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不懼挑戰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不懼挑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8 19:21  字數:2608

或明或暗的眾多外來惡魔,都在一瞬不移地注視著秦烈,看著他以「噬魔」將洛克「吃掉」,看著他和鬼祭煉獄而來的重甲惡魔繼續血戰。

科恩、維塔斯這樣的惡魔,這時候都是臉色凝重,對炎日深淵一行擔憂起來。

他們對秦烈旺盛的戰鬥力感到疑惑。

一般而言,只有九階和十階血脈的惡魔,得到本源始界的認同以後,才能將本源始界衍變為新一層深淵,成為締造者。

八階惡魔成為締造者的先例,是從秦烈才開始。

同為八階的惡魔,他們血脈內的很多奧妙,還沒有來得及覺醒。

他們並不知道深淵締造者,在他所締造的深淵,擁有怎樣的優勢。

他們也就不知道秦烈在炎日深淵擁有超強的恢復力。

因此,當秦烈和洛克血戰過後,當他們明明知道秦烈和洛克一樣,也是消耗巨大,卻又瞬間精神抖擻以後,都覺得震驚。

——秦烈是不該那麼快恢復的。

身為惡魔,他們都知道即便是「噬魔」,所得到的也只是敵人的血脈奧妙精髓。

「噬魔」血脈天賦,對血肉能量的補充,其實並不是很快。

「噬魔」只會慢慢強化血脈。

眼前的秦烈,「噬魔」應該尚未完成,他肯定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將洛克的血脈精華融入自身。

可秦烈如今滂湃的血脈能量又是貨真價實……

「奇怪。」科恩搖了搖頭了,說道:「不應該這麼快恢復的。那傢伙和洛克戰鬥後,明顯也是傷痕纍纍的,可現在……」

他仔細去看,發現秦烈的肩膀,肘部和膝蓋處生成的棱刺。又全部生出,而且同樣鋒銳無比。

而之前明明是斷裂了很多根的。

「深藍小妹,這傢伙真的不是一個純粹的惡魔嗎?」貝蒂突然道。

她也感到萬分好奇。

秦烈和洛克的那一戰。她從頭到尾都在密切關注,她從秦烈的身上。沒有感知到絲毫神族族人的氣息。

深藍所說的,秦烈另外擁有的一部分靈力之能,她也同樣沒感知到。

在她的眼中,和她的感知中,秦烈乃是一個最純粹的惡魔。

這和她得來的消息不一樣。

她這趟踏入炎日深淵,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見一見被族內那位老頭重點提起的秦烈。

她對秦烈的了解來自於天啟大賢者……

通過天啟大賢者,她知道秦烈的血脈特殊。乃浩瀚星空三大血魂導師之一烈焰鳶的傑作。

烈焰鳶乃烈焰家族上一任族長,是和天啟大賢者同名的奇人,她深知那位神族老人的恐怖之處。

按照天啟大賢者的說法,在秦烈的身上,可以潛藏著各族未來命運的脈絡之線……

可直到現在她也沒有看到什麼出奇之處。

「和上一次見面比,他的身上有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深藍輕聲道。

她所認識的秦烈顯然不是這樣的。

「這麼說,每隔一段時間,在他的身上都有巨變?」貝蒂明眸一亮。

深藍輕輕點頭。

貝蒂神情一動,似重新來了興趣。微微笑道:「這樣才有趣。」

她和深藍講話時,發現鬼祭煉獄而來的重甲惡魔,正在逐個被秦烈所殺。

同樣是八階的血脈層次。那十幾個重甲惡魔,單個的戰鬥力,顯然都不及洛克。

他們在優勢在數量,還有相互間的熟悉,和各種奇異的血脈配合。

可惜,被一個個小型風暴漩渦裹住的那些重甲惡魔,壓根不可能將他們的優勢發揮出來。

似乎……深淵存在的古老規則也不允許。

這導致他們只能各自為戰。

單對單和秦烈廝殺,他們顯然不是對手,在洛剋死亡以後。這些扈從也被秦烈逐個斬殺。

眾多惡魔觀望者,發現時不時地。秦烈就從對手的胸口,以鋒利的指甲挖出一顆惡魔心臟出來。

那些血淋琳的惡魔心臟。落在秦烈的掌心以後,被他以「噬魔」煉化,一會兒就消失了。

大概半個時辰後,十幾個從鬼祭煉獄而來的重甲惡魔,都被秦烈屠殺殆盡。

那些分散的風暴漩渦,也重新由散而聚,又化為了一個巨型漩渦。

秦烈又是傷痕纍纍,身上的漆黑硬甲,也大片大片的露出血肉模糊的傷口。

他肩膀的棱刺,手上鋒利如刀的指甲,也斷裂了不少。

就連他臉上和脖頸上血跡斑斑。

重新站在巨大風暴漩渦的秦烈,懸浮在空中,劇烈的喘息著。

他眼中射出來的光芒都黯然了。

所有外來者都知道,經歷了和那些重甲惡魔的一番血戰,秦烈如今又處於過度消耗的狀態。

「身為深淵的締造者,只要在他所締造的深淵層面,他的恢復力就會強大數十倍。」就在此時,一個外貌普通的高階惡魔,忽然從遠處冒出來,「每一次戰鬥過後,他這個深淵締造者,就能通過那些風暴漩渦內的濃郁深淵魔氣迅速恢復。」

「譬如現在,他就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迅速補充的血脈能量。」

「哦,對了,十幾個鬼祭煉獄的惡魔,被他給撕碎擊殺。那些惡魔的血肉能量,也融入了風暴漩渦內,會讓他們的恢復速度更快。」

「如果不能在這個間隙,將他給趁機殺死,過一會兒,他又能以全盛狀態面對你們的挑戰。」

那看似普通的惡魔,懸浮在半空,離秦烈遠遠的,輕描淡寫的解釋。

他似對深淵古老的規則知之甚詳。

懷著同樣目的而來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