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多點樂趣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多點樂趣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02 12:47  字數:3132

梵妮莎跪著祈求。

還在大罵的韓茜,突然噤聲,神情都獃滯了。

梵妮莎唯恐她的叫嚷,會激怒秦烈,忙再次變幻血脈力量。

那裹著韓茜,令她無法動彈的水瑩光幕,內部涌動的力量又是一變。

韓茜突然發現,她連講話的能力,也被那光幕內的力量剝奪。

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秦烈,看著跪地的梵妮莎,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的眼神,一會兒變得狠厲如刀,一會兒充斥著迷茫懷疑,一會兒怔怔出神……

失去話語能力的她,被梵妮莎的反常舉動,震的心靈大亂。

跪地的梵妮莎,低垂著頭,還在請求著秦烈。

秦烈眼睛微斂,冷聲道:「從一開始,你就是想要保她一命吧?」

「是。」梵妮莎輕聲道。

秦烈哼了一身。

泊羅界時,梵妮莎主動尋來,告訴他,願意配合他去羞辱韓茜,願意去做任何事。

秦烈本以為那是梵妮莎的本意。

可如今來看,應該是梵妮莎知道他要殺韓茜,韓茜將毫無反抗之力,所以才刻意跟隨。

梵妮莎所做的一切,或許有報復的意思,可她真實的目的,還是希望儘可能讓韓茜活下來。

她所指責韓茜的話語,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她的本意。

然而,事到臨頭了,在韓茜要死的時候,她卻毫不猶豫地出手。

她想韓茜活著……

「為什麼?」秦烈臉色漠然,道:「我相信你在韓家遭遇的一切,應該令你痛恨所有韓家的族人,我也相信你之前所說屬實。你既然那麼仇恨韓家,對韓家的滅族那麼的痛快,為什麼在面對韓茜的時候,你會突然心軟?」

「她畢竟是我女兒。」梵妮莎輕聲道。

「女兒?」秦烈訝然一笑,「韓磊也是啊。」

梵妮莎沉默了一下,解釋道:「都是,但韓磊像他的父親,和他父親一個德行,我和厭惡他父親一樣厭惡他。或許因為這樣,知道韓磊死的時候,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她望了一眼韓茜。

韓茜明眸滿是冷意。

「韓茜和韓磊不一樣,她……像我。不單單是模樣,繼承的血脈之力,就連性格也和我以前很像。只是,我沒有她那麼好的運氣,遭遇比她凄慘的多。」梵妮莎嘆息一聲,「很多時候,我看著她也充滿了恨意,恨她對我言語上的侮辱。我知道,因為一些事情,她從頭到尾也沒有將我當一回事。我本以為,我會恨不得她死,就像韓磊一樣漠不在意。」

梵妮莎搖了搖頭,道:「可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我其實……並不想她死。」

話到這兒,她突然抬起頭,手按在高聳的胸口,凄然道:「一想到她要死在你手中,我就心悶心痛,我知道,不論她如何對待我,我也不想看著她死亡,真的不想。」

「所以我求求你,求求你饒她一命!」

梵妮莎語氣激動起來。

「只要讓她活著,我可以捨棄一切!可以在你的授意下,去做任何下賤,甚至於是為害我們海族的事情!」

「我願意在成為海族族長以後,盡心侍奉你,願意讓整個海族都為你效力。」

「只要你答應讓她活著。」

「我願意好好調教開導她,讓她,還有我,一同侍奉你。」

「只要她能活著……」

梵妮莎哀求。

她知道以秦烈的手段,如果要擊殺韓茜,韓茜的每一絲靈魂烙印,都會被焚燒乾凈。

那樣的韓茜,意味著連重進輪迴的可能都沒有……

那是真正意義上的灰飛煙滅。

她不想看到那樣的結果。

所以她不住地祈求。

秦烈沉默著,冰冷的眼神,一會兒落在梵妮莎身上,一會兒放在韓茜身上。

他心情也有些複雜。

如果不是因為韓茜,那一個「他」不會死亡,秦家不會遁離靈域,新的他……將繼續沉寂。

韓茜,乃九重天安排的一個引子,通過他點燃了靈域中央世界的血戰。

韓茜,既是「他」的心頭恨,也是「他」一生渴求的禁臠。

可惜「他」未能實現心中所想。

秦烈一言不發,想了許久許久,深鎖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

「或許,我應該滿足『他』的渴求,為『他』達成所願……」

秦烈忽地有了決定。

「我相信你一次,把韓茜交給你調教,我希望在下一次見到她時,她能讓我高興。」秦烈冷聲道。

梵妮莎眼睛猛地一亮,忙不迭點頭,「你放心,我保證不會太久,等你下次見到她時,她會好好侍奉你,會討好你,讓你開心!」

秦烈旋即看向韓茜。

韓茜的眼中,滿是屈辱和憤怒,一會兒鄙夷地盯著梵妮莎,一會兒以同歸於盡的眼神死死瞪著他。

他突然覺得讓韓茜活著,似乎,還真是一件頗為有趣的事情。

輕易的殺了韓茜,也就一了百了,將失去很多的樂趣。

梵妮莎,要韓茜活著,而他,則是想通過韓茜,去實現另一個「他」生前的願望。

「她交給你了。」秦烈冷哼一聲,「等柯蒂斯將磐殃界處理乾淨,你和他們一起回泊羅界。我希望你在泊羅界,好好調教韓茜,讓她再見我的時候,能夠乖乖聽話。」

「放心,我會的。」梵妮莎保證。

點了點頭,秦烈不再多言,從這對母女眼前飛走。

一會兒後,他出現在華羽池身旁。

「怎樣?」華羽池問道。

「我沒殺了韓茜。」秦烈神色如常,「曾經,她是我的一個心病,那麼容易地殺了她,治癒不了我的心病。我要她活著,恥辱地活著,我要她慢慢治癒我曾受的傷害。」

華羽池愣了愣,旋即反應過來,嘿嘿怪笑道:「明白,我明白你的意思。」

「磐殃界的事情,到此為止吧,我的人會將所有和九重天有關的武者,全部料理乾淨。」秦烈道。

「我們不等一等?」華羽池奇道。

「不用。」秦烈搖頭,「我的那具魂獸分身在此就夠了。」

「哦。」華羽池點頭。

秦烈以時空妖靈的血脈,凝鍊出星門,旋即和華羽池先離開。

之後,他們通過亂星界的傳送陣,先去了姬家。

他通過姬家的域界之門,確定坐標以後,則是直達黯元界。

幽暗地底宮殿內。

他慢慢走向米雅,看到在米雅的身上,依然繚繞著一絲絲如有生命的冰寒光線。

那些冰寒光線,充斥在米雅全身,活動在她血脈之中。

她因此不能動,不能言語,只能思考。

秦烈一來,米雅突有所覺,她冰冷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秦烈身上。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秦烈燦然一笑。

他深吸一口氣,目光灼灼地落在米雅身上,暗運寒冰訣,魂壇觀想著寒冰意境圖。

他魂壇內,屬於冰帝的寒冰意境圖,驟然浮現出來。

他心神一動。

那座只有一層的魂壇,從他額頭之中,一點點浮露出來。

晶瑩剔透的魂壇,因他觀想著寒冰意境圖,變得森寒徹骨。

縷縷白茫茫的寒氣,還從那一座晶瑩魂壇內飄出,將這個地底的密室的溫度,迅速降了下去。

靜止著的魂壇,正對著米雅,寒氣四溢。

米雅體內的冰晶寒絲,因那座魂壇的出現,驟然變得活躍。

米雅立即發現,捆縛她許久許久的極寒之力,像是變成一條條游魚,在她血脈內遊動著,慢慢從她體內脫離。

她驚訝的瞪著眼前的秦烈。

秦烈對著她微微一笑,說道:「本來,你是要被繼續禁錮著,可能會死。但有人向我求了情,她的面子我要給,所以你現在自由了。」

這般說著,大量的冰晶寒絲,從米雅體內飛出。

一一匯入魂壇內的寒冰意境圖。

米雅指頭已逐漸恢復知覺和活動的能力。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