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投誠者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投誠者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23 12:38  字數:2499

泊羅界海族海域,一座海島上。

「她怎麼向秦烈交代?」海莉苦惱道。

她目光看向之人,乃是被梵妮莎以血脈秘術禁錮的韓茜。

一層水瑩光幕內,韓茜變得比以往清瘦了不少,明熠的眼睛死氣沉沉,沒有一丁點生機。

自從被梵妮莎所救,被帶入泊羅界以後,韓茜就像是死了心。

不論梵妮莎如何勸說,她都充耳不聞,一旦梵妮莎稍稍鬆懈一下,她就一心求死要自盡。

當初,梵妮莎向秦烈誇下海口,一定會將韓茜調教的乖巧服帖。

可現在……

「我也沒辦法了。」梵妮莎深深嘆息。

她知道,韓茜的心已經死了,她想要讓韓茜依照她的心思,去討秦烈歡心,韓茜只會以自盡來對待。

她辛辛苦苦做了那麼多,就是不想韓茜死亡。

「先把她沉到下面吧。」海莉道。

「我就怕秦烈問起來。」梵妮莎一臉憂色。

「到時再說吧。」

「也只能這樣了。」

兩個女人商議了一會兒,由梵妮莎出手,又將那水瑩的光幕沉入海底。

她們耐心等候。

半個時辰後,一道電光從遠方天空閃現,倏然而至。

「秦少爺。」海莉和梵妮莎一同躬身行禮。

「我很忙,有什麼事情就明說。」秦烈不耐道。

海莉也知道,上一次海族老族長斯比特的到來,還有海王碧娜的出現,讓秦烈很是不滿。

尤其是斯比特的輕視態度,更是惹惱了秦烈,使得那次不歡而散。

她也知道秦烈恐怕對海族沒有什麼好印象了。

可那件事過後,斯比特動用他的力量,試圖和秦家高層搭線時,卻被無情拒絕。

那讓斯比特有了強烈的挫敗感。

之後,斯比特就開始暗中打聽秦烈,通過種種途徑去了解秦烈身上的事情。

隨著了解的加深,斯比特深感驚異,也完全認識到了他的錯誤。

他已經開始想辦法通過秦烈來緩和和秦家的關係了,就在此時,邪龍一族從天外而來,將龍界轟下,隨後也將修羅界給佔領。

現在,那些邪龍族,又將目標瞄向了海族所在的海雲界。

斯比特感到恐懼的同時,也覺得這是一大契機,覺得有希望助梵妮莎成為海族族長。

他知道邪龍族的卡爾弗特,就是在秦烈的接引下,從靈域來到的泊羅界。

他又一次想借用秦烈的關係。

「邪龍族,想要對海雲界動手了,我……」海莉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商議後,想從現在起,就光明正大地成為秦家最堅實的盟友。只要你幫助我,讓梵妮莎成為海族的族長,以後我們就永遠站在秦家這一邊。」

「我影響不了邪龍。」秦烈冷聲道。

「怎麼可能?」海莉一急,忙說道:「我知道卡爾弗特領著那些邪龍,已經和邪龍族匯合了,卡爾弗特可是邪龍族族長的兒子。而且我還知道巴雷特和他的兩個哥哥,也去見了邪龍族的族長,巴雷特和他的兩個哥哥,和你的關係也非常好,你是有能力幫助我們的。」

「我說了,我影響不了他們!」秦烈不耐道。

「噗通!」

海莉和梵妮莎,竟一起跪伏在秦烈面前,都低垂著頭。

「求你幫一下我們。海族如今的力量,絕對不會是邪龍和魔龍的對手,我聽說修羅族的很多族人,都在邪龍入侵時被殺死。」海莉埋著頭,請求道:「在海雲界,我還有很多無辜的族人,我不想他們被邪龍一個個殺死!」

「我甘願成為你的魂奴。」梵妮莎道。

「我也願意。」海莉也急忙表態。

秦烈一怔。

海莉在泊羅界生活多年,當初他和滕遠、尼維特等人聯手,一起抗衡泊羅界修羅界的事情,海莉也心知肚明。

她也知道暗魂獸的存在。

隔了這麼久,她通過種種的途徑和跡象,自然明白那一頭當年攪的泊羅界天翻地覆的暗魂獸,其實就是另外一個秦烈。

她自然就知道柯蒂斯等人全是魂奴。

她很明白,秦烈對海族老族長斯比特沒有好感,想要讓秦烈幫助海族渡過難關,就必須付出足夠的代價。

她和梵妮莎,以魂奴的身份,完完全全將自己交給秦烈,效忠秦烈,或許能令秦烈回心轉意。

「我說了,我無法影響那些邪龍。」秦烈重述道。

此言一出,海莉和梵妮莎都是神情一黯。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血光飛落而來。

血光化為了血帝黎昕。

「少主。」黎昕到來後,突然單膝著地跪下,道:「我代表邪龍一族,向少主宣誓效忠,少主的任何命令,我們都會盡心盡責去完成。」

海莉和梵妮莎眼睛霍然一亮。

她們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海莉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關注邪龍族的動向,她知道邪龍族殺入修羅族的時候,領頭者就是一個擁有八層魂壇自稱血帝的強者。

她也知道那些邪龍,似乎都聽命於那個所謂的血帝。

修羅族,很多的強者,也是被這個血帝所擊殺。

此刻,此人一身衝天的血氣,濃郁到令九階血脈的她們都有種窒息感,而且還表明了可以代表邪龍一族,他不是血帝是誰?

「你代表邪龍一族?」秦烈臉色深幽。

血帝依然保持謙卑姿態,誠懇道:「不論是我,還是我的麾下,還是邪龍一族,歸根結底都是主人的奴才。」

他咧嘴燦然一笑,道:「你是主人的外孫,而且是唯一的一個,主人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