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追隨者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追隨者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2 18:22  字數:3264

一點清冷月光,從移動中的秦烈肩上閃耀而出。○

那是銀月印記內的月淚。

他的靈魂,在那「月淚」閃現以後,瞬間和其中的器靈幽夜有了聯繫。

「如何除掉陰影生命?」他詢問道。

幽夜乃幽月族的族長,而幽月族的祖地暗月界,就是在陰影暗界的蠶食下,最終被同化後消亡。

他知道幽夜和陰影生命有過戰鬥,應該清楚陰影生命的弱點,所以才會喚出「月淚」,詢問器靈幽夜關於陰影生命的弱點。

「有陰影生命在此?」器靈幽夜猛地一驚。

他所在的月淚,倏地變幻起來,一會兒為九點月光,一會兒收縮為一點。

熠熠月光,從月淚上閃爍著,那月淚似在默然感知著。

「果然有一個陰影生命!」幽夜御動著月淚,以靈魂尖嘯,「陰影生命懼怕熾烈火焰焚燒,也怕極寒之力的冰凍,但是不怕靈力的轟擊,也不怕利器切割。還有,一些強大的靈魂秘術,也可以傷害到他們!」

「烈焰,極寒冰凍,靈魂秘術……」秦烈眼睛微亮。

幽夜所說的那些陰影生命懼怕的力量,他恰恰全部精通,不論是烈焰、極寒之力,亦或者靈魂異術,他都有極深的造詣。

因幽夜的這番話,他忽然鎮定下來,覺得那個陰影生命也不是那麼可怕了。

「蛻變!」

他旋即激發烈焰血脈。

霎那間,他的頭髮和眼瞳,變得赤紅如火。

一簇簇不滅火焰。也從他身上閃現出來。那些火焰擴散開來。凝成了炎界。

熾烈燃燒的炎界,充斥著驚人高溫,像是不斷噴涌著岩漿烈焰的火山。

他在呼吸時,鼻孔內,似都冒出炙熱的火焰。

「神族!烈焰血脈!」

「烈焰家族的不滅之火!」

「怎會這樣?」

僥倖活下來的那些惡魔,突然紛紛尖叫,都被他新的形態給驚到。

就在不久前,他還在以魔化後的軀體。同洛克戰鬥。

那時的他,一身的深淵氣息,周邊環繞著濃郁的深淵魔氣,有著猙獰的利刺,和黑色硬甲。

之前他絕對是如假包換的惡魔。

一會兒功夫,他從魔化狀態恢復以後,搖身一變,竟化為了一個烈焰家族的神族族人。

那熾烈的炎界,流溢在身上的火焰,乃烈焰家族獨有的特徵。

他身上的深淵氣息。至此,也消失的一乾二淨。

所有見證了這一切的惡魔。都是一臉的錯愕,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有惡魔開始和神族混血了?沒有聽過有這樣的先例啊?」

「一個兼有惡魔和神族血統的傢伙誕生了嗎?」

「從未聽過有這樣的傢伙存在啊!」

在那些惡魔的眼中,此刻的秦烈,儼然就是一個怪物。

「果然沒錯……」

貝蒂則是明眸一亮,嘴角逸出一個神秘的笑容,似早知如此。

「蓬!」

那不斷追擊貝蒂的大肉球,忽地炸裂開來,化為了千萬流光血線,

從那些流光血線中,隱隱可以看到燼滅之光的存在,那些流光血線似蘊藏著恐怖的腐蝕之力。

臨近貝蒂的幾個惡魔,都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措不及防之下,一一中標。

他們都被那些流光血線濺射到。

「嗤嗤!」

他們的軀體,都在慢慢消融,另有奇異的陰影,趁機滲透到他們的體內。

這些八階惡魔的靈魂,被那零碎的陰影滲入以後,似乎也被消融。

精通魂族秘術的秦烈,略一感知,就知道被流光血線濺射到的惡魔,靈魂和軀體同時在融化。

如此一來,只剩從黑沼深淵而來的科恩,沒有被沾上燼滅之光。

連曾經和他有過一戰的極炎深淵的維塔斯,這一次,也被流光血線濺射到。

維塔斯此刻正在凄厲嚎叫。

「嗷!」

突然,有一縷縷火焰汁水,從維塔斯全身毛孔流溢而出。

維塔斯在瀕臨死亡之際,體內的炎魔血脈,似得到了新一輪的強大。

他瞬間魔化,變成全身流淌著岩漿汁水的炎魔。

一簇拳頭大小的陰影,在他化為炎魔以後,立即從他的體內飛逸而出。

只有零星半點的燼滅之光,還在他的炎魔之身上存在,無視那些炙烈的岩漿火焰,繼續腐蝕他的肉身。

「秦烈!救我!救我一回!」他沖著秦烈大聲疾呼,苦苦哀求,「只要我能活下來,我願意以古老的深淵密語向你宣誓效忠,願意追隨你!」

他知道,即便是瘋狂激發炎魔血脈,也只能逼退陰影生命的靈魂。

他的血肉之軀對燼滅之光依然沒有任何辦法。

在場的眾多異族,也只有受秦烈掌控的虛渾之靈,似乎對燼滅之光有點辦法。

他於是將活下來的希望寄托在秦烈身上。

「效忠……」秦烈神情一動。

不論在哪一個深淵,強大的惡魔身旁,都會存在著眾多低階的惡魔追隨者。

一個九階的深淵領主身旁,往往會有幾個八階的惡魔依附,會有更多七階、六階的惡魔為麾下。

弱小的惡魔,選擇依附強大的惡魔,本就是深淵亘古不變的定律。

維塔斯願意追隨他,就是從今以後,視他為自己的主人。

這樣的話他和維塔斯還會締結一個惡魔的主奴契約。

「炎魔,兼有魅魔的血脈,一旦他血脈突破到九階,成為了深淵領主,魅魔強大的血脈天賦就會覺醒……」

秦烈暗暗思量了一番,眼睛漸漸亮起,於是一個命令傳達。

離維塔斯最近的雷靈,暫時捨棄一束燼滅之光,一霎後,就在維塔斯胸口閃現。

雷靈一出現,正在消融維塔斯炎魔之體的一縷燼滅之光,立即失去了腐蝕的能量。

維塔斯胸口的消融也旋即止住。

他略一感知,就知道燼滅之光內的詭異能量,已經被那雷靈給吸收。

這也意味著他脫離了險境。

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遠遠沖著秦烈點頭,然後躬身行了一禮。

那是下位者面對上位者的禮儀。

秦烈咧嘴嘿嘿一笑,點頭回應了一下,道:「還有誰?還有誰想活下來?」

還有幾個惡魔,和維塔斯一樣也被流光血線濺射到,他想以救維塔斯的方法,多收幾個追隨者。

可惜,他只看了一眼,就發現其他的惡魔靈魂都已經消融。

那些惡魔,不是和維塔斯一樣的炎魔,他們沒有能令魔體和靈魂全部變成岩漿火焰。

所以他們未能抵禦住那些陰影對靈魂的消融。

如此一來,還活著的惡魔,除了維塔斯以外,就只剩從黑沼深淵而來的科恩了。

「醒來!」深藍輕喝。

她不知何時起,已來到奧克坦身旁,她沖著奧克坦發出震蕩靈魂的嘯聲。

迷茫獃滯的奧克坦,在她的嘯聲中,似慢慢地恢復清醒。

奧克坦眼中漸顯清明,道:「這裡是……炎日深淵?」

他轟然一震,瞬間明白了現狀,急道:「索姆爾已被陰影生命吞沒,那個陰影生命透過索姆爾的靈魂,已從燼滅之海穿掠而來!」

「你醒悟的太遲了。」貝蒂冷哼一聲,「你看還有幾個惡魔活著?」

奧克坦一怔,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四處都是死去的惡魔。

他立即明白剛剛在這裡發生了什麼。

「索姆爾玩火**了,他想要利用燼滅之光的力量,於是和一個陰影生命進行了交易!」奧克坦一臉驚懼不安,「他將燼滅之光帶入了炎日深淵,也意味著那個陰影生命,可以通過他過來。」

「他自以為可以掌控一切,以為能完全御動那些燼滅之光,還可以阻止那陰影生命的到來。如今來看,他大大低估了那陰影生命的可怕哈狡詐,他如今不但魂飛魄散了,也還沒有能阻止那陰影生命的到來。」

「一個陰影生命的滲透,或許已經為別的陰影生命提供了方向和坐標,可能會有更多的陰影生命逐漸到來。」

奧克坦看著炎日深淵的灰暗天穹,臉色難看地說道:「或許,要不了多久,這一層深淵就會被陰影暗界給同化了。」

「還會有陰影生命不斷湧入?」秦烈神情巨變。

……未完待續。。R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