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克制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克制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1 20:07  字數:2534

秦烈壓根不懼燼滅之光。

一道道燼滅之光,在他的風暴漩渦內飛逝著,顯然受他靈魂的操控。

奧克坦本欲動手,一看到那些靈動的燼滅之光,突然又猶豫起來。

也在此時,越來越多的惡魔,被那些燼滅之光追上,被一一燃燒消融。

秦烈漠然看著正在發生的一切,沒有釋放出更多的靈魂意識,去幫助那些惡魔抵禦燼滅之光。

因為那些踏入炎日深淵的惡魔,目的也是為了擊殺他,為了吞掉他的惡魔心臟。

在他的眼中,那些惡魔一樣是敵人。

唯一讓他有些擔心的只有深藍,他瞥了一眼深藍,發現在貝蒂的血脈力量運轉下,深藍也沒有生命之憂。

這讓他完全放下心來。

「咿呀咿呀!」

就在此時,虛渾之靈的歡呼聲,在他腦海中響起。

他心神一動,立即和虛渾之靈建立聯繫,馬上感受到他們的喜悅。

他們因燼滅之光而欣喜如狂。

秦烈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知道虛渾之靈想要離開鎮魂珠,要對那些燼滅之光下手。

上次在蜥蜴族域界時,他能知曉燼滅之光的來歷,也依仗著一部分虛渾之靈的記憶。

他知道虛渾之靈非常渴望燼滅之光,似乎……那些奇妙的流光能增強他們的血脈力量。

這時,他們就是因為感知到燼滅之光的存在,才會忍不住興奮。

秦烈暗暗觀察了一番,看著那一束束的燼滅之光,在索姆爾的靈魂掌控下,繼續對惡魔動手。

他猶豫要不要立即喚出虛渾之靈。

在他來看。那些惡魔也是敵人,索姆爾利用不知從何弄來的燼滅之光擊殺那些惡魔,其實也算是幫他的忙。

他只是不肯定那些燼滅之光。將惡魔一一殺死以後,會不會也耗盡了力量。

他知道虛渾之靈需要的燼滅之光。應該包涵其中特殊的能量,這樣才有利於他們的血脈強大。

「咿呀!」

虛渾之靈急切的呼喊聲,在他的腦海中不迭響起,他知道虛渾之靈已越來越興奮。

「算了。」他點了點頭,釋放了一道靈魂念頭,允許虛渾之靈飛出。

只是一霎,六道五顏六色的異光,就紛紛從他的眉心內飛逸出來。

六個虛渾之靈。倏一閃現在炎日深淵,立即發出只有他可以聽到的歡呼。

旋即,那六個虛渾之靈便分散開來,朝著那一縷縷燼滅之光而來。

「嗤嗤!」

虛渾之靈所化的光芒,一鑽入那些燼滅之光內,索姆爾烙在其中的魂識就突然消散。

那些燼滅之光,也都忽地停滯不動,從中傳來的光芒,慢慢變得黯淡。

燼滅之光特有的恐怖腐蝕力,被虛渾之靈滲入以後。也明顯在變弱。

「唔!」

索姆爾所寄託的惡魔之身,突地全身顫抖,眼瞳內冒出的碧焰光芒。如風中蠟燭一般搖曳著,似隨時都會熄滅。

「咻!」

他的靈魂,似受不了軀體內的異常,又像是靈魂重創了,一下子從惡魔之身飛出。

一團蠕動的靈魂幽影,在那惡魔之身上浮動著,從中傳來陣陣詭異波動。

索姆爾靈魂幽影下的惡魔之身,劇烈的顫抖了一會兒,突然爆裂開來。

一塊塊的血肉。混合著碎骨,濺射到四面八方。

和索姆爾臨近的奧克坦。一見索姆爾的奇異形態,臉色驟然一變。竟充滿懼意地離開他。

他似不敢和索姆爾太過於接近。

他和索姆爾離開一截後,臉色陰晴不定,眼神也是不斷閃爍著,似暗暗做出了什麼不利於索姆爾的決定。

他再也沒有試圖衝擊秦烈。

「哧啦!哧啦!」

隨著索姆爾的靈魂離開惡魔之身,隨著六大虛渾之靈,四處捕捉那些燼滅之光,很多快要死亡的惡魔,都僥倖活了下來。

從黑沼深淵而來的科恩,就是一個幸免於難的惡魔,他看著離他只有十米,被水靈給侵入的燼滅之光,臉色陰沉無比。

科恩是極少數識得燼滅之光的惡魔,在燼滅之光剛一出現時,他就一口道出了燼滅之光。

擁有恐怖腐蝕力,可能是來自於陰影暗界的燼滅之光,和黑沼深淵的劇毒沼澤內的毒瘴氣,有一些相似之處。

但燼滅之光顯然更加可怕。

即便是全身可以免疫幾乎絕大多數毒液的科恩,對那些燼滅之光,依然是感到懼怕。

不過,這時他更加懼怕那些逸入燼滅之光的生靈……

他離水靈只有十米,他看的出來,那個奇異的生命一進入燼滅之光,索姆爾烙印其中的魂念,就瞬間消失。

幾乎能夠讓所有生靈融化的燼滅之光,被那奇異的生命進入以後,在變得黯淡。

燼滅之光內部的奇異能量,則是一點點的消失,似被那生靈慢慢吞咽。

這在他來看,簡直是世間最為奇特的場景。

對燼滅之光的來源,有一點了解的可科恩,難以想像浩瀚星空中,還存在著能夠吸食燼滅之光內異力的生命種族。

他以前也從未想到還有虛渾之靈這樣的奇異生命。

「呼!」

慢慢遠離索姆爾的奧克坦,在這個時候,忽地疾馳遠去。

他向深淵通道的方向飛掠。

也不知出於何種理由,當他看到索姆爾靈魂離開惡魔之身,在空中詭異蠕動時,竟感到了恐懼。

奧克坦不但放棄了擊殺秦烈,也放棄奪取本源晶面,還有秦烈的惡魔心臟。

他決定捨棄索姆爾。

沒人知道他究竟懼怕什麼。

連秦烈也是一臉的不明所以,很好奇的望著奧克坦,只是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妙。

「別走嘛。」貝蒂突然咯咯嬌笑。

她的身影,從層層空間秘紋內閃現,忽然就堵在了奧克坦前方。

貝蒂揮手一划,一個巨大的空間壁障,如肉眼看不見的屏風,就擋在奧克坦前行之路上。

奧克坦一頭撞上去,身子還被彈了回來,然後勃然大怒,沖貝蒂怒喝:「你到底想幹什麼?」

「反正你不能走。」貝蒂微笑道。

奧克坦的額頭,突顯出一根根青筋,急道:「任何人留在這兒,都會在不久以後死亡,你和我是同族,我奉勸你一句,最好現在就走,遲則生變!」

貝蒂眉頭一皺。

遠處的科恩,聽到奧克坦的這句話,突然臉色巨變,似想到了什麼。

……未完待續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