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生靈塗炭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生靈塗炭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14 14:08  字數:2990

「小子,魂族的那兩個傢伙,最近有什麼動向?」

華天穹眉頭一皺,說道:「炎帝因他們而來,按照你先前的感應,他們一直朝著擎天城對吧?」

姬旦也神情關注。

他們對魂族的那兩個大皇子,還有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都相當的警惕。

他們甚至認為那幾個傢伙的威脅,要比碎冰域玄冰家族的族人,還要大一點。

那些人,奔著靈域的「地心源母」而來,一旦讓他們奪取了「地心源母」,靈域這個超大型的域界,也就意味著死亡。

靈域一「死」,所有生活在靈域的生命種族,都將面臨著厄運。

修為境界達到他們的人族,還有其他的異族族人,或許還有別的選擇,可以跳出靈域。

但那些不懂修鍊的凡人呢?

靈域死亡,萬物枯寂,生命種族賴以生存的那些自然資源,將全部消失。

植物枯死,百獸死亡,各族……也會全部走向滅亡。

除非脫離靈域。

靈域身為超大型域界,對附近很多域界,都有著非凡的意義,靈域一消亡,龍界,修羅界,海族域界,都有可能受到巨大影響。

那些域界也有可能出現種種反常的意外……

華天穹、姬旦會關心靈域,就是因為知道靈域在這一方星河的特殊意義,知道一旦離開靈域,靈域眾生都可能受到嚴酷考驗。

「沒,不知道為什麼,我最近沒有感覺到他們的存在。」秦烈答道。

秦山也目顯異色,「沒感覺到?」

秦烈點頭,「魂族和魂族之間,確實有著特殊的感應力,可這是建立在對方願意的前提上?」

「什麼意思?」華天穹吹鬍子道。

「先前,我這具魂族的分身,因為處於突破十階血脈的關鍵階段。在那個時期,我對靈魂動靜的控制,沒有往常那麼精細,所以他們能知道我的位置。」秦烈思付了一下,詳細解釋道:「那時候,他們也刻意釋放自己的氣息,所以在他們知道我存在的時候,我也可以感知到他們的動靜。可現在,他們沒有主動來擎天城探查我,而且也收斂了自己的靈魂氣息,他們刻意潛隱了,我也沒辦法知道他們的方位。」

「你失去了他們的位置?」姬旦訝然道。

「他們如果是為地心源母而來,一定會找到擎天城。」秦山淡淡道。

「除了地心源母以外,在我本體那兒,還有一樣他們勢在必得之物。」秦烈笑了笑,也說道:「所以他們一定會來擎天城,我們只要以不變應萬變即可。」

給秦山、秦烈這麼一說,姬旦和華天穹稍稍放下心。

後面他們又開始討論,馬上和裴德鴻他們如何商談,如何逼六大勢力割捨大地,將屬於秦家、古獸族的那些疆域歸還。

這方面的細節,秦烈不擅長,也沒有太大的興趣。

他硬著頭皮聽了一會兒,就不想繼續聽三個老人,討論以何種方式壓迫裴德鴻的就範。

他旋即切斷聽覺,去思考這個分魂突破到十階後,所獲得的魂族秘術。

不知過了多久。

姬堯匆匆由外面飛來,沖三位老人行禮以後,道:「我們姬家和敖家接壤之地,出了事。」

姬旦微驚,「怎麼一回事?」

「您過去看看吧。」姬堯猶豫了一下,又看向秦烈的那具魂獸變化的分身,道:「秦烈,你最好也過去看看。」

秦烈奇道:「發生了什麼?」

「去了就能看到了,我也剛收到消息,具體的……也不是特別清楚。」姬堯面色深沉。

秦烈點頭,道:「好。」

「我必須坐鎮擎天城。」秦山道。

「嗯,我去一趟。」華天穹答道。

在姬堯的引導下,秦烈和姬旦、華天穹兩個老人,加陳霖,繆怡姿,姬媛等人,進入擎天城的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

「轟!」

一道道霞光,從那座空間傳送陣內交織而出,將秦烈眾人瞬間吞沒。

一陣天旋地轉,秦烈在一個巨大龍狀的飛行靈器內部密室現身。

他和姬旦和華天穹等人,一併從密室走出,來到那飛行靈器前端。

這一艘巨大的飛行靈器,處在離地百米的空中,眾人居高臨下望向下方。

下方,有三座臨近的城池,寬敞的街道,一棟棟典雅的樓閣內,沒有任何靈魂的氣息。

可街道上,商鋪內,廣場上,卻都是東倒西歪的屍體。

那些屍體大多數為人族,也有極少一部分異族,他們的身上都沒有傷痕,可臉上和睜開的眼睛內,卻滿是深深的恐懼。

他們死前似乎都極為驚懼害怕。

「這三座城池,屬於我們補天宮附庸勢力聖光殿的城池,三座城池一共生活了三十來萬武者和凡人。」姬堯臉色陰沉,一邊指使著飛行靈器,在三座城池上空遊盪,一邊解釋道:「根據消息來看,這三座城池的所有生靈,似乎在一夜之間,都失去了靈魂,全部死了個精光。」

秦烈神情微變。

他凝神仔細看了底下,釋放出絲絲魂絲感知,數秒後,他嘆息一聲,道:「是那兩個魂族皇子乾的。」

「你肯定?」華天穹喝道。

秦烈點頭。

姬旦也點頭,說道:「以前三大魂獸,在幽冥界、修羅界和古獸界肆虐天地時,也干過類似的事情。」

秦烈沉吟了一下,解釋道:「魂族族人駕馭的魂獸,有噬魂秘術,噬魂就是通過吞噬眾多的靈魂,來補充魂獸的魂力,也能讓魂獸獲得突破。當然,對那些強大的生靈,魂族的族人,往往會直接將其化為魂奴。」

「說清楚一點。」華天穹道。

「簡單來說,這三座城池的那些生靈魂魄,只能補充魂族族人寄宿的魂獸魂力,能夠令他們的血肉傀儡突破血脈界限和強大力量。」秦烈想了想,才說道:「魂族族人自身,要突破到十階血脈,更多依賴於魂奴。只有效忠他們的魂奴足夠強,足夠的多,他們的主魂才會因此受益,才有希望往下一個魂脈等階突破。」

「這三十萬武者和凡人,應該沒有特彆強大的人物,他們只是用來補充血肉傀儡的力量而已。」

不知為何,眼看三十來萬的生靈魂魄,被那兩個魂族的皇子魂獸所吞沒,他竟沒有特別的感覺。

或許,因為現在的他,也算是一個真正的魂族族人,也擁有著魂獸為血肉傀儡。

不是本體在此,他看著眼前的一切,有一種麻木不仁的感覺。

他沒有憐惜和憤怒。

但他知道,所有的姬家族人,包括老祖宗姬旦在內,此刻都已出離憤怒了。

三座城池,三十多萬武者和凡人,一息間,全部被吞掉靈魂而亡。

那些人,其中有一些他們都認識,都去姬家面見過他們。

那是依附他們,信任他們,跟隨了他們多年的戰士!

那些人的死,令姬家的族人,都心情壓抑,臉色也陰沉的可怕。

「不僅僅是聖光殿。」姬堯猶豫了一下,先向駕馭這一艘飛行靈器者下達命令,說道:「敖家那邊,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那邊,似乎……比我們還要慘一點。」

這般說著,他們身下的龍狀飛行靈器,往敖家的方向而去。

半個時常後。

秦烈乘坐著的那飛行靈器,在敖家的地界出現,他們一踏入敖家地界,就有幾個敖家的強者暴怒的衝擊而來。

「是不是你們乾的?」一名敖家的族人,怒聲咆哮,喝道:「黃金級勢力的戰鬥,不應該牽涉到凡人進來吧?可你們在做了什麼?」

他以為他們敖家的慘案,因補天宮而起,他們也都憤怒的快要瘋狂了。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