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堅持己見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堅持己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9 19:52  字數:3088

「現在怎麼辦?」

海王碧娜重回那座海島以後,神情頹喪,也沒了主意。¤,

梵妮莎默不作聲。

長居泊羅界的海莉,唉聲嘆息,道:「得罪了秦烈,比得罪秦家還要麻煩。這裡是泊羅界,秦家的觸手沒有延伸過來,可秦烈……卻在這兒有著絕對的話語權。」

「剛剛巨人族的態度,你們也都看到了,他們隨時願意為了秦烈,來驅逐我們。」

「你們是不知道,滕遠,尼維特,朱雀,黑獄族的泰勒,魔龍巴雷特,他們對秦烈的態度,比巨人族還要誇張呢。」

「我相信只要秦烈知會一句,所有泊羅界的種族,都會讓我們立即離開。」

海莉輕輕搖頭,也不知如何是好。

「或許,我的確不該急著來泊羅界。」碧娜道。

話到這兒,眾人都沉默了。

好半響後,斯比特無奈道:「相比較別的域界,泊羅界還算是安全。在其它域界的大海,做主的還是那三個傢伙,事情更加不好辦。」

頓了一下,他承認道:「這次怪我,是我小瞧了那個秦烈,把事情給弄砸了。」

「阿伯,依我看,你還是和碧娜大人先離開泊羅界吧?」海莉猶豫了一下,道:「秦烈那邊,我慢慢想辦法。他其實不是難說話的人,只是這趟的確錯在我們,是我們沒有考慮周詳。」

「我們離開,那……梵妮莎妹妹?」碧娜道。

「她留下應該沒事。」海莉想了想,又說:「你們先離開泊羅界。在外面繼續和秦家溝通。你們至少要得到秦家的認同。然後才好做其他打算。短時間來看。泊羅界還是最安全的,梵妮莎在此肯定沒事。」

「只能這樣了,一切都勞煩你了。」斯比特無奈道。

之後,斯比特知會了梵妮莎一番,就和海王碧娜匆匆離開。

經過這番事,他終於對秦烈有了深刻的認識,再也不敢對秦烈有絲毫的輕視。

在斯比特、碧娜離開了一會兒後,梵妮莎突然道:「我去找他。」

海莉一愣。「秦烈?」

梵妮莎輕輕點頭,「我知道他會需要我的。」

海莉眉頭一皺,神色複雜道:「你想……」

她似猜測出了點什麼。

「他需要拿我去羞辱韓茜,說實話,我也想見見我那好女兒!」梵妮莎輕咬著牙齒道。

「你在韓家的那些日子?」海莉奇道。

「如同另一個噩夢!」梵妮莎臉色陰鬱道。

海莉啞然。

不等她再問,已經是九階巔峰血脈的梵妮莎,身影一閃,便從她眼前消失。

她看到一束模糊的虹光,往巨人族的方向行去。

與此同時,秦烈和班德拉斯、坎貝爾已談完。正準備打開星門離開。

他突有所覺。

班德拉斯和坎貝爾,臉色驟然一冷。也感知到了梵妮莎的去而復返,他們明顯動怒了。

「算了。」秦烈擺擺手,停下了星門的凝鍊,從密林中飛出。

一離開巨人族,他便身化虹光,向七靈島而去。

後方,梵妮莎的氣息,越來越明顯。

一會兒後,他在另一片森林上空停了停,然後落在一株古樹旁。

「咻!」

一道虹光掠來,梵妮莎倏然閃現。

因急於趕路,她血脈力量催發過猛,以至於那嫵媚臉蛋,顯得愈發紅艷動人。

「你來幹什麼?」秦烈冷淡道。

「我這條命是你救的,沒有你,我早已死在安尼婭手中。」梵妮莎低垂著頭,「我知道你當年救我的時候,就是希望拿我來羞辱韓茜,而我……也心甘情願幫助你達成目的。」

「如果你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來為你父親,還有海莉說情,我看是白費心機。」秦烈冷聲道。

「不,不是。」梵妮莎抬頭,正視秦烈的眼睛,道:「斯比特雖然是我父親,可我從小所遭遇的一切,也有他一部分原因。而我,也並不是他養育長大的,你也知道,那個養育我的義父,是被我親手剁碎的。」

她的可悲遭遇,秦烈自然心知肚明,「你想說什麼?」

「他是我父親,可我和他並沒有多深的感情,我不會為了他,去做我不願意的事情。」梵妮莎解釋道。

「你的意思是……羞辱韓茜,你也很樂意?」秦烈漸漸意會過來。

梵妮莎點頭。

「她可是你女兒。」秦烈驚奇道。

「女兒?」梵妮莎冷然一笑,「她和韓磊,從未將我視為母親看待。所有的韓家人,都只是視我為一件生育的工具罷了!我恨所有的韓家人你滅掉韓家,你殺的青蛇海的那些海族,都是我做夢都想殺光的人!」

秦烈深深看著她,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明白了,你可以和我一道兒。」

「你現在就?」梵妮莎一驚。

「嗯。過一會兒,我們就去磐殃界,你那好女兒就在那兒等著我,準備要我的命呢。」秦烈嘲諷道。

話罷,他激發時空妖靈的血脈,終於將那星門凝鍊開來。

「走吧。」他率先穿過。

梵妮莎沒有一絲猶豫,在他之後,也瞬間閃入。

亂星界。

秦烈和梵妮莎兩人,先後從星門內飛出,站在一座死火山的山腳下。

華羽池和秦烈的暗魂獸分身,已先一步到來,並且等候了一段時間。

華羽池看到另外一個秦烈時,倒是並不吃驚,因為他從繆怡姿那兒,知道了和他一起的乃暗魂獸分身。

他看到梵妮莎以後,才大吃一驚,直接指著梵妮莎尖叫道:「你,你是?」

他對韓家知之甚詳,為了對付韓茜也花費了一番心思,自然識得眼前嫵媚端莊的美婦,就是韓茜的生母。

秦烈帶著韓茜的生母,突然出現與此,令華羽池一下子獃滯了。

「呼呼!」

本體一來,秦烈的那一具魂獸分身,旋即膨脹開來。

在梵妮莎驚奇的目光下,另一個秦烈,迅速蛻變著,化為一頭猙獰可怖的巨獸。

連知道真相的華羽池,看到暗魂獸現身時,也駭然失色。

他下意識地從暗魂獸旁離開,默默站到秦烈本體這邊,似乎覺得這樣才安全。

秦烈神色從容,望著死火山的山腳下,那拼拼湊湊組成的一座圓拱形傳送陣。

這裡是亂星界,是隸屬於補天宮的一個小型域界,離韓茜的磐殃界距離較近。

很早之前,磐殃界還沒有被九重天轟下,亂星界也不屬於補天宮時,磐殃界和亂星界一直有來往。

當磐殃界落入九重天手中時,亂星界的那些小族,生恐九重天順勢找上來,從而摧毀了這座傳送陣。

可惜,沒過多久,補天宮的武者還是侵入了亂星界,將這個域界變成了九重天星空外的一部分。

因這座傳送陣已毀,磐殃界和亂星界,再也沒有聯繫。

一邊屬於九重天,一邊屬於補天宮,兩邊暗中也有默契,補天宮也沒有修好那傳送陣的意思。

當年的華羽池,想要通過修好這座傳送陣去磐殃界,也沒有能成功。

一直到最近,他暗中購買了許多材料,拜託了這方面的行家,終於將這座傳送陣修好。

繆怡姿能收到消息,就是因為在這方面,她乃當之不愧的大師。

華羽池拜託的人,很多方面都要請教她,和她有這方面的往來。

她在細問以後,才知道事情的緣由,暗中打探後,知道磐殃界那邊,也有人在做類似的事情。

她旋即意識到韓茜察覺到了華羽池的小動作,悄悄配合,顯然是準備在磐殃界設伏。

所以她才截住秦烈和華羽池,告知他們其中危險,要他們慎重對待。

可秦烈明知道是陷阱,知道在磐殃界那邊,可能有一名域始境存在後,依然決定要來。

因為,今時今日的他,有足夠的自信,去應付來自於韓茜的任何算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