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教誨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教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6 13:16  字數:3166

九重天。

十來個域始境級別的人族巔峰老者,默然靜坐著,臉色灰暗。

他們剛剛從擎天城返回。

六大黃金級勢力,自形成同盟以來,不止是在靈域稱雄,其它的域外種族也都視他們為最強之力。

多少年了,他們從沒有一天,如今天這樣狼狽。

——不戰而退。

明明知道擎天城撤銷了護城大陣,明知道秦浩並不在城內,明知道秦家的武力不可能全部聚集於擎天城……

可他們卻沒有敢踏入擎天城。

只因此時的擎天城,城內有一個他們不想面對,也不願招惹的人物——人族冰帝。

裴德鴻,洪炬,都是擁有九層魂壇的武者,以境界來看他們是絲毫不遜色冰帝的人物。

然而,他們在面對冰帝時,都感覺到了挫敗。

這是因為,在他們內心深處,對三帝有著根深蒂固的懼意!

三帝乃人族聖人,人族是在三帝的率領下,開創了今日的盛世。

沒有三帝,人族和靈域的百族,或許現今還被神族奴役著。

沒有三帝,就沒有人族的興盛,沒有靈域今日的局面。

「裴兄……」

洪炬舔了舔嘴唇,聲音有些艱澀,欲言又止。

其餘域始境級別的老者,也都靜靜地望著裴德鴻,似等他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裴德鴻眼中滿是苦澀,嘆了一口氣,說道:「以我們的實力,真的要攻入擎天城,就算是冰帝在,應該也可以拿下來。」

「那……」祖央奇道。

「冰帝代表著人族三帝。他們在人族擁有著無人可以企及的聲望,我們如果和冰帝為敵。」裴德鴻臉色陰暗,搖了搖頭。道:「那我們在人族的聲望將會一落千丈。所有依附我們的次一級黃金級勢力,包括我們內部的族人。都將三帝視為人族的聖人,我們和人族的聖人為敵,只會失去人心,連自己人都會對我們失望。」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重新沉默下來。

他們知道裴德鴻所言不虛。

不僅僅在那些依附他們的勢力當中,在他們族內,幾乎絕大多數的族人也視三帝為人族的英雄。

三帝在人族族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根本無可替代。和三帝為敵,就是和人族正統為敵。

他們膽敢將三帝視為敵人,這消息一旦傳出去,他們內部首先就會出現大問題。

眾多依附他們的次一級黃金級勢力,白銀勢力,餘下的各等階勢力,許許多多的供奉,可能會因此主動脫離他們。

三帝無需多言一句,單憑他們的聲望,就能給予六大勢力重創。

這麼一來。他們辛苦經營萬年的力量,或許一霎間便毀於一旦。

這絕非他們想要的結果。

「如果不能得罪三帝,而他們又明明傾向於秦家。那又如何是好?」祖央再問。

「神族的玄冰家族族人,此刻不是在碎冰域嗎?」裴德鴻臉色平靜,淡然道:「我想冰帝的出現,就是因為神族的再次入侵。你們也看到了,在那兩個深淵魔王現身以後,也是冰帝急匆匆去阻攔。照我看,他們和秦家的接觸,應該也是為了神族的入侵。這意味著以三帝為代表的力量,是特意奔著神族而來的。聽說秦浩也是在冰帝的授意下,去修羅界對付那兩大魔王。」

話到這兒。裴德鴻停頓了一下。

他奇怪的笑了笑,又道:「既然他們為神族而來。就讓他們去對付神族好了,我們把放在碎冰域的力量撤回了吧。」

洪炬眼睛一亮,「你是說,他們如果有能力,就讓他們對付神族。如果不行,他們自然還會找我們,請求我們也參與其中?」

裴德鴻緩緩點頭。

「巨龍族怎麼辦?」祖央皺眉,「阿弗萊克的族人,被玄冰家族冰凍在碎冰域深處,他們還在催促我們儘快動手,助他們解脫族人呢。」

「暫時不理會。」裴德鴻神情不變,「巨龍族被神族入侵以後,大多數族人都被冰凍,連十階的巨龍都被擒住了,他們的實力已大不如前。為了一個巨龍族,立即和玄冰家族血戰,明顯不符合我們的利益。以目前的局勢來看,捨棄掉巨龍族,也不是不可以……」

一群活成精的人族老怪,略一思量,都目無表情地輕輕點頭。

之前被他們視為最大盟友的巨龍族,在被玄冰家族重創以後,就這麼被他們無情放棄。

「我們只要有點耐心就好了。」裴德鴻淡然道。

「暫且這樣吧。」

……

擎天城。

一場本以為會發生的血戰,因六大勢力那些老怪的退出,沒有預期發生。

壓抑沉默的擎天城,在裴德鴻眾人消失以後,從四面八方傳來歡呼聲。

不單單秦家族人,那些姬家和補天宮的武者,也都興奮的狂嚎。

眾多外來者,居住於此的煉器師,也都滿臉堆笑。

他們也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沒人想那麼早和六大黃金級勢力去激戰。

城內在沸騰,秦烈則是和他爺爺秦山,還有冰帝,又一次回到那幽暗大殿。

「你那邊情況如何?」冰帝看向秦烈,微微一笑,說道:「我聽說……你如今成為了一層深淵的締造者?」

他眼中異光如織,似一層網一般,將秦烈全身覆蓋。

明明乃是一具暗魂獸分身,可秦烈遠在炎日深淵的本體,竟然都生出一種被完全看透的感覺。

他忽然覺得,冰帝可能知道他血脈的奇妙,知道他的奇特之處。

「挑戰我的惡魔,大多數都死亡了,還活下來的……成為了我的扈從。」秦烈咧嘴一笑。

殿內,只有冰帝一個外人,其餘則是他爺爺和叔伯,他完全可以信賴。

就連冰帝,不知為何,他也本能地感覺到,此人對他沒有一絲惡意。

他也就沒有遮遮掩掩。

「不錯。」冰帝笑著點頭。

秦山更是一臉的慈愛,說道:「我也聽說了,那是一個叫炎日深淵的層面。你既然擁有了炎日深淵的掌控權,或許,我們可以拿炎日深淵做一些安排。」

「以本源始界衍變的深淵層面……」冰帝摸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突然眼睛一亮,道:「如果有一天,你的血脈能夠突破到十階,或許你能將炎日深淵變成下八層的煉獄。而你,也可以順勢成為惡魔君主那種級別的強者!」

他對深淵的秘密,竟然無比的熟悉,不但知道煉獄的存在,還知道惡魔君主進階的秘密。

這令秦烈大為吃驚。

根據寒寂深淵的道森所言,只有深淵惡魔的血脈突破到十階,才會從血脈的秘密內,獲知深淵蛻變,還有朝著惡魔領主進階的方法。

連很多九階血脈的惡魔領主,都不知道該通過什麼樣的方法,成為下八層煉獄的一名惡魔君主。

可人族的冰帝卻知之甚詳。

他爺爺也是淡然微笑,似乎對深淵,對惡魔,對那些深層的秘密,也一樣心知肚明。

這讓秦烈愈發愕然。

他突然意識到,冰帝,他爺爺,對域外星空的認識和滲透,遠比他所想的要深。

「小烈,從今開始,你不需要以人族鑄造魂壇的方式,去一層層鑄造魂壇。」秦山道。

「我不用一層層鑄造魂壇?」秦烈驚訝道。

「嗯,你的情況本來就特殊,你以本源晶面煉化的魂壇,就更加的稀罕了。」秦山微微一笑,「你的一層魂壇,已對應著一個遼闊且擁有無限可能的深淵域界。你只需要將炎日深淵,視為你主宰的天地經營,將自己的力量,血脈奧義,天地規則的領悟,以你特有的方式,烙印在炎日深淵,你所能獲得力量和感悟,就能不斷地提升。」

「這樣的你,即使永遠只是一層魂壇,戰力也會慢慢超越二層、三層,五層,八層,甚至九層魂壇強者。」

「等你血脈突破到十階,那座魂壇可以給你帶來的額外力量,應該不會遜色九層魂壇的武者。」

「不管是深淵魔氣,靈域的天地靈氣,血脈之力,歸根結底,都只是不同力量的幾種表現形式而已。」

「到了最後都殊途同歸。」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