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崩潰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崩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6-01 14:06  字數:2554

「黃渺!你說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

一聽說黃渺要走,還有那黃渺的態度,韓茜一下子失控了。

她沖著黃渺大喊大叫,也不再稱呼為黃老,而是直呼其名。

黃渺是她辛苦請來的強援,只要黃渺在,她和秦烈的戰鬥,就還不算輸。

可一旦黃渺離開,她所有的依仗,就會在瞬間毀於一旦。

她所請的另外那些人,沒有一個,可以抗衡蜥蜴始祖。

就算是全加起來,那些人的戰力,也很難勝過巨蜥。

更何況,在秦烈的身旁,不單單只有蜥蜴始祖一個。

黃渺,是她獲勝的所有希望!

「我是說,我會現在就離開磐殃界。」黃渺回過頭來。

因蜥蜴始祖的提醒,他再看韓茜時,眼中的淫褻都沒了。

蜥蜴始祖的那番話,令他震驚而恐懼,讓他意識到秦烈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

他甚至覺得,秦烈是給蜥蜴始祖的面子,他才可以活著離開。

畢竟是修鍊到域始境,活了幾千歲的老怪,他一※認清現狀,立即態度驟變。

內心忐忑的他,看都不敢再看梵妮莎一眼,對韓茜,也不敢再也絲毫別的想法。

「我們間的約定,從現在起,就此作廢!」他冷聲道。

話罷,他連多說一句的想法都沒,徑直向磐殃界深處而去。

「主人,磐殃界還有一座域界之門,由九重天建造。黃渺。就要通過那一座域界之門離開。我是去守著那邊。還是直接摧毀?」蜥蜴始祖詢問。

「直接摧毀。」秦烈道。

「明白。」蜥蜴始祖緊隨黃渺而去。

秦烈臉色冷漠,隨口道:「柯蒂斯,對磐殃界的其他人動手。」

他的那一具暗魂獸分身,在黃渺服軟以後,又將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收起。

猙獰的暗魂獸分身,已率先向韓茜身後的那鳳凰形狀的飛行靈器而來。

「黃渺不戰而逃!」

「黃渺都在了,我們怎麼辦?」

「我們被韓茜那賤人害慘了!」

那些被韓茜邀請而來,有著虛空境修為的武者。這時候都慌了神。

眼看暗魂獸和柯蒂斯等人,呼嘯著衝殺而來,他們一下子都崩潰了。

「殺了他們以後,繼續掃蕩磐殃界,所有和九重天有關的武者,一概不留。」秦烈吩咐道。

「知道。」柯蒂斯喝道。

忽然間,在秦烈的身旁,只剩下梵妮莎,還有稍遠一點的華羽池。

華羽池突然放聲大笑,笑的前俯後仰。指著臉色蒼白的韓茜,罵道:「賤人!你也有今天!」

此時此刻。韓茜已精神崩潰,眼中的神采,正一點點黯淡。

在她的身後,那些多年來跟隨她的扈從,還有她從別的域界請來的虛空境武者,都正在被暗魂獸和柯蒂斯等人追殺。

一個跟了她多年,對她一片痴心的年青武者,被暗魂獸的蹄足給拍成了骨頭渣。

那年青武者身後,對她忠心耿耿的韓家老奴,也被暗魂獸撕碎。

韓家老奴的軀體,被暗魂獸不客氣地塞入口中,連咀嚼都沒,就直接咽了下去。

一個個她親手培養的親信,在柯蒂斯等魂奴的追殺下,被斬掉了頭顱。

在她身後,乃是一邊倒的屠殺,場面血腥而殘忍。

那些被她從域外請來的所謂強者,和柯蒂斯同一境界,可卻毫無還手之力。

同樣的虛空境中期,他們壓根不是修羅族魂奴的對手,被殺的鬼哭狼嚎。

經歷過深淵磨礪,敢於和深淵領主血戰的修羅族魂奴,單個的實力,要超出同階者一大截。

這是他們強悍的根本。

那些人,一看不是對手,也都紛紛怪叫著遁離。

只是一霎,被她辛苦聚集的幫手,都變成了過街老鼠。

短短時間,在她的身後,已經沒了活人。

不論是秦烈的暗魂獸分身,還是那些以柯蒂斯為首的魂奴,都刻意繞過了她。

沒有人去理會失魂落魄的韓茜。

韓茜,如忽然被孤立了,一個人獃獃站在鳳凰靈器上,精神崩潰。

秦烈眯著眼,看時機成熟了,於是朝著韓茜而來。

之前緊緊靠著他的梵妮莎,到了這時候,反而從他身旁離開。

梵妮莎沒有繼續放聲大笑,而是變得出奇地沉默,一聲不吭地跟在他身旁。

華羽池本欲繼續嘲諷幾句,看著韓茜的模樣,他冷哼了一聲,忽然閉嘴了。

他眼睛閃爍著奇異光芒,先看了看韓茜,又看了看梵妮莎。

他猶豫了一下,輕咳了一聲,道:「這邊交給你了。」

話罷,他識趣地從這兒離開,一會兒就沒了蹤影。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就在此時,韓茜似突然驚醒,意識到秦烈和梵妮莎已來到面前。

她取出一柄細長的利劍,直直朝著自己的眉心刺下。

眉心之後,乃她的一層魂壇,一旦爆碎,她的靈魂也會灰飛煙滅。

自知絕不是秦烈和梵妮莎對手,沒有任何報仇希望的她,不甘心繼續受辱,準備自絕當場。

秦烈輕彈指頭。

一道血光一閃而逝。

「當!」

韓茜刺向眉心的利劍,突然被撞擊的飛向一邊,未能如她所願的,刺入她眉心。

她臉色一白,就要自爆魂壇。

一層水瑩光幕,從梵妮莎手中飛出,將韓茜完全裹住。

九階巔峰血脈,離十階也只有一步之遙的梵妮莎,要對付一個韓茜,確實沒任何難度。

韓茜也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一霎後,韓茜就發現她連自爆魂壇的力量,都已被那水瑩光幕鎖住。

她除了可以動動四肢,能開口講話外,再也不能去做其它的事情。

她眼神狠厲如鬼,突然死死瞪著梵妮莎,喝道:「賤人!你究竟想怎樣?」

梵妮莎臉上再沒有一絲笑意。

她怔怔看著眼前的韓茜,聽著她的咒罵,似充耳不聞。

秦烈突然微微皺眉。

就在這時,梵妮莎在鳳凰靈器上,突然沖著秦烈雙膝跪下,低垂著頭,道:「秦少爺,請你留她一命。只要讓她活著,我願為你做牛做馬,願意為了你盡一切可能去登上海族族長之位,然後竭盡一切侍奉你。只要你需要,我的身子,靈魂,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給你。」

「包括她,我願意和她一起去侍奉你,只求你饒她一命。」

「求你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