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險境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險境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16 19:24  字數:2486

朱雀界。

那座噴涌了不知多少年的火山,依然不停歇地釋放著岩漿和烈焰,濃濃的火焰汁水流淌在山下,形成了一條條火焰溪流。

在那些火焰溪流內,蒸騰出赤紅色煙霧,煙霧內濃郁的火焰靈氣,吸引了一隻只朱雀。

數百個低階的朱雀,如赤紅小鳥,就在山腳下的火焰溪流旁戲耍修鍊。

他們吞吐著火焰靈氣,用來增強體內的朱雀血脈,希望能快速進階。

火山口,離那座噴涌火山最近的三個朱雀,分別是童英、童嫣和童真真。

她們早已褪去人形,以朱雀本來的形態,沐浴在岩漿汁水內。

她們也在貪婪地吸收著那些濃稠火焰能量。

從炎帝、冰帝離開,秦烈深入朱雀界地底深處以後,整個朱雀界都在發生著變化。

附近一座座火山,最近全部在瘋狂噴涌著岩漿和烈焰,朱雀界的火焰靈氣,每一天都在變得濃郁。

所有生活在朱雀界的朱雀,還有一些天生只能修鍊火焰力量的生靈,近期都處於狂熱狀態。

他們都興奮至極。

柯蒂斯、蜥蜴始祖,也在那座火山口,他們整日都在閉目養神。

他們和火山地底的秦烈,可以通過靈魂間的聯繫溝通,這使得他們知道秦烈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走出。

他們也同樣知道如今發生在靈域的那些災難……

凝神修鍊中的柯蒂斯,突然睜開眼,臉色森冷地看向遠方天空。

蜥蜴始祖也發出低聲咆哮。

他們同時感覺到一股詭異的空間波盪,從遠方的天空。一點點蔓延而來。

童嫣以朱雀形態發出啼鳴。

「什麼人?」柯蒂斯沉喝。

遠方的天空,一團團赤紅如火焰的雲簇,忽地飛逸而來。

在那些火焰雲內,閃現出一束束明亮的空間縫隙,那些空間縫隙所過之地。天空被切割的支離破碎。

「咻!」

一個面容陰鷙的消瘦老者,突然從一道空間縫隙射出,瞬間在火山口上方出現。

這消瘦的老者,本是黑髮黑目,可他在火山口停留三秒以後,就變成藍色的頭髮和藍色眼睛。

「靈族!」柯蒂斯和童嫣都是勃然變色。

他們都曾在寒寂深淵征戰。通過寒寂深淵的那些惡魔,他們對域外星空強大的超階血脈種族,都有著認識。

藍色眼瞳,藍色的頭髮,這是靈族族人獨有的標誌。他們一眼認出。

「我叫納爾森,乃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族長,你們或許不認得我,但這座火山底下的秦烈,一定認識我。」變化為本來面目的納爾森,陰惻惻地怪笑道。

「此地為朱雀界,是我們朱雀一族的域界,你既然是靈族族人。為何來我們朱雀界?」童英叫喝道。

「自然是有事才來。」納爾森冷聲道。

「我們朱雀界乃古獸族的分支,你要是敢對我們朱雀界亂來,古獸族絕不會放過你!」童英威脅道。

納爾森詫異地看了她一眼。說道:「區區一個九階血脈的低等生靈,也敢朝著我威脅?你算什麼東西?」

「呼呼呼!」

一束束炫目的空間光刃,都有千米長,如將天地撕裂般,突然飛向童英。

童英尖叫著暴退。

和她站在一起的童嫣和童真真,也都驚恐至極。都下意識撤離。

「定!」

納爾森一聲輕喝。

童英那蒼老的朱雀之身,如被空間束縛了。突然動彈不得。

童真真和童嫣則是趁機離開。

「哧啦!」

如利器切割錦帛,童英的朱雀之體。被一束束空間光刃,給化為十幾塊。

一點漆黑光爍,就在那區域突兀閃現,將童英被切碎的朱雀殘肢吞沒。

一眨眼功夫,九階血脈的童英,連屍骨都不剩了。

「啊!」童真真凄厲尖叫。

「別去!我們不是對手!」童嫣死死拽著她,以免她被仇恨沖昏了頭,會衝擊向納爾森。

「讓開吧。」納爾森看了一眼蜥蜴始祖和柯蒂斯,冷漠地說道:「你們比那隻紅鳥強大一點,但也只是強一點而已。以你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阻止我,所以還是老實點退走。」

柯蒂斯和蜥蜴始祖一動不動,而是以魂念,不斷地向秦烈傳訊。

遠在靈域的暗魂獸分身,寒寂深淵的血魂獸分身,包括火山底部的本體,都第一時間知道了此地異變。

火山底下的秦烈,那座被火焰汁水淹沒的魂壇,突地向上空飛去。

那座魂壇,穿過滾滾的岩漿烈焰,忽地融入本體。

他那沉落在岩漿潭的本體,也從火山內迅速浮出,並立即施展以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來凝鍊星門。

「轟!」

一股動蕩不休的空間異力,如巨浪般,猛地衝擊在他軀體上。

他那涌動的時空妖靈血脈,如被擊打了正著,竟無法順利完成星門的凝鍊。

他霍然失色。

「誕生於深淵通道的時空妖靈一族,被我們靈族全部擒獲,被一一帶入了靈界。我們熟悉時空妖靈血脈的特點,也有辦法可以隔絕其血脈天賦。」納爾森陰冷的聲音,慢悠悠地從上面傳來,「我既然知道在這座火山底下,藏著的是你的本體,自然就會提前做準備。你非但不能借用星門,也無法利用朱雀界的域界之門,讓其他強者儘快到底朱雀界。」

「從我現身於朱雀界起,這一方域界,就已經全在我的掌握之中!」

納爾森胸有成竹道。

也在此刻,秦烈被岩漿烈焰淬鍊的赤紅如烙鐵般的軀體,緩緩從火山口升出。

「奧克坦是不是死在炎日深淵了?」納爾森冷漠的臉上,忽然湧出一股強烈的悲傷,「他是我最痛愛的孫兒,我在他身上寄託了厚望,他本可以成為靈族下一任族長的。」

「他和索姆爾都死了。」秦烈冷聲道。

「不,死的只有他,索姆爾不會死。」納爾森搖了搖頭,「索姆爾是魂族族人,從始至終,他在本源始界和後來炎日深淵出現的,都僅僅只是分魂。他的主魂,從來都沒有真正出現過,連我都不知道他的主魂究竟在何處。他怎可能會完全死絕?」

「只是分魂!」秦烈駭然。

「就只是分魂。」納爾森點頭,「所以死的只是我孫兒!」

他眼神驟然變得陰厲嗜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