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朱雀界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朱雀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09 14:04  字數:2597

之後幾天,秦烈帶著林涼兒,將擎天城給遊逛了一番。

許久未見,秦烈詢問了林涼兒的近況,知道她一直和朱雀童嫣在一起,有時在寒寂深淵,有時在泊羅界,也偶爾回一趟墟地的寒冰島。

她是在知道冰帝現身擎天城以後,才決定來擎天城,以晚輩的身份來面見冰帝。

只是,前幾日冰帝剛剛離開,她如今才過來,自然沒有能遇到冰帝。

連秦烈也不知道冰帝何時才會回擎天城。

他帶著林涼兒,在擎天城遊盪了幾日,發現冰帝依然遲遲沒有歸來時,林涼兒自己率先沒了耐心。

「要不,我們先去冰鳳界吧?」林涼兒道。

「怎麼去?」秦烈訝然。

冰鳳界既然在六道盟的掌控下,就只能通過六道盟的域界之門,前往冰鳳界。

不然,以星河旅程的方式,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飛到冰鳳界。

「有簡單的辦法的。」林涼兒胸有成竹,道:「我們可以從朱雀界轉道,朱雀界和我們冰鳳界相隔不遠,只要到了朱雀界,就可以很快到達冰鳳界了。」

秦烈瞪了她一眼,道:「你的血脈沒有突破到九階,冒然進行星海間的旅程,不是一個好主意。」

「沒事,我還邀請了其他人。」林涼兒微笑道。

「還有誰?」秦烈奇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林涼兒揚眉道。

「好吧。」秦烈點頭。

在林涼兒的安排下,他的本體,跟隨著林涼兒先回到泊羅界。

泊羅界設立在古獸族領地的域界之門口。

朱雀童嫣,寂滅宗的童真真,許然,居然已提前等候。

「許叔。童嬸,恭喜你們。」秦烈笑道。

他一眼看出,許然已經鑄造出第四層魂壇。境界邁入了虛空境初期。

童真真也突破到了九階的朱雀血脈。

泊羅界朱雀一族的領袖童嫣,則是九階巔峰血脈。似離十階血脈也只有一步之遙了。

隔了幾年,許然夫婦,童嫣,林涼兒的境界和血脈等階,顯然都有不同程度的突破。

當然,他的血脈也達到了八階,而他的一層魂壇能釋放的力量,甚至於超過了兩層和三層魂壇的強者。

更不要提他的魂獸分身。還有那些魂奴,能給他帶來的額外力量了。

「哈哈,這些年來,我們在寒寂深淵征戰,可沒少吃苦頭啊。」許然淡然一笑,「只要能夠在寒寂深淵存活下來,我們的境界和血脈等階,想不突破都難!」

秦烈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道:「也對。」

這些年來。泊羅界的各方異族,暴亂之地那些白銀級勢力的強者,都前赴後繼地殺入了寒寂深淵。

深淵的惡魔。每一個都強大兇殘,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也被惡魔撕碎吞食了。

能夠適應深淵的殘酷,在那些同階惡魔的捕殺下,還存活下來的武者,都已經完成了蛻變。

秦烈相信,許然夫婦的力量,如今已遠遠超過同階武者!

「聽說,血脈在寒寂深淵一突破到十階。就可能要迎接深淵大領主的挑戰?」童嫣臉色嚴肅,「我聽班德拉斯說過。如果不是你阻止了道森,他就算在寒寂深淵將血脈突破到十階。也沒辦法活著從寒寂深淵回歸,是不是這樣?」

秦烈想了一下,道:「你是不是快突破了?」

「不錯,我有預感血脈即將突破,就提前從寒寂深淵回來了。我要是沒有班德拉斯的運氣,沒有被你阻止道森那樣的傢伙,不是要死在寒寂深淵?我可不想冒險。」童嫣搖頭道。

「你只要記住,血脈一突破到十階,就立即返回泊羅界,應該不會有麻煩。」秦烈笑了笑,道:「我和道森有著默契。」

童嫣一臉的異色,奇道:「你怎麼和道森有交情的?」

她並不知道秦烈血脈的奇妙,不清楚其中的緣由,所以覺得驚奇不解。

對於她這個問題,秦烈也只是神秘的一笑,自然不可能去解釋。

好在,童嫣也沒有繼續追問,而是揚聲道:「走吧,先去我們的朱雀界!」

「好。」林涼兒道。

秦烈也點頭。

童嫣知道朱雀界的空間坐標,她在那域界之門上撥弄了一番,便帶頭進入。

秦烈和林涼兒在許然夫婦後,也進入了朱雀界。

朱雀界,比起泊羅界的白晝,還要炙熱難耐!

秦烈一從域界之門走出,就感覺到撲面而來的熱浪,他站在一個寬敞的火焰石廣場,身後就是奇特的域界之門。

他看向四周,發現入目所見的,都是一座座噴涌的火焰。

一條條岩漿溪流,在他身旁的溝壑內慢慢流淌著,釋放著驚人高溫。

抬頭,他看到一個熾烈的太陽,低低的懸在天空。

朱雀界雖然只有一個太陽,可那太陽離朱雀界卻極為的接近,近的似乎觸手可及。

深深吸了一口朱雀界的炎熱空氣,秦烈咧嘴一笑,道:「竟然比極炎深淵還要炙熱一些。」

他釋放出靈魂意識感知,發現朱雀界可能比極炎深淵炎熱,可地界……卻要比炎日深淵小了太多太多。

「朱雀界只是小型域界,還沒有暴亂之地大。」童真真解釋道。

「小姐回來了!」

一隻六階的朱雀,還沒有化形為人的能力,撲扇著火紅的翅膀,在半空中嘰嘰喳喳。

體內用眾多稀缺血脈的秦烈,聽得懂古獸族的語言,知道這隻朱雀的吆喝代表的含義。

他好奇的打量著那個朱雀。

六階的朱雀,歡快飛舞著,落在了童真真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