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天地之變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天地之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18 12:16  字數:2580

bx

「吼!」

那頭金甲巨犀嘶吼著,橫衝直撞,一座座火山被金光穿透,流溢出多的岩漿火焰。

金甲巨犀所過之處,地動山搖,片片金光灑落下來,大地被鑿開眾多深淵不見底的洞穴。

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族長納爾森,依然站在秦烈和蜥蜴始祖那一塊,從容不迫。

他還沒有真正出手。

與此同時,另有十來個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從朱雀界域界之門的方向飛逝而來。

他們都站到了納爾森的身後。

「還有一個十階血脈的強者!」童嫣驚叫。

柯蒂斯和蜥蜴始祖,都是臉色凝重,柯蒂斯說道:「主人,我和老蜥蜴合力,或許能對付那個靈族的十階血脈強者。」

秦烈看了那個靈族老者一眼,搖了搖頭,道:「你們不是對手。」

柯蒂斯一驚。

他相信秦烈的判斷,既然秦烈說他和蜥蜴始祖合力,不是第二個靈族十階強者之敵,那他們就絕不是對手。

「那怎麼辦?」柯蒂斯以靈魂詢問。

秦烈眯著眼,別頭看向冰帝,道:「他沒那麼容易敗。」

「這樣吧。」納爾森嘿嘿一笑,突然提議道:「秦烈,你將魂族的鎮魂珠交出來,我這趟放你們一馬,如何?」

「鎮魂珠?」秦烈皺眉。

納爾森微笑道:「你或許可以從這一方天地,直達炎日深淵,你當然可以不死。可他們呢?」

他指向柯蒂斯、蜥蜴始祖,還有童嫣和童真真。包括冰帝。

「他們所有人,還有整個朱雀界的眾生,都將因為你的離開,被我們一一擊殺。」納爾森神情一冷,又道:「這個名叫朱雀界的域界。也將會因為你的離開,被我們給完摧毀。你也知道,以我們的力量,想要毀滅一個小型的域界,實在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你說呢?」

秦烈眼中異光一閃。忽然醒悟過來,道:「一旦沒了鎮魂珠,那兩個潛隱在姬家和敖家的魂族皇子,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能搜查到了吧?」

納爾森不置可否。

「任由那兩個魂族皇子在靈域中央世界橫行忌,要不了太久。整個靈域的人族世界,都會崩潰吧?」秦烈再道。

納爾森眼神冷漠,「實話告訴你,靈域這一方天地,註定會徹底消失。神族,靈族,魂族既然盯上了靈域,這片天地早晚都會淪陷。」

他不屑道:「以靈域目前的戰力層次。沒有能力抗衡任何一個超階血脈種族,何況是三個超階血脈種族,都齊齊盯上了靈域?」

「對我們來說。只是想要趕在神族大舉入侵之前,先將靈域的強大勢力奴役。」

「這樣等神族到來時,我們早已在靈域建立了幽深的域界通道,引多魂族族人到來。」

「那時,就會是魂族和我們賽多利斯家族,提前將靈域佔領。」

「神族就算是來了。面對魂族眾多強者,面對失去地心源母的靈域。恐怕也只能奈離開。」

「從我們盯上靈域起,這片天地。就註定不在你們的掌控之下了。」

「你反抗不反抗,結果都已經註定,還不如乖乖就範,領著你的親人趁早從靈域離開。」

「這才是你目前應該去做的。」

這般說著,納爾森藍色眼瞳中,顯現出一個個交叉的白灼閃電。

朱雀界天穹深處,突然傳來「喀喀」異響,一道道「十」字形的巨大空間利刃,如死亡鐮刀,拋落向這一方域界各個區域。

「轟!轟轟轟!」

一座座數千米高的火山,在那些空間利刃落下時,猛地爆裂崩碎。

生活在那些火山附近的朱雀,還有眾多修鍊火焰力量的異獸和生靈,都發出凄厲的慘嚎。

童真真尖叫著,目眥盡赤,似已知道眾多族人和夥伴都在大片大片的死亡。

可她卻力阻止。

「以我的力量,只要多來幾次,整個朱雀界都將被瓦解撕裂。」納爾森漠然道。

「族長,不用和他囉嗦吧?」另一個靈族的十階血脈強者,眼中閃爍著凶光,「區區一個八階血脈的神族族人,他不值得您多口舌,交給我如何?」

「沒那麼簡單。」納爾森搖頭。

「冰封千萬里!」

就在此時,冰帝端坐在九層寒冰魂壇上,放聲高喝。

他那座擴大後,如一座冰川般的九層寒冰魂壇,驟然湧出濃烈的白霧。

白霧如雲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八方蔓延。

那些白霧內,極寒氣流涌動著,似在強行改變著天地規則。

「喀喀!」

連空間在內,白霧所過之處,任何物事都似被寒冰冷凍。

那一頭金甲巨犀,狂暴的軀體,也突顯一層層森白的冰霜。

它巨大身軀的每一次活動,蹄足的揮舞,似一下子變得艱難萬分。

秦烈凝神去看,發現那頭金甲巨犀蹄足處的金色光紋,尖角出釋放的金銳光芒,都在扭曲著,被極寒之力給影響亂顫。

金甲巨犀竟漸漸在空中被冰凍。

一塊奇大比的冰塊,短短時間內,將其完完包裹住。

「咻!」

冰帝駕馭著九層寒冰魂壇,一閃後,又在秦烈身前出現。

「哧!」

秦烈身下的那座終年不休噴涌烈焰的火山,在這一刻,竟突然平息了暴躁。

他低頭一看,發現整座火山,都在慢慢冰凍,似在向冰峰轉化。

「好冷!」

蜥蜴始祖和柯蒂斯,禁不住打了個寒顫,髮絲都變成白茫茫的顏色。

童真真和童嫣那兩個朱雀,在冰帝臨近以後,小小的身軀抖動著,也化為了兩個冰雕紅鳥。

九階血脈的童嫣,和八階血脈的童真真,完法承受這一股極寒之力。

秦烈體內的烈焰家族血脈,在冰帝的九層寒冰魂壇到來以後,也如烈焰被冰水澆滅。

他不得不立即轉變血脈屬性。

一股極寒氣息,從他血脈內,魂壇內,和渾身穴竅內迸發。

一霎後,他就從烈焰血脈,變化為玄冰血脈。

他一下子又適應了嚴寒的天地。

「比起失去朱雀界來,我願意看到你們死。」冰帝的眸中,如醞釀著極寒風暴。

他臉色略有些蒼白,裸露在外的皮膚,呈透明色,皮膚下一根根骨頭都清晰可見,都如冰棱般晶瑩。

「呼呼呼!」

整個朱雀界,颳起了酷厲寒風,炎熱的朱雀界,竟然真的朝著冰鳳界在發生著微妙變化。

「靈域生靈對極寒之力的領悟,竟能達到如此高度!」納爾森首次變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