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脫困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脫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17 13:20  字數:3008

bx

姬家。

巨大的域界之門口,秦烈的那具暗魂獸分身,焦急如焚。

「不行!朱雀界的域界之門處於封閉狀態,沒辦法連接那邊啊!」姬媛喝道。

陳霖、單元慶和繆怡姿,如今都聚集在此,都在等候和朱雀界連通。

發生在朱雀界的巨變,他們如今也都已知曉,都想盡踏入朱雀界。

「那些靈族的傢伙,怎會知道你在朱雀界?」繆怡姿不解道。

「鬼知道怎麼一回事。」秦烈這具分身臉色陰沉的可怕。

「朱雀界離靈域也頗為遙遠,不能通過域界之門前往的話,短時間我們法趕到。」陳霖急躁道。

與此同時。

泊羅界。

黃金巨人班德拉斯,也在那一扇域界之門口,和秦烈的血魂獸分身一道兒。

他們也試圖通過泊羅界的域界之門,瞬間趕到朱雀界,好幫助秦烈本體來抵禦納爾森的威脅。

可這邊的結果,和姬家完一樣,域界之門都法和朱雀界達成連通。

秦烈這具血魂獸分身,和黃金巨人也是焦躁比。

「怎麼了?」

突然間,炎帝的聲音,從七靈島的方向傳來。

秦烈凝神一看,發現炎帝就在七靈島,和唐思琪並肩而立。

炎帝似看出了他神態的焦急,他身影一晃,橫跨了數萬米的距離,忽地在他眼前現身。

「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如今在朱雀界現身了,我們的兩個分身。都法通過域界之門前往朱雀界。」秦烈這具血魂獸分身,沉聲道:「納爾森還鎖定了朱雀界的空間,使得我還沒辦法利用其他的方式,在短時間到達。」

「他奔著你本體而來?」炎帝臉色嚴峻。

秦烈點頭。

「朱雀界被關閉,不能通過域界之門過去。這樣的話……」炎帝沉吟了一下,道:「我立即通知冰帝!」

「冰帝?」秦烈一震。

「他現在應該還在冰鳳界,冰鳳界離朱雀界不太遠,以冰帝的實力,橫跨朱雀界和冰鳳界的星河,可能也需要點時間。」炎帝臉色嚴肅。說道:「但應該要不了太久!他可能是能趕往朱雀界,並且能阻止納爾森的人物了!」

這般說著,炎帝忽地閉眼。

一股極為隱諱的靈魂波盪,如蕩漾開層層空間漣漪,突然隱沒向不知名的域外天河。

炎帝和冰帝。還有雷帝之間,似有著特殊的靈魂聯繫方式。

他以那種詭秘的方式,將他的心靈念頭,直接傳遞到冰帝那兒。

「好了。」炎帝睜眼,道:「冰帝已得知消息,會以的速度趕往朱雀界,你盡量拖延一陣子,等冰帝到了朱雀界。一切都好說。」

「多謝!」

……

「索姆爾竟然還存活於世?」

朱雀界,秦烈的本體駭然失色,第一次對同階的傢伙。生出如此強烈的不安感。

在本源始界攪出那麼大風浪,差點害死深藍,將神族、惡魔都給玩弄於鼓掌之間的索姆爾,僅僅只是一個分魂?

後來又在炎日深淵現身,弄出「燼滅之光」出來,引出了一個陰影生命的索姆爾。也是分魂?

索姆爾的主魂在何處,究竟有著怎樣的神秘。連納爾森都不知道。

那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索姆爾沒死,可奧克坦卻死了!」納爾森厲聲喝道:「他因你而死!」

一見他動怒。蜥蜴始祖和柯蒂斯,自然而然地擋在秦烈身前。

納爾森嘿嘿厲笑,「你們?」

他就欲動手擊殺。

「你難道沒有感覺到朱雀界的不同?」秦烈突地說道。

納爾森一愣。

「在如今的朱雀界,有沒有炎日深淵的氣息?」秦烈詢問。

「我又沒有去過炎日深淵。」納爾森冷哼。

秦烈點頭,微笑道:「前輩,我需要告訴你一件事。」

「何事?」納爾森一臉不耐,「你以為拖延時間就有用嗎?我老實告訴你,朱雀界的域界之門,已經被我麾下牢牢控制住,任何人都休想通過域界之門來救你。你所在的空間,也被我的血脈力量禁錮,你法利用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將你的兩個魂族的分身弄來。這意味著,不論你通過什麼方法,你都法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語氣斬釘截鐵,顯得極為有自信。

「是么?」秦烈啞然失笑,「你難道忘記我是炎日深淵的締造者了?這個朱雀界,如今和炎日深淵為連通的關係,你真以為你可以殺死我?」

「炎日深淵和此界互通?怎麼可能?!」納爾森驚喝。

「怎麼不可能?」秦烈反問。

「一個域外的天地,想要和一層深淵連通,需要的條件太苛刻了,幾乎不可能實現!」納爾森了解其中的隱秘。

「沒什麼不可能的。」秦烈咧嘴怪笑。

「轟隆隆!」

他所在的火山底,傳來瘋狂的震動聲,一道道如火焰巨龍般的岩漿,瘋狂地噴涌而出。

「呼!」

他的那座一層魂壇,從他腦海內倏地飛出,就懸浮在他眼前。

一個個繁瑣奇妙的火焰圖紋,由那晶瑩的魂壇內,慢慢地浮現出來。

那些火焰圖紋緩緩涌動著,似牽引著火焰規則的脈絡,在對火焰真諦進行著改變。

與此同時,兩個神秘古老的深淵文字,也從那魂壇內呈現出來——炎日!

「你感受一下,朱雀界的這一方火焰天地,是不是在發生著變化?」秦烈微微一笑。

納爾森臉色一變。

「我或許還不能將你鎖定的空間,以我淺陋的火焰知識撕碎,不能以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