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死亡力量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死亡力量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26 20:57  字數:2578

「主人……」

柯蒂斯懸浮半空的身軀,搖搖欲墜,一絲絲肉眼不可見的死亡氣息,從他體內散逸開來。

他感到全身冰冷,靈魂像是朝著死亡漩渦沉落,體內的靈力,修羅族的血脈力量,都似在離他而去。

「骨族的死亡之力。」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看了一眼柯蒂斯,突然伸手一抓。

柯蒂斯慢慢墜落的軀體,瞬間飛向暗魂獸,被暗魂獸巨大的蹄足握著。

「剝離!」

一股來自於暗魂獸的生命之力,強行灌注柯蒂斯體內,如山洪爆發。

柯蒂斯冰冷軀體內,一絲絲來自於古塔斯的死亡之力,像是被無形之手攥住,被硬生生從他體內抽離。

柯蒂斯眼中消失的光彩重現。

「靈魂探照!」

一圈圈幽暗光波,從暗魂獸碧焰般的眼瞳內蕩漾而出,一息間覆蓋了周邊千里。

「那邊!」秦烈以本體指示。

他手指的方位,一簇灰茫茫的光爍,突然間顯現。

那是一簇活動的靈魂!

坤羅的靈魂!

坤羅以地魔族的血脈秘術,將身形隱匿,柯蒂斯、蜥蜴始祖和兩個巨人,都無法以肉眼辨別。

即便是秦烈,和兩個魂獸分身,單憑肉眼也不能在短時間令他顯形。

可他的魂族秘術可以!

在「靈魂探照」波動下,坤羅軀體依然隱匿不可見,可他的靈魂卻無比清晰地呈現出來。

三個虛空境後期。實力比柯蒂斯弱上一籌的修羅族魂奴。眼中滿是凶光。駕馭著六層魂壇立即朝著坤羅衝來。

坤羅的那一簇靈魂光爍,急劇蠕動著,似又以靈魂勾動血脈力量,又要以地魔族的血脈天賦來影響重力場。

秦烈本體一點眉心。

一層晶瑩魂壇,突然從他眉心漂浮而出,在那魂壇內,他所領悟的大地力量,化為眾多繁瑣神秘的光線。

他本體霍然飛向魂壇。那座魂壇則是猛地落向波盪起伏的大地,一股洶湧的靈力則是直達地心深處。

不斷震動的大地,在他魂壇落下之後,猶如被某種神器鎮壓,突然間平靜下來。

與此同時,一種神秘的磁場,也從他那座只有一層的魂壇內形成。

這一方地界的重力場突然恢復正常。

朝著大地縫隙墜落的班德拉斯,坎貝爾,還有蜥蜴始祖,猛地止住了下跌的身勢。

「吼!」

班德拉斯咆哮著。渾身金光燦燦,如一個黃金天神。

他猛地抓向坤羅顯現的那一簇靈魂。

點點金光。如金色沙海的沙粒,從他指尖、指縫內濺射著,先一步罩落向坤羅的靈魂。

坤羅被秦烈暗魂獸分身探測的靈魂,沒有異常反應,可那片區域卻傳來「嗤嗤」異響。

「該死!你竟然可以破壞我地魔族的血脈秘術!」坤羅尖叫。

尖叫聲中,他那隱匿的地魔族軀體,也終於因受傷而徹底顯現。

點點金光,穿透了他那矮小的地魔族身軀,令他身上多了十幾個血口子。

「我要嚼碎你!」

班德拉斯怒嘯著,他那金色巨手,划出一道金色電光,狠狠地抓向坤羅。

坤羅陰鷙的眼瞳內,閃爍著一絲懼意,嘴裡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快速激發血脈秘術,如柳絮般在空中飄來飄去。

班德拉斯瘋狂嘶吼著,兩手開舞,如打蒼蠅一般,不斷拍打抓擊。

坤羅則是盡全力御動血脈秘術,在班德拉斯的兩個金色巨手縫隙內,鑽來鑽去。

「古塔斯!」他厲聲尖嘯。

「別急,其他人都在趕來的途中,他們跑不掉的。」古塔斯哼道。

他本來摸向後背的骨手,暫時停了下來,沒有拔出另外一根骨刺。

他空洞眼眶內,那明亮至極的眼睛,直勾勾看到了秦烈的暗魂獸分身。

顯然,對他而言,秦烈的那一具暗魂獸分身才是心腹大患。

也在此刻,蜥蜴始祖在秦烈的命令之下,聯合三個修羅族的虛空境強者,也向他撲來。

「死亡凋零!」

古塔斯冷笑著,眼中突顯狂熱光芒,一股恐怖的死亡氣息,從他全身骨頭內爆發。

他身後背著的一根根骨刺,一瞬間全部飛出,每一根骨刺的尖端,都釋放出烏黑的煙霧。

那些煙霧內繚繞著濃郁的死亡氣息。

猛一看,那一根根骨刺,如漆黑的錦旗在半空搖曳著。

骨刺散落,中央那片空曠的區域,天色忽然變得陰暗無光。

蜥蜴始祖和三個修羅族的魂奴,突然間,就落入了那片被骨刺環繞的陰暗空間。

神秘的死亡力場,從那陰暗空間內滋生,似能將其中所有鮮活的生命,變成最徹底的屍骨。

蜥蜴始祖和那三個修羅族魂奴,一進入那陰暗空間,眼神忽然變得迷茫。

他們竟全部浮在空中不動。

「主人,他們的生命力在極速流逝,我都可以清楚的看見!」柯蒂斯驚叫道。

在古塔斯那邪惡的骨族秘術「死亡凋零」範圍,蜥蜴始祖和他那三個同族,身上漂浮出許許多多細小的光線。

那些光線都蘊含著勃勃生機。

被死亡之力滲透過的柯蒂斯,看著那些細小光線,馬上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嘿嘿,我們骨族的死亡凋零,對一切生命都適用!包括魂獸!」奧塔斯怪笑著,「即便是你的靈魂,一旦被死亡凋零給覆蓋,也將被我的血脈秘術影響!你魂族的靈魂,在長時間的侵蝕之下,也很難掙脫吧?」

話罷,他身上散逸的死亡力量,更加洶湧的灌注向一根根骨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