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故人來見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故人來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08 18:35  字數:2548

黎昕一走,秦烈的本體,就通過星門破空而來。

那具血魂獸分身,在面對著生命古樹時,體內魂獸的血脈都變得無比活躍。

他本體一過來,站在生命古樹底下,更是生出強烈十倍的感應!

他抬頭看向那株生命古樹,只覺得體內的血脈,如壓抑萬年的火山,像是在下一刻就會噴湧出來。

他神色大變。

苗風天、血厲、將岸等人,包括姜鑄哲,都驚異地看向他過來的本體。

「沙沙!」

那株生命古樹,在他本體到來以後,枝葉突然劇烈搖曳。

似乎,在他的本體和生命古樹之間,存在著某種神異的緊密聯繫。

他們都覺察到秦烈體內血脈變得急躁而洶湧!

「呼!」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強行壓抑著幾欲瘋狂的慾望,一步步遠離那一株生命古樹。

「主人?」苗風天輕喝詢問。

「這東西對我血脈的誘惑太大了。」他一邊退,一邊向苗風天解釋,「但我並不確定,這一株生命古樹,一旦煉入我血脈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而且,依照黎昕的說法,就算是要將其煉化,也不應該是現在。」

□↗,..話罷,他重新藉助於星門,本體從寒寂深淵離開。

不久後,他重新來到秦山的面前。

「爺爺,我那個神族的外公,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他對我……到底是好意,還是惡意?」

秦山先前通過他本體的轉述。已經知道在寒寂深淵發生了什麼。也知道了黎昕的存在。

他踏入寒寂深淵時。秦山也在思考這件事,似知道他會忍不住詢問。

「說實話,我和那個人沒有接觸過,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麼。」秦山猶豫了一下,道:「你父親在域外天河內,那些年的經歷,我也曾反覆追問,可你父親一直不願意細說。他只說。你母親是個好女人,也是他唯一愛過的女人。但是,他帶著你從域外回到靈域時,並沒有將那女人一併帶過來。而且,他回來時還身負重傷。」

「……至於那個人,你父親似乎並不是很喜歡,我懷疑你父親的受傷,也和那個人有關。」

「我想,那個人應該是想要你留在他身邊,而你父親不願意。才會爆發衝突。」

「那個人應該頗為看重你,而不是我們秦家。也不是你父親。」

「他或許對你沒有惡意,但是,對秦家,對靈域,那就說不準了。」

聽秦山如此一說,秦烈驚訝了,「連爺爺您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秦山苦澀搖頭,「只有你父親才明白。」

「他還要多久才回來?」

「應該會在處理好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的麻煩以後。」

「小烈,外面有人找你!」秦業的聲音,從殿外傳來。

秦烈愣了一下,道:「誰?」

「一個女孩。」秦業微笑道。

秦烈想了想,發現短時間內,也理不清和烈焰鳶的關係,就暫且不再繼續追問。

他於是走向殿外。

一個冰肌玉骨,相貌清冷秀麗的女子,俏生生站在殿外。

看到他出來後,那女子黛眉微蹙,道:「現在見你一面可真難。」

「林涼兒,你怎會在此?你不是也在寒寂深淵修鍊嗎?」秦烈驚奇道。

幾年前,林涼兒從墟地的寒冰島離開,通過泊羅界的域界之門,也前往寒寂深淵征戰。

寒寂深淵的環境,對寒冰鳳凰一族來說,算是非常的適合。

之後,她似乎就一直和朱雀童嫣待在一起,都在泊羅界和深淵惡魔廝殺,通過深淵惡魔來強大自己。

時隔數年,秦烈一眼看出如今的林涼兒,寒冰鳳凰的血脈等階,已經處於八階巔峰。

她似乎離突破到九階的血脈,只有一線之隔了,身上涌動的極寒氣浪,也讓他魂壇內的寒冰意境圖生出微妙的反應。

「寒冰意境圖,冰帝……」

秦烈陡然反應過來,眼睛一眯,笑著說:「是不是因為冰帝來擎天城的?」

「你還不算笨。」林涼兒白了他一眼。

林涼兒的名字,就是冰帝所取,她母親以前乃冰帝的坐騎,和冰帝間的關係極為緊密。

冰帝遺留在墟地寒冰島的地底冰晶宮殿,也是被她身上的冰帝傳承印記所開啟,也是因為這一點,她才和秦烈熟識。

如今,消失了兩萬多年的冰帝,已正式在靈域的擎天城現身,林涼兒得知這個消息以後,會過來面見冰帝,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冰帝人呢?」林涼兒問道。

「暫時不在擎天城,不過我想要不了太久,他就會回到擎天城。」秦烈笑著解釋。

「不帶我逛逛擎天城么?」林涼兒眼中滿是好奇,「聽說擎天城乃靈域中央世界,人族最為雄闊奇特的城池,我以前都沒有來過靈域的中央世界。」

「好,我陪你在城內走在。」秦烈笑道。

雖然魂族的兩個皇子,還有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都在逐漸逼近擎天城。

雖然他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可林涼兒既然提出了這個要求,他還是答應了下來。

他想起了和林涼兒在墟地寒冰島經歷的那些往事。

當年,他被困於寒冰島,被林涼兒以極寒之力冰凍,化為了一具冰雕在地底宮殿。

因他修習了寒冰訣,在那極寒冰凍之下,他沒有死亡,不但能看,還能思維……

他相當於和林涼兒在地底的冰晶宮殿內同處了數月。

那段時間,他一直暗暗觀察著林涼兒的一舉一動,看著她華麗的變幻為寒冰鳳凰,看著她蛻變為美麗的人族少女……

「我快要突破到九階血脈了,到時候,你能不能幫我護法?」林涼兒忽然道。

秦烈一笑,道:「願意為你護法的人,應該有不少吧?朱雀童嫣,一定願意,或許連冰帝……也都願意。」

「我想要你幫我護法!」林涼兒道。

秦烈愣了一下,點了點頭,道:「可以。」

「我要在我們寒冰鳳凰的域界去突破血脈。」林涼兒又道。

秦烈一驚,「你們的那個域界……如今是怎麼一個情況?」

「在六道盟的掌控下!」林涼兒恨恨道。

秦烈眼中異光一閃,馬上明白了林涼兒的真實目的,知道她是想藉助於自己的力量,幫寒冰鳳凰一族奪取那個域界。

「我幫你在那個域界護法突破。」他再次點頭。

林涼兒眼角顯出喜色,道:「算我沒看錯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