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咎由自取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咎由自取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10 12:20  字數:3076

古獸界那邊,始終有個修羅族的魂奴常駐,只要他願意,可以隨時和四大獸王溝通。

魂之所向……

一個只有不滅境中期,兩層魂壇的魂奴,在古獸界內修鍊著。

感知到他的靈魂指示,魂奴立即長身而起,向赤血猿王的所在地行去。

參天古木林立之地,赤血猿王靜坐如山,在吞吐著古獸界的天地能量,將其煉化入血脈。

魂奴靠近後,恭敬鞠身,道:「我主人如今在朱雀界,他懇求你前往一趟朱雀界,希望你能夠和朱雀一族談談。」

「朱雀界?」赤血猿王巨大的眼瞳內,閃現出異色,「和那些無恥的朱雀有什麼好談的?」

「這是我主人對您的懇請。」魂奴垂頭道。

赤血猿王沉默著,似在暗暗思付,過了一會兒,他揮手道:「我和那幾個傢伙說一下。」

話罷,他霍然站起。

一圈圈肉眼不可見的靈魂波盪,以他為中心,向古獸界的四面八方蔓延,一瞬萬里。

古獸族並不是擅長靈魂秘術的種族,可血脈達到十階的獸王,在古獸族這個特殊天地,靈魂的延伸有秘法可以增幅。

許多古獸族的疆域,都設有奇特的靈魂塔,強大的古獸族族人,都可以借用靈魂塔來強大靈魂的擴散力。

赤血猿王的靈魂意識,一靠近第一個靈魂塔,那靈魂塔就大放光亮。

他的靈魂意識,通過靈魂塔之間的緊密聯繫,瞬間去了另一個有靈魂塔在的天地。

通過靈魂塔的幫助,他延伸的靈魂意識,能覆蓋整個古獸界。

他可以和任何一個獸王。在極短時間內,建立起靈魂連接。

赤血猿王眯著眼,身上靈魂力外溢。以古獸族的密語和另外幾個獸王交流。

好一會兒後……

他看了一眼魂奴,點頭道:「你來安排吧。」

「多謝。」魂奴恭敬道。

一扇星門。在魂奴身前緩緩凝結,星門內隱隱可見秦烈的身影。

赤血猿王一閃後穿過了星門。

他那巨大如山的獸身,霍然間,在朱雀界閃現出來。

一股撲面而來的恐怖血肉氣息,瞬間充滿了朱雀界,讓包括秦烈在內的所有人,血脈都突然顫慄了一下。

秦烈突生異樣感。

以赤血猿王的血脈等階,他完全可以壓抑血脈內狂暴的力量波動。可以很平靜地到來。

可他過來時,不但沒有壓抑強大的血脈氣息,而且還刻意釋放……

這是一種示威的舉動。

很顯然,赤血猿王並不是向他示威。

他旋即明白,赤血猿王和朱雀一族,的確有著矛盾存在,不然赤血猿王不會如此作為。

「童英,是你要找我?」赤血猿王冷冷看向那老嫗。

沒有變幻為人的赤血猿王,如擎天巨神,秦烈和童嫣、許然夫婦。在他的腳下簡直如螻蟻一般。

那老嫗自然也是如此。

只有九階血脈的她,本就心有愧色,面對赤血猿王冰冷的眼神。名為「童英」的老嫗,愈發底氣不足。

「赤血大人,我是童嫣,泊羅界的童嫣。」童嫣道。

赤血猿王的目光,從那老嫗童英的身上,挪移到童嫣。

他眼神稍稍柔和了一些,點了點頭,道:「整個朱雀界,也只有你。不會令我厭惡。」

那老嫗童英,看了看赤血猿王。又看向在秦烈身旁凝結的星門,臉上滿是震驚。

她本以為。赤血猿王要過來,需要藉助於朱雀界的域界之門……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秦烈的話音剛落,就自己凝結了一扇「域界之門」,並直接將赤血猿王弄了過來。

這變化完全超出了她的預知。

她為秦烈展現出來的奇異能力,深深的驚懼,覺得這一刻朱雀界簡直變成了不設防的狀態。

「秦烈,你怎麼會在朱雀界?和童英這樣的人在一起?」赤血猿王皺眉道。

「呃,因為一些別的事情,我才來到朱雀界。」秦烈解釋。

因為給秦烈面子,赤血猿王倒是沒有繼續盛氣凌人,他那巨大的體型緩緩收縮著,一眨眼功夫,他便化為一個人族的粗獷大漢。

他化為人形以後,也收斂了身上狂暴的血脈氣息,不再咄咄逼人。

可他看向童英的神態,依然是滿臉的不屑,顯然對童英怨氣不小。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秦烈低聲詢問童嫣。

童嫣臉色一冷,先對童英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才說道:「當年那一頭血魂獸,在靈域古獸族的境地內四處作亂,將許多古獸族的族人,變化為他的魂奴,大肆吞沒古獸族族人的靈魂和血肉。那時,朱雀一族已經在朱雀界生活,和古獸界保持著密切的聯繫。」

「血魂獸越來越強大,古獸族的族人,聯合起來也抵禦不住,便想要將血脈種子轉移。」

「幾個獸王商議了一下,想要將一部分血脈較低的族人,從靈域的古獸界境內,給輸送到朱雀界。「

「他們希望能保持古獸族的血脈延續,然後和那一頭血魂獸,決一死戰。」

童嫣解釋。

秦烈表情怪異,「朱雀族……沒有允許?」

「我們朱雀一族,擔心那些被血魂獸化為魂奴的古獸,也隨之湧入朱雀界,將朱雀界也變成血魂獸的攻擊目標。」童嫣哼了一聲,道:「他們商議以後,主動在朱雀界,切斷了和靈域古獸族域界之門的聯繫,阻止那些低階古獸的湧入。」

秦烈啞然。

他忽然明白為什麼獸王那麼瞧不起朱雀族了。

在整個古獸族遭遇大難時,朱雀族身為古獸族的一個分支,又早早地在朱雀界生活,他們本可以助古獸族渡過難關,幫古獸族血脈延續下來。

結果,他們為了朱雀界的利益,竟然將和靈域古獸族連接的域界之門直接給截斷了。

那幾大獸王不恨死他們才怪。

「並不是所有的朱雀,都是不明是非的。」童嫣垂頭,臉色黯然道:「以我父親為首的那些朱雀,贊成放那些古獸同族過來的行動,試圖重新建立和靈域古獸族的聯繫。」

「結果,事情敗露了,以我父親為首的那些朱雀,都被驅逐出了朱雀界。」

「我父親帶著一些朱雀,無奈下,只能穿越漫長的星海旅程,去泊羅界求生存。」

「在星河路途中,我父親為了保護那些幼小的朱雀,不受星海內惡劣環境的侵蝕,途中受了重傷。」

「他將我們護送到泊羅界不久,他就因為血脈被眾多腐蝕物侵入,很快就死了。」

「因為此事,我對朱雀界,對我那些狠心的族人恨之入骨!」

「整個古獸族,也因此鄙夷朱雀一族。在神族到來,派出強者將血魂獸斬殺以後,古獸族在域外找到了古獸界,陸續遷移過去。」

「可古獸族,從此以後,也再沒有和朱雀一族有任何的聯繫!」

「朱雀族從此就被孤立了。」

赤血猿王冷笑,「兩萬年前,靈域百族奮起抵禦神族時,朱雀族出現了一個十階朱雀,我們當時為了緩和雙方的關係,還主動拋出橄欖枝,邀請朱雀族也參與對付神族的計劃。可他們害怕朱雀族,會在和神族的戰鬥中損失慘痛,又一次拒絕了我們。」

「還好人族終於崛起,聯合百族的力量,終將神族逼出靈域。」

「之後,靈域百族都不齒朱雀界的膽怯,在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一一發展強大以後,他們也沒有客氣。」

「六道盟不久就趁勢侵入了朱雀界。」

「那個唯一的十階朱雀,也在人族六道盟域始境強者的圍攻下,被直接擊殺!」

「六道盟動手時,我們幾個獸王都心知肚明,卻沒有一個願意幫朱雀族一把。」

「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

赤血猿王毫不客氣地嘲諷。

童英尷尬萬分。

……未完待續

R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