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魂體分離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魂體分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03 18:58  字數:2489

bx

「什麼?噬魂獸還活著?」

姬家的老祖姬旦,震驚地看向天陰谷,臉上滿是陰霾。

炎帝和冰帝也深深皺眉。

三萬年前,令幽冥界生靈塗炭的噬魂獸,不是早就被神族追殺死了?

「噬魂獸從未就沒有死絕。」補天宮的華天穹說道。

眾人都疑惑地朝著他看來,他們知道補天宮和幽冥界曾進行過激烈血戰,也知道補天宮將幽冥界的五大邪神,都給一一斬殺。

如果不是秦山阻止,補天宮差一點殺入幽冥界,將整個幽冥界的種族滅絕。

身為補天宮的老宮主,華天穹知曉噬魂獸的秘事,眾人並不覺得意外。

「以前神族確實殺死了噬魂獸。」華天穹沉吟了一下,道:「但那個在幽冥界弄的天翻地覆的噬魂獸,還是有分魂僥倖存活了下來。之後,時不時地,還是有一些低階的噬魂獸出來作亂,那些冒出的噬魂獸,一般都在三階和四階,一露頭,就會被幽冥界的各族族人合力殺死。據我所知,在那十階噬魂獸死亡以後,再也沒有一個噬魂獸能突破到五階,也就始終沒有成氣候。」

「你是說,噬魂獸還有分魂活動在幽冥界?」姬旦道。

華天穹點頭:「有,但等階應該不會很高。」

「不!」秦烈以本體喝道:「出現於天陰谷的噬魂獸,是一個十階的魂族族人!」

不等眾人繼續追問,他又一次喝道:「他們還在以陰魂之力,作為域界之門的能量,像是在連通另外一個域界!」

冰帝和炎帝忽視一眼。齊喝道:「走!」

突然間,中途停下的一眾域始境強者,又力疾馳向天陰谷。

前方的裴德鴻眾人,從冰帝、炎帝這兒獲知消息後,也駭然失色。

「你怎樣了?」

後方的繆怡姿、姬堯等人。圍上來以後,見秦烈沒有急著離開,都關切地詢問。

「我的一簇靈魂被困在天陰谷了。」秦烈道。

「我們能怎麼幫你?」繆怡姿急道。

「不用。」秦烈搖頭。

天陰谷。

秦烈暗魂獸分魂凝聚的一簇靈魂,忽然以靈魂幽影的形態呈現,就在天陰谷空中浮露。

對靈魂可以分化萬千的魂族而言,一簇靈魂即便被滅。也只是受點傷,不會動搖根本。

因此他並不是特別擔心。

他只是好奇麥考姆和拉蒂夫弄出這麼大陣仗,是不是真想召喚多的魂族到來,也好奇那個從水潭浮現的噬魂獸,究竟是不是三萬年前的那一位。

「嚎!」

漆黑水潭內。由陰魂凝結的噬魂獸,又是一聲低吼。

秦烈的那一簇魂影,此時如被萬針穿透,立即痛徹心扉。

他感到這一簇魂影就要消散了。

「你是誰?為什麼你的靈魂內,有主人和卡達克的氣息?」噬魂獸以靈魂之音問道。

「主人,卡達克……」

秦烈愣了愣,旋即反應過來,知道噬魂獸所說的主人。指的是魂之始祖,卡達克自然就是暗魂獸了。

他的靈魂,繼承了魂之始祖的印記。又融合了暗魂獸頭顱的殘魂碎念,終凝為了一個分魂。

所以他的靈魂之中,存在著魂之始祖和卡達克的氣息,常人可能法感知,可噬魂獸瞬間就捕捉到了。

因為他是和魂之始祖,和暗魂獸卡達克。一同降臨的靈域。

魂之始祖是他曾經的主人,而卡達克。則是他曾經的摯友。

「希林大人,他是一個卑鄙的竊賊。他竊取了我族的鎮魂珠!」魂族二皇子麥考姆說道。

「鎮魂珠屬於我們皇族。」拉蒂夫補充了一句。

「我沒有問你們。」被稱呼為希林的噬魂獸,碧幽陰森的眼睛,冷冷看了一眼兩個魂族皇子,道:「我當年陪同主人在外征戰時,你們兩個魂脈只有八階罷了。不要以為你們在玄陰冥海喚醒我,我就要聽命於你們,即便你們如今的魂脈達到十階,在我的眼中,你們依然還是不成材的傢伙。只有吾主,才是大帝的繼承者,你們還不配指使我!」

「嘿嘿,可惜我們那個能夠讓你甘心效命的大哥,早已經隕滅在小小的靈域了。」三皇子拉蒂夫,咧嘴獰笑道:「就連他持有的聖器,如今也落在一個卑賤生靈手中!既然他已死,那件聖器就必須由我們接手,將其帶回皇族!希林大人,你如果想重返族內,想重擁有一具完整的魂獸之身,我勸你好乖乖和我們合作。」

「希林大人,我們兄弟為了將你從玄陰冥海喚醒,也耗了不少精力,希望你能知恩圖報。」麥考姆淡然道。

「我能否重返族內,應該由大帝決定,而不是你們兩個。」希林哼道。

兩個以人族形態現身的魂族皇子,見他如此不識時務,眼神都有些陰森。

「你究竟是誰?鎮魂珠你是如何得到的?」希林又一次瞪向秦烈的那一簇魂影。

「咻咻!咻咻咻!」

秦烈正要答話的時候,六大勢力的那些域始境強者,已急匆匆飛向天陰谷。

他這簇靈魂為之一振。

「呼!」

裴德鴻駕馭著魂壇,第一個沖向天陰谷,可在經過那盡黑暗壁障時,他的血肉之軀,突然和他魂壇分離。

他的那座九層魂壇,一閃後,就在天陰谷內浮現。

可他的軀體,居然沒有能夠和魂壇一同進來,而是跌落在天陰谷的谷外。

「呼!呼呼!」

洪炬,敖長生,陸錚等人,也都駕馭著魂壇飛來,可結果也都是一樣。

他們的魂壇,都輕而易舉地飛入天陰谷,在谷內的天空內浮動著。

可他們的血肉之軀盡數被留在外面。

一座座魂壇內,裴德鴻,洪炬,敖長生眾人的靈魂,急忙顯現而出,都顯得有些驚懼。

他們似一時間還沒有弄清楚情況。

「有趣吧?」三皇子拉蒂夫,猖狂怪笑,說道:「你們人族的魂壇築造秘術,本就是從我們魂族的靈魂秘術內衍生而來。這些日子,我們研究了你們的魂壇,驚奇的發現你們鑄造魂壇的方法,大多數都是借用了我們魂族獨有的秘密。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們還真的沒有信心,沒有足夠的底氣在天陰谷對付你們。」

「失去了血肉之身,只剩下魂壇的你們,以單純的靈魂力量和我們魂族去戰鬥,你們如何能勝?」

拉蒂夫眼中滿是殘忍凶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