒你這趟怎麼逃脫。」

納爾森領著那些靈族的強者,由遠方天空飛來,他放聲長笑。

「出來吧。」

一頭金甲巨犀,隨著他的一聲吆喝,猛地從一道撕裂的空間縫隙鑽出。

那是納爾森從小圈養的魔寵!

擎天城的空間規則,被納爾森鎖定,又被咒祖暗中把持,導致外界的炎帝、冰帝等人,不能通過空間傳送陣而來。

姬家的幻天鏡也因此失效。

可納爾森身為此片空間的掌控者,他則是可以隨意撕裂空間,在咒祖的幫助下,他可以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他的魔寵,也能隨著他的召喚,從任何一界跨空支援。

那一頭渾身金光燦燦的巨犀,發出驚天動地嚎叫,釋放出漫天的金輝,以萬鈞之力壓迫向秦家眾人。

「好強大的異獸!」

修為達到域始境初期,擁有七層魂壇的單元慶,感受著那頭金甲巨犀的血脈氣息,臉色變得比凝重。

一座流光溢彩的七層魂壇,從單元慶眉心漂浮而出。

他瞬間落到那座魂壇上,去抵禦那頭納爾森的魔寵,以它傷害到秦家族人。

「嗖!」

從金甲巨犀的獨角內,突然射出一道萬米長的金光,金光如綿長的金色長河,延伸向單元慶的魂壇。

單元慶才欲動手。忽地看到納爾森藍色眼瞳內,浮現交叉的電芒。

霎那間,一股形的空間壓力,將他給完籠罩。

他禁不住悶哼一聲。

也在此刻,來自於金甲巨犀的萬米金芒。金色溪河般垂落到他的那座七層魂壇。

「嗤!」

流光溢彩的七層魂壇,激射出熠熠神輝,此刻擎天城的空中,如千萬煙花齊放,釋放出耀目絢爛的光幕。

單元慶突然發出厲喝。

任何人都能看出,就這麼一下。在納爾森的暗襲下,他被那一頭金甲巨犀給擊中了。

「呼!」

秦烈以分魂駕馭著修羅族的軀骸,迎向那一頭金甲巨犀,欲要以魂族秘術,將那頭金甲巨犀重擊。

「不用。」秦山突地抬手阻止。

「爺爺!」秦烈喝道。

「輪不到你去拚命。」秦山淡然道。

「老爺子……」

就在此時。一個面容枯槁,身瘦的沒有二兩肉的中年漢子,以古怪的腔調輕喚了一聲。

秦烈愣了一下。

那個看起來絲毫不起眼的中年漢子,所說的靈族通用語,他聽著和暗影族的魯茲,鬼目族的拉普一樣彆扭……

「你來吧。」秦山點頭。

話語一落,那個面色蠟黃的中年瘦漢,身影倏地模糊不可見。

「喀嚓!」

一聲脆響。突地從金甲巨犀頭頂傳來,下一刻,那頭納爾森的魔寵。驟然發出鬼哭狼嚎的凄厲慘叫。

秦烈凝神一看,身形轟然一震。

只見前一刻還站在他爺爺秦山身旁的中年漢子,如今不但落到了那頭身寬數百米的金甲巨犀的頭部,手中居然還握著一根金燦燦的巨角。

——那分明是金甲巨犀的獨角!

他身下的金甲巨犀,凄厲哀嚎著,渾身金光如虹。

可那瘦巴巴的漢子。卻毫不在意,而是握著那根金色巨角。突然插向那金甲巨犀的頭顱。

「噗哧!」

那根來自於金甲巨犀的獨角,整根沒入金甲巨犀的碩大腦袋。

這頭被納爾森從小飼養的魔寵。也頃刻間停止了哀嚎,巨大的眼瞳內,閃爍著的金光,一點點變得黯淡。

它還沒有來得及和納爾森融合,沒有完發揮出實力,腦袋就被它自己的獨角貫穿。

「不!」

直到此刻,納爾森的尖叫聲,才倏地響起。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閃間,從秦山點頭,到那頭金甲巨犀被貫穿頭顱,似乎只有一霎。

強大如納爾森,都沒有能反應過來,等意識到不妙時,結果已經註定了。

連他都法挽回。

「爺爺,他是?」秦烈目顯異芒。

那個瘦巴巴的中年漢子,這時候殺了納爾森的魔寵,身上依然氣勢不顯。

如果不是秦烈的分魂,乃十階魂脈的魂族族人,如果不是他聽到了那人和拉普、魯茲一樣彆扭的靈域通用語,他恐怕也想不出那人的身份,看不出那人的真實力量。

「父親,他是誰?」秦雲奇道。

身為秦山的長子,竟然連他,都不知道那人的身份和來歷。

「族長,你的魔寵……死亡了?」

同為賽多利斯家族的博格特,一臉的錯愕,似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他難以想像,以那一頭金甲巨犀的力量,以納爾森小心謹慎的性格,怎會讓那人如此輕易地,就將他的魔寵殺死?

博格特突然心生恐懼。

因為就在此時,那個瘦巴巴的人族漢子,頭髮和眼睛突然變成了深紫色。

他像一個張牙舞爪的妖魔開始在擎天城的空中遊盪。

一具具軀體,如斷了線的風箏,接連從擎天城的空中墜落。

那些人,要麼是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要麼是被拉蒂夫和麥考姆奴役的魂奴。

都是虛空境和域始境的人族,亦或者九階血脈的靈族族人,可在那人閃電般的追擊之下,竟然像是沒有還手之力。

「你從何而來?!」納爾森終於失控厲喝,「我實在不敢相信,一個達到十階血脈的深淵大惡魔,居然會聽命於一個在你們眼中卑賤的人族族人!」

「深淵大惡魔?」那人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去過深淵,也沒有將自己視為深淵的大惡魔。但是,在三千年前,別人倒是稱呼我為邪神,亦或者魔神。」

「是他!幽冥界的邪神!」

「五大邪神中的那個傢伙!」

「三千年前,他應該被補天宮殺死了啊!」

那些被麥考姆和拉蒂夫奴役,靈魂內被締結魂印的那些人族的魂奴,猛地尖叫起來。

三千年前,幽冥界的各族強者,通過幽冥大陸向靈域中央世界蠶食。

那時,五大邪神的實力,讓靈域人族的各大黃金級勢力都極為忌憚。

終,是補天宮集結了所有的力量,和幽冥界的五大邪神血戰,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後,才滅掉了五大邪神。

幽冥界至此一蹶不振,差點被補天宮殺入本土,將整個幽冥界滅族。

三千年前,秦山只是靈域卓越的煉器師,而秦家還是一個只出售靈器的家族,遠沒有今日的實力和底蘊。

但他卻憑藉和華天穹的良好私交,央求補天宮高抬貴手,讓幽冥界逃過一劫。

為此,整個幽冥界的種族,都將他視為尊者。

在秦烈「死亡」,秦家遁離域外以後,他遠離中央世界,隱姓埋名地帶著另一個秦烈,潛隱在凌家鎮。

凌家鎮的凌家族人,事後,也被證明恰恰為幽冥界皇族陰冥族的後裔。

而秦烈,在他的促使下,陰差陽錯地和凌語詩有了婚約……

種種跡象表明,秦山和幽冥界,和陰冥族,一直存在著不同尋常的關係。

可誰也沒有想到,當年在幽冥界五大邪神中強的那個,如今竟然還健在人世。

而且似乎一直都在秦山的身旁!

「當年我說過,我們和九重天的戰鬥不成熟,還需要等候一段時間。」秦山扭頭,對秦雲、秦業說道:「我之所以要等,就是因為冥梟還沒有完蘇醒,不然我們不會輸。可惜,我終還是沒有忍住,因為烈兒那事提前動了手……」

他講話的功夫,那個被他稱呼為「冥梟」的邪神,幾乎將大半侵入者都給殺死了。

「這是一個堪比道森的大惡魔!」秦烈暗暗吃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