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屈從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屈從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7-02 12:51  字數:2515

古獸界。

或許是離靈域太過於遙遠,本身又太偏僻的緣故,外域異族的入侵,並未波及到此地。

不過,古獸族的四大獸王,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外界的消息,不敢有絲毫遺漏。

他們對靈域天地的局勢非常擔心,生怕錯過了重要的消息,導致古獸族陷入被動。

「我們還真是算幸運的了。」天青蛇王巨大蛇體盤繞如山,對赤血猿王說道:「巨人族離靈域也非常遙遠,但是因為巨靈界的附近,存在著許多的空間錯亂之地,使得外域的強者能順利湧入。根據前日的消息來看,要不是秦小子插手,那些巨人……或許都被送往不知名的外域,永世化為奴役。木族,修羅族,夜叉族,黑獄族,這些離靈域較近的種族,都或多或少的遭遇了麻煩。」

「天下大亂,我們……也會在將來遇到類似的事情。」赤血猿王嘆息一聲,道:「外域的強者,將一個個域界轟殺下來後,總有一天會來到我們古獸界。」

「是啊。」天青蛇王無奈道。

他們這邊談話間,九尾狐王突然從天而降,妖媚的眼瞳內,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什麼消息能令你感到高興?」天青蛇王奇道。

「裴德鴻宣告靈域各族,九重天霸佔的秦家領地,他們將盡數歸還!」九尾狐王激動地繼續說:「屬於我們古獸族的領地,六大勢力也將交還給我們!另外,九重天還告訴各方種族。在靈域的禍亂平息以後。他們將撤離靈域。三百年不會踏入靈域一步!」

「啊!」

天青蛇王和赤血猿王都被震懾到。

「裴德鴻這是投降了?」赤血猿王愕然。

「撤離靈域三百年,歸還一切,這不是投降什麼是投降?」天青蛇王道。

「可是,他們似乎並沒有發生血戰啊?」赤血猿王不明所以然。

「其間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原因,但九重天的態度,足以證明他們在和擎天城的爭鋒中,全面落在下風了。」天青蛇王道。

「我們可以回歸族地了!」九尾狐王興奮道。

……

同一時間。

木族,黑獄族。逃逸中的修羅族,海族,靈域各方區域的白銀級勢力,都通過種種途徑,知道了裴德鴻的宣告。

整個靈域,還有域外的那些異族,都炸開了鍋。

他們不知其中的詳情,卻知道九重天的表態,說明六大勢力和擎天城的鬥爭,全面落於下風。

很快的。他們又知道星辰殿和敖家,也都宣告歸還他們侵佔補天宮和姬家的領地。並願意做出一定的補償。

星辰殿和敖家後續的宣示,已經是明確地告訴各方,他們徹底地失敗了。

因為只有失敗方才會被迫割肉妥協。

擎天城和六大勢力的爭鬥,本是靈域各族的矚目的焦點,可能左右靈域未來的局勢。

在各族的關注下,這兩方還沒有發生激烈的衝突,六大勢力就已經投降,這局勢讓很多勢力,讓很多人看不明白。

他們都暗自猜測,或許是由於最近發生在六大勢力的禍亂,漸漸到了難以控制的程度,才讓六大勢力不得不妥協。

——魂族在六大勢力肆虐的消息,他們也多多少少收到了風聲,知道靈域並不太平。

可他們卻不知道六大勢力的妥協全然是因為秦烈一人。

……

九重天。

跟隨秦烈一同來的繆怡姿,晶瑩玉指捏著一枚玉墜,那玉墜上點點彩光繚繞著,像是無時無刻都在傳遞著訊息。

繆怡姿嘴角漸漸溢出壓制不住的笑意。

過了一會兒,她看了旁邊的姬媛一眼,兩個氣質不同,但都艷麗動人的美婦,相視一笑。

「怎樣?」補天宮的華安陽急匆匆地詢問。

姬媛看了一眼神色黯然的裴德鴻,然後對華安陽輕輕點頭,說道:「可以了。」

閉目靜坐的秦烈,這時不急不慢地睜開眼,望向了繆怡姿。

繆怡姿也輕輕點頭。

秦烈淡然一笑,這才將目光重新落到裴德鴻等人身上,道:「認輸就好。」

裴德鴻眾人臉色不太好看,卻都明智的不搭話,免得他繼續冷嘲熱諷。

眼看那些老傢伙都變成了啞巴,秦烈哼了一聲,也沒有盯住不放。

他旋即以靈魂秘術來運用鎮魂珠。

想要完全發揮出鎮魂珠的威力,以十階分魂來掌控鎮魂珠,自然是最佳選擇。

可目前他的暗魂獸分魂正在巨靈界,繼續煉化那些吸收夜鬼的殘魂,又要費力禁錮五個夜鬼強者,好給血魂獸分身足夠的時間來進階。

這就導致他的兩個分魂都不能御動鎮魂珠。

好在,那十階的分魂,以「魂葬」吸納了眾多精純魂力,使得他的主魂也獲益良多。

他主魂的靈魂力得到大幅度增強以後,重新施展「感魂術」時,靈魂可以感知的範圍也大大增強。

一陣陣詭異的靈魂波動,從他身上釋放開來,迅速向八方延伸。

只要是實力達到域始境級別的人物,都能感受到來自於他身上的,隱秘的靈魂探知。

閉著眼,秦烈心神意識,沉溺在鎮魂珠內部世界。

隨著「感魂術」的延伸,鎮魂珠內蒼茫世界內,閃爍出無數星辰光點。

那些星辰光點都代表著鮮活的靈魂。

他的靈魂感知範圍,以九重天為中心,慢慢往八方滲透著。

九重天境內,那些還存在的武者,異獸,細小的蟲豸,等等有靈魂的生命,都在他感知範圍內。

「轟!」

在北方一處,他靈魂都感到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