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無價瑰寶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無價瑰寶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20 19:52  字數:3054

「族長還說,你要是不肯答應,五大家族一旦湧入靈域……」乾煋苦澀一笑,嘆息一聲,道:「這趟他們對待靈域百族的手段,將不會如三萬年前那般柔和。」

旁邊的流漾,也是滿臉愁容,一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

「什麼意思?」秦烈心神茫然地詢問。

乾煋猶豫了一下,才解釋:「這次他們可能會大開殺戒。」

秦烈那具魂影驟然急劇扭動。

三萬年前,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踏入靈域時,除了前期以血腥手段震懾各族外,後面都沒有大殺特殺。

那時,只要願意臣服的種族,他們都會欣然接受。

臣服他們的種族,只需要按時將開採的礦物繳納,只要乖乖聽話,他們甚至還會教導一些血脈方面的知識。

也是因為如此,如今一些生活在靈域的種族,還對神族懷有善意,甚至於暗中渴望神族的到來。

那些種族都是曾經依附神族,並獲得了一些幫助的種族,他們並不排斥神族。

可按照乾煋的說法,這趟如果他不肯答應條件,五大家族在兩三年以後,一艘艘星空巨艦破開星空壁壘,沖入靈域時,或許再也不會接受投誠者。

真要是那樣,靈域的各大種族,一旦抵禦不住神族的步伐,就將接受滅族的噩運。

滅族,和接受奴役,壓根就是兩個概念。

「是為了威脅我,才專門做出的決定嗎?」秦烈以魂影形態詢問。

「我不太清楚。」乾煋一臉無奈,「家主就在深淵通道口等待,我們倆過來,僅僅只是負責傳話而已。其實……我也不想過來,但是我體內流淌著烈焰家族的血脈。我實在沒辦法拒絕。」

「我理解。」秦烈道。

「那個……」流漾欲言又止。

「什麼?」秦烈訝然。

「聽說米雅在你手中?」流漾問。

「玄冰家族的那個米雅?」秦烈回應。

流漾點了點頭,不好意思地說:「我和米雅是朋友,我們曾並肩作戰過。而且……我欠她一個人情。秦烈,不論你最終的結果是什麼。還請你給我一個小小的面子,不要傷害米雅。至於其他玄冰家族的族人,我可以不去理會,可米雅……」

她眼中滿是哀求。

她之所以會和乾煋一同過來,就是為了米雅而來,希望秦烈能夠看著她的面子上,給米雅一條活路。

如今深淵通道被毀去,即便是寒澈。也不能短時間重回靈域的碎冰域。

就算是回去了,寒澈不知道米雅的位置,也難以將米雅救走。

唯一可以救米雅的,就是和米雅一道兒離開,甚至可能是「擄走」米雅的秦烈了。

她是從玄冰家族那兒,知道米雅有了麻煩,幾番求證知道米雅最有可能落在秦烈手中以後,才堅持要和乾煋一同進來的。

以一縷魂影浮現的秦烈,看著流漾眼中的祈求,想了想。道:「我答應你,米雅不會有事,等我從炎日深淵出來以後。我會放她離開。」

流漾嫣然一笑,暗暗送了一口氣,道:「謝謝。」

既然秦烈說會放米雅離開,就意味著寒澈沒有猜錯——米雅果然是在秦烈手中。

她也相信秦烈答應了就不會反悔。

「謝謝。」乾煋也真誠道謝,「不管你最後的決定是什麼,就像你說的那樣,我們都當你是朋友。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乾煋的幫助,只要不是讓我背棄家族。不是對家族萬分不利的事情,我都會答應。」

「我也是。」流漾也輕笑道。

秦烈心中一暖。道:「我會認真考慮這件事。」

「你要有了決定,可以直接告訴寒寂深淵的大領主道森。他能替你向我們傳遞你的消息。」乾煋道。

「好。」秦烈道。

「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和你為敵,真的不想。」乾煋沉吟了一下,道:「而且我也相信,五大家族的族長,包括那些族老,都不會拿你怎麼樣。在他們的眼中,你乃是我族的瑰寶,無人可以替代,他們需要你好好活著。」

乾煋的長輩中,也有一人乃是神族的族老,他已隱隱聽說了些秦烈的事情。

他知道族內的那些長老,通過烈焰昭和寒澈等人的介紹,知道了秦烈的存在,和秦烈身上的特殊性以後,此時都快要瘋狂了。

如今神族內部,眾多老人因秦烈體內覺醒了玄冰家族血脈,且擁有「絕對零度」而沸騰。

當他們從寒澈那兒得知,秦烈體內還有時空妖靈的血脈後,幾乎恨不得組織全族的力量殺向炎日深淵搶奪秦烈。

他們幾乎已肯定秦烈懷有「完美之血」!

可惜,受古老深淵規則的約束,八階血脈以上的生靈無法踏入炎日深淵。

他們沒辦法第一時間將秦烈擄回祖地。

急不可遏的他們,被迫無奈之下,也只能派遣乾煋和流漾過來做說客。

「瑰寶么……」秦烈心神微動。

他知道他血脈的奧妙,隨著他在星河內嶄露頭角,隨著越來越多的生靈種族熟識他,早晚都會暴露出來。

他猜測寒澈已經將他血脈的特殊處告知了神族。

「我只知道,族內那些德高望重的人物,最近都因為你茶不思飯不香。」乾煋咧嘴一笑,道:「本來,他們還準備安排幾百個八階血脈的族人進入炎日深淵,保證你不被那些惡魔所殺。直到聽我們說過你的實力,知道你可以從容應對,加上又怕你誤會……所以才放棄。」

「他們瘋了嗎?」不明所以的流漾驚道。

「我也不知道。」乾煋深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