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歸來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歸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4 18:32  字數:2410

科恩的一番話,令秦烈等人都臉色凝重,也讓眾人對陰影生命有了更深的認識。

「不介意的話,我想離開炎日深淵了?」科恩話鋒一轉,又道:「以後,我可能還會來炎日深淵,不過下一次再來,我肯定不是想要殺你,奪取你的惡魔心臟。」

秦烈還處於沉思狀態,聽聞科恩這麼一說,點了點頭,揮手道:「你去吧。」

「主人……」維塔斯輕聲道。

「你隨時可以離開。」秦烈又道。

「多謝主人。」維塔斯恭敬道。

之後,他和科恩兩人一道兒,向深淵通道口行去。

靈族的貝蒂,指向奧克坦失去靈魂的軀體,微笑道:「他的屍首我能帶走嗎?」

秦烈看了一眼,無謂地說道:「隨便你。」

貝蒂嬌笑一聲,以一道血脈光幕裹住奧克坦的屍體,她帶著奧克坦向遠處飛去。

「深藍小妹,我在外面等你一會兒。」她揚聲道。

「好。」深藍回應。

一眨眼功夫,此地只剩秦烈和深藍,還有三個失去靈魂的高階惡魔。

秦烈也不客氣,身影一閃後,就出現在那三個惡魔身旁。

「噗哧!」

他抬手一抓,就從一個惡魔的體內,挖出一顆心臟。

那一顆心臟,在他的手心,被他以「噬魔」血脈天賦慢慢煉化。

他一邊做著這樣的事情,一邊說道:「在我靈域出現過的天棄大師,就是你們靈族的天啟大賢者吧?」

深藍一臉由衷的敬意。「是的。大賢者是我們靈族最有智慧的人。」

秦烈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苦笑一聲,道:「我不知道該謝他,還是應該恨他。」

「怎麼?」深藍問道。

「他給了我一滴十階時空妖靈的精血,那一滴精血,的確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幫助。可也是因為那一滴精血,我在我們靈域不慎洞開了一個星淵,那星淵連通著深淵通道。」秦烈解釋道。

沒有天啟大賢者。他的血脈或許不會那麼快蛻變到八階,也不能覺醒星淵血脈天賦。

那樣他也不會急匆匆出現於深淵通道,不會因為其它的一些機遇,令本源始界衍變為炎日深淵。

可是,也正是因為時空妖靈血脈的蛻變,在深淵通道產生了和靈域連接的黑洞。

如今,那黑洞雖然被他摧毀了,可絕望魔王和恐怖魔王依然還在靈域。

對於三大血魂導師之一的天啟大賢者,他也不知道應該是感謝,還是仇恨。

「我只知道大賢者極為看重你。」深藍誠懇道。

「看重我?」秦烈啼笑皆非。「我可不是靈族的族人,他為何會看重我?莫不成。我的存在……會對他的什麼計劃造成影響?」

「我也不知道。」深藍輕輕搖頭,她猶豫了一下,說道:「對不起,我們靈族以後也可能進入你們的世界,這不是我能夠阻止的。」

秦烈眉頭一皺,輕嘆道:「我明白。」

「我只能答應你,如果有一天我們踏入靈域,我會盡量約束我能約束的人,讓他們不在靈域亂來。」深藍歉意道。

秦烈點了點頭。

「我在那兒待過一段時間,我知道……那兒的生靈種族,實力真的不如四大超階血脈種族。」深藍想了一下,又道:「你不要小看我們靈族,迄今為止,你也沒有看到我們靈族的族人,和魔寵合一之後的實力。因為,不論是上次的本源始界,還是這次突變後的炎日深淵,對靈族的魔寵都有禁錮之力。以後,如果我們真的踏入靈域,肯定是帶著魔寵去的。」

「到了那時候,你就會明白靈族的魔寵,有時候比主人還要強大。」

「魔寵,和你們的靈器一樣,是靈族族人提升戰鬥力的大殺器。」

秦烈神情肅然。

在他的內心深處,也都隱隱覺得靈族的實力,似乎弱於其他超階血脈種族。

如深藍所說,他覺得靈族的戰力一般,肉身不如惡魔和神族強大,靈魂也不如魂族那般玄妙詭異。

靈族,能夠和其他三大種族,並稱為了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他也覺得有些奇怪。

然而,給深藍這麼一說,他才想起靈族還有魔寵。

時空妖靈,在深淵通道內妙用無窮,可如此奇異的生靈,也只是靈族的魔寵之一。

按照深藍的說法,靈族的魔寵,戰力可能比主人還要強大,而且靈族的族人還可以同魔寵融合……

這時,他不得不承認他對靈族的實力真的有些輕視了。

「你保重。」深藍輕聲道。

話罷,她便化為一道冰藍光束,往貝蒂的方向而去。

秦烈臉色深沉,將那三個鬼祭煉獄而來的惡魔,心臟一個個挖出來,以「噬魔」血脈天賦煉化。

之後,他就在本源深海旁邊靜坐下來,重新激發惡魔血脈,令自己再次魔化。

他以魔化後的形態,在本源深海附近,感悟著體內惡魔血脈的每一次細微變化。

他也在探索體內血脈的更深奧妙。

與此同時。

擎天城。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突有所覺,他變幻為本體的模樣,從幽暗的大殿內倏地飛出。

他的暗魂獸分身,以本體的形態,懸浮在擎天城半空。

擎天城空中,那九界之門同時釋放出燦燦晶光,湧現出強烈的空間波動。

一個個遠遁星海三百多年的武者,通過那九界之門,接連閃現。

秦烈所熟識的巴駝子,甘飛鵬、梵淦,域始境的單元慶、陳霖、繆怡姿,還有許許多多他不熟悉的武者,也都一一湧來。

收到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