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脅迫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脅迫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22 19:22  字數:2460

bx

分別潛入陸家和星辰殿的兩個魂族族人,既然已經承諾絕不會再次返回姬家、補天宮,秦烈也沒有繼續呆在姬家的必要。

也不知為何,他相信那兩個魂族族人的許諾。

華天穹一聽說兩個魂族的皇子,將六大勢力作為主要目標,立即放心下來。

在冰帝離開後,華天穹興緻勃勃,不斷勸說秦烈要沉住氣。

連損失慘痛的姬旦,也認為應該通過這次契機,逼六大勢力退步。

他並不介意遲一點對付那個在姬家作亂的魂族族人。

知道他們的意見後,秦烈離開姬家,重返擎天城。

他向秦山詳細說明了此事。

秦山在他講述了一遍後,點頭讚許,認同了他的做法。

他旋即放下心來。

「我剛剛得知消息,那個有炎魔之稱的唐北斗,真就是炎帝的後人。」秦山微微一笑,又道:「聽說你藏在泊羅界的那個唐思琪,也是炎帝的後人。」

秦烈訕訕乾笑。

秦山想了一下,道:「你可以隨時領宋丫頭,還有唐丫頭回擎天城。我想……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以後,族內的那些人不但能接納你,也可以接納你帶回的人。何況,唐丫頭◎還是炎帝的後人,家族這邊就加沒有阻力了。」

「暫時,還是在泊羅界吧。」秦烈神情有些謹慎,道:「目前泊羅界比擎天城安。」

「也對。」秦山道。

他沉吟了一會兒,又突然問道:「凌家都去了九幽煉獄?」

秦烈臉色黯然,「是去了九幽魂獄。也好久沒有消息了。不知凌家在那邊生活的如何。」

「擔心凌語詩吧?」秦山笑問。

「有一點。」秦烈老實道。

「你小子運道真是出奇的好。」秦山一臉的感慨。「當年我安排你寄宿在凌家,只是知道凌家陰冥族的血脈身份,看好凌家有朝一日成為幽冥界之主。我本想讓你通過凌家,使得幽冥界和我們緊緊聯繫起來,也著實沒有想到凌語詩那小丫頭,血脈竟然追溯到九幽煉獄的惡魔君主。」

「深淵下八層煉獄,生活在深淵強大的惡魔,九幽煉獄的惡魔君主願意為了那丫頭。將整個凌家族人帶入九幽煉獄,可見他多麼看重凌語詩那丫頭。」

「不知道何時才能重見他們。」秦烈嘆道。

「沒有那麼困難。」秦山笑了笑,說道:「等靈域的危機解除了,你身為一層深淵的締造者,是可以通過深淵通道下九幽煉獄的。」

「只是,你還需要加強大一點,至少要有九階血脈才可以。」

「不然在下八層煉獄還是危險。」

秦烈神情一動,道:「那個人,讓血帝將木族的生命古樹帶入了寒寂深淵……」他說明其中玄妙。

秦山皺眉思索了一會兒,道:「我對他並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對你究竟懷有什麼心思。那一株生命古樹,你在突破到九階血脈時。自己看情況要不要融合。如果,在你血脈達到九階時,明確感覺到血脈有缺陷,自己法控制血脈的躁動,你倒是可以試著融合生命古樹。」

秦烈眼睛一亮。

「對他來說,你應該是他一生自傲的傑作,完美之血嘛。」秦山臉色深沉,道:「我猜他絕不會毀掉他一生的傑作。」

「明白了。」秦烈點頭。

「暫時擎天城不會有事,我會密切關注八方的消息,我倒是裴德鴻那些傢伙,能支撐多久!」秦山冷哼一聲,道:「你能找到那兩個魂族族人,是我們的一大利器!我們可以好好操作一番!」

「爺爺,那個靈族的納爾森,從朱雀界離開前,說天棄大師看到靈域在未來死亡了。」秦烈小心翼翼道。

秦山又哼了一聲,不屑道:「他如果能次次看的那麼准,靈族早就壓過魂族和神族,成為浩瀚星海唯一的超階血脈種族了!」

「命運這種東西,虛飄渺,誰也法看個真切!」

「不過,他潛在靈域多年,對靈域各個種族,各個勢力的門門道道瞭若指掌倒是不假。」

秦烈神情一動,道:「他在擎天城呆了很多年,他說他還修改過擎天城的結構,他會不會?」

「別擔心,我已經在處理了。」秦山臉上有著少見的傲然,「我的確不擅長戰鬥,可是在這方面的造詣,我不信我就輸於他這個所謂的血魂導師!」

秦烈霍然放鬆下來。

之後,他依然將那一具暗魂獸的分身,留在擎天城繼續領悟魂族秘術。

他本體則是從擎天城遁離,去了泊羅界。

朱雀界因為他發生巨變,眾多朱雀遭遇妄之災,連朱雀界都發生了驚天動地的震蕩。

他對朱雀一族懷有愧意。

以時間來看,童嫣應該也在安排朱雀界的族人,還有那些火焰生靈去泊羅界,他想知道那邊情況如何了。

他本體通過血魂獸分身,降臨古獸族的領地。

他本體一來,那一具血魂獸分身,又重回歸寒寂深淵。

「炎帝從泊羅界離開了。」滕遠冒出,說道:「沒想到炎日島的唐思琪和唐北斗,竟然乃炎帝的後人。」

「你沒去寒寂深淵?」秦烈奇道。

滕遠以人形模樣現身,他微微一笑,道:「我要突破十階了。」

秦烈喜道:「恭喜。」

「尼維特還在寒寂深淵,我是有預感,要不了太久,我血脈就能突破十階,所以就回泊羅界了。」滕遠解釋了一句,說道:「童嫣已經在陸陸續續牽引她的那些族人來泊羅界了,朱雀界的事情……你不用介懷,我知道你也絕對不想朱雀界變成那樣。」

秦烈嘆息一聲,道:「定要好好安置那些朱雀,只有多給我一點時間,朱雀界會恢復元氣,會變得比以前好。」

「我自然信你。」滕遠道。

秦烈正欲去七靈島,他又說道:「海族那邊的梵妮莎似乎找你有事。」

「她找我?」秦烈訝然。

「急匆匆來了幾趟,好像是為海族的事情。」滕遠臉色深沉,道:「我聽說,那些將修羅族驅逐的邪龍,好像對海族也蠢蠢欲動了。巴雷特和他的兩個哥哥,也和那些邪龍走的很近,而你……能影響那些邪龍,她或許想要通過你,幫她達成一些目的吧。」

「我明白了。」秦烈點頭。

……

p:抱歉,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