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你沒搞清狀況!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你沒搞清狀況!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8 19:29  字數:2585

「阿伯,你不應該那樣說的。」在秦烈離開後,海莉搖嘆了一口氣,一臉的愁容,「秦烈和你所想的不一樣。」「怎麼?」斯比特疑惑道。他當年血脈十階時,為海族的族長,在整個靈域各大種族中,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以前的他,連秦家都不會放在眼裡,他自有他的傲氣。他覺得區區一個秦家的第三代,和他談論這麼大的事情,的確不太妥當。他認為秦烈應該第一時間和秦家的長輩聯繫,然後秦家的那些主事者,馬上從別的域界過來見他。在他的心中,秦烈這個依仗著秦家的力量,在泊羅界逐漸嶄露頭角的小子,確實不夠資格和他商討要事。「父親,或許……海莉姐才是對的。」梵妮莎輕聲道。斯比特愣了一下,奇怪地看著海莉,又奇怪地看向她,「難道你們都覺得那個小子,能夠替秦家做主不成?」不等海莉和梵妮莎回應,他輕藐地一笑,滿不在乎地說道:「那小子就算流淌著神族血脈,也不過只有八階而已。八階的神族,我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依我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更何況,他還只是人族和神族的混血,他能將神族血脈的幾成力量發揮出來,還都難說的很。」他又昂頭道:「這小子近期的名聲,還不是秦家故意為他造勢,才起來的?」「阿伯,你沒有和他接觸過,你壓根不了解他。」海莉苦澀道。梵妮莎沉吟了一下,認真地說道:「他真的不是一個小角色。」青蛇海時,她沒有從秦烈的手中討到一點好處。而她的血脈可是在九階。另外,她當時在青蛇海,所看到的那些秦烈的魂奴。對秦烈的那種尊敬眼神,絕對和她父親斯比特說的不一樣。斯比特笑了笑。無所謂地說道:「無妨,我們不用一直談論他。其實,我還另有安排,你們大可放心。」「另有安排?」海莉神情微動。「碧娜應該快到了。」斯比特微笑道。海莉和梵妮莎聽他這麼一說,都吃驚了一下,旋即默然等候。果然,沒過多久他們就看到泊羅界的空中,出現了一個人面蛇身的女人。「海王碧娜!」海莉驚叫。梵妮莎也暗暗吃驚。「見過老族長。」人面蛇身的碧娜。從空中落向,很恭敬地向斯比特行禮。不久前,她還在碎冰域的外沿,和裴德鴻、洪炬眾人,準備抗衡玄冰家族的來人。如今人族的六大勢力強者,都已紛紛從碎冰域撤回,她自然也不會繼續呆在碎冰域。身為五大海王之一的碧娜,她有很多的方法,可以直接和秦家聯繫。她也的確那麼去做了。「怎麼樣?秦家那邊怎麼說?」斯比特略顯緊張地問道。他在得知人族的六大勢力,相繼從碎冰域邊沿離開後。就暗中吩咐碧娜,讓碧娜代表他和秦家傳遞一個消息。那個消息,就是他之前和秦烈所說的。希望能藉助秦家的力量,除掉另外三個海王,扶持梵妮莎登上海族族長的位置。海族,在整個靈域的異族中,雖然不及古獸族、龍族那般強大,可也極其的重要。他覺得秦家應該會有興趣。然而,在他期待的目光下,碧娜卻滿臉苦澀,搖頭道:「秦家說沒有興趣攙和我們海族內部的事務。」斯比特眼中的光芒。一下子就黯淡了,急切道:「他們怎麼會沒有興趣?只要他們肯幫助我們。以後海族都會是他們的堅實盟友!他們豈會沒一點想法?」「我也不知道。」碧娜嘆息。「吼!」就在此時,一個驚天動地的吼叫聲。從遠方陸地傳來。在那茂密的森林內,突然金光萬丈,釋放出滔天氣勢。旋即,一個如頂天立地的黃金巨人,從森林內站起。而剛剛離去的秦烈,則是懸浮在那黃金巨人旁邊,嘴角似帶著笑意。「秦烈,你從我們巨人族的地界經過,為什麼不下來呢?」黃金巨人班德拉斯的講話聲,如滾滾天雷,震動的附近天穹似都金光亂顫,「你是我們巨人族最尊貴的客人,也是我班德拉斯的最好的朋友,我請你來我們巨人族做客,請你一定要給我一個面子,讓我好好感謝你。」「我在血脈突破到十階以後,還能夠從寒寂深淵回來,都是因為你。」「沒有你的那一句話,道森大領主,是不會讓我活著回來。」「以後我們巨人族的其他族人,還需要通過你,去寒寂深淵征戰呢,還請你多多照顧。」「你要有用的著我們的地方,請一定開口,我班德拉斯必會全力以赴。」「……」「我聽說,最近你們秦家要和人族六大勢力開戰,只要你一句話,我現在就可以去靈域助戰。」「……」黃金巨人班德拉斯,在那片陸地和秦烈交談,他的吆喝聲震天動地,任何人都可以聽見。而秦烈,只是以正常的聲音講話,那邊的班德拉斯自然可以聽見,但海族的斯比特和海莉,卻聽不見秦烈的話。他們只能聽到班德拉斯的話,能看到班德拉斯極其熱情的,邀請秦烈去巨人族做客。然而,從班德拉斯的隻言片語中,他們都聽到了一些驚人的消息。班德拉斯,在寒寂深淵已經將血脈突破到十階,或許已成為泊羅界最強的存在。巨人族,本就是世間戰鬥力最強的種族之一,班德拉斯血脈突破到十階,恐怕比海王碧娜強的不止一籌。可就是這樣的傢伙,在面對秦烈的時候,卻熱情的近乎於諂媚!他分明願意為了秦烈,去和人族的六大勢力血戰,而不是因為秦家。海族的老族長,聽著班德拉斯的那番話,一下子怔住了。他愣了半響,才道:「道森……是誰?」「寒寂深淵排名首位的大領主,十階血脈的大惡魔,實力堪比以前神族十階的血脈戰士。」海莉也在寒寂深淵征戰過,自然知道那邊的情況,她苦澀一笑,道:「一個道森,足以……」她看了一眼碧娜,猶豫了一下,才說:「足以輕輕鬆鬆地將五大海王全部殺死。」斯比特勃然變色。這時候,海王碧娜不但沒有生氣,反而一臉懼意地說道:「一層深淵排名首位的大惡魔,的確有這樣的實力,這一點不否認。」一想起了不久前,在碎冰域遇到的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她只覺得通體冰冷。當時,如果不是冰帝到來,他們……恐怕會死傷慘重。道森既然是和絕望魔王一樣的大惡魔,以一己之力擊殺五大海王,她認為很正常。「那個巨人說,因為秦烈的一句話,道森才會放他活著回來?我沒聽錯吧?」斯比特道。海莉和梵妮莎、碧娜,都臉色苦澀地輕輕搖頭,告訴他沒有聽錯。「他怎可能有那麼大的能量?」斯比特低呼道。「阿伯,通往寒寂深淵的域界之門,掌握在秦烈的手中,而不是秦家。」海莉猶豫了一下,說道:「你沒有去過寒寂深淵,你都不知道他的寒寂深淵內,囤積了多少可怕的屍奴。那些屍奴,都是以七階,八階的惡魔煉製而成。那些屍奴一旦被投入到靈域,我看六大黃金級勢力,任何一方恐怕都招架不住。」「在寒寂深淵,他已經在接觸越來越多的域外種族,姬家、補天宮和秦家,都是懇求他,才被允許前往寒寂深淵的。」「你根本沒有搞清楚情況啊。」海莉苦笑。斯比特轟然一震,旋即二話不說,急匆匆向巨人族的方向飛去。「阿伯,你幹什麼?」海莉急道。「去請求他的原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