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再聚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再聚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6 18:58  字數:2984

本源深海邊沿。

秦烈激發惡魔血脈,牽引著一縷縷濃稠魔氣,以自身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型風暴漩渦。

他處在風暴漩渦之心,神情冷漠,眼瞳中閃爍著的光芒,顯得詭異莫測。

他似乎在等候洛克完成魔化。

「嗷嚎!」

洛克的嘶吼聲,從這片天地響徹開來,如一頭髮狂的野獸。

伴隨著一聲聲「喀喀」異響,洛克纖瘦的軀體,正在逐漸變得巨大。

洛克體內涌動的惡魔血脈能量,也越來越強大,支撐著他的軀體完成魔化。

從鬼祭煉獄而來的那些重甲惡魔,遠遠散落著,目光時不時落在科恩身上。

科恩一動不敢動。

那些重甲惡魔和科恩,都在默然等候,等洛克完成魔化,等他和秦烈殊死一搏。

「咦!」

科恩突有所覺,他凝聚在秦烈身上的視線,稍稍偏移了方向。

他看向遠方。

兩道幽藍色異光,如飛逝的流星,快速地疾馳而來。

「靈族……」

科恩暗暗吃驚,有些想不通兩個靈族的女子,為什麼會進入炎日深淵。

他不認為靈族的族人,吃了深淵締造者的惡魔心臟以後,就真的可以取而代之,成為新的締造者。

他沒有聽過類似的說法。

在他一愣神的時候,那兩道流星般的幽藍奇光,倏地在本源深海半空停住。

深藍和貝蒂在藍光消失以後,從中顯現,都好奇地看向秦烈所在的風暴漩渦,還有不斷魔化的洛克。

「唔!」

深藍看了一眼秦烈,突然捂著嘴輕呼,眼中滿是驚異。

濃稠魔氣形成的風暴漩渦之心的秦烈,和她以前所熟識的秦烈,單從外表來看,壓根就是兩個人。

如果不是因為她和秦烈的血脈,存在著特殊的淵源,她恐怕都不認為那是秦烈。

同樣的,靈族丹尼爾斯家族的貝蒂,也一臉的疑惑。

「他就是秦烈?」貝蒂微微皺眉,望著深度魔化的秦烈,毫不掩飾內心的厭惡,「分明就是一個高階惡魔啊。」

她討厭一切惡魔。

根據她以前的消息來看,秦烈一半靈域人族血脈,一半神族血脈,應該是和靈族差不多的生命種族。

她萬萬沒想到見面以後的秦烈,竟然是徹頭徹尾的一個高階惡魔,而且還是魔化後的惡魔。

她從沒有將惡魔視為高智慧的生命種族,一看到秦烈的模樣,立即大為失望。

「他本不是這樣的。」深藍一會兒就冷靜下來,說道:「在炎日深淵形成以後,他身為締造者……一定是身上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不管怎樣,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只要我知道他就是他,就夠了。」

貝蒂愣了一下,才咯咯一笑,道:「隨便你了,我反正負責幫你對付奧克坦就行了。」

「靈族!」黑沼深淵的科恩,扇動著惡魔羽翼,扭頭看向她們,「你們來此做什麼?」

「又是一個令我厭惡的傢伙。」貝蒂捂著鼻子,「我厭惡惡魔,更加厭惡黑沼深淵的惡魔,你們身上的氣味,都讓我不想靠近。」

「你能來,我們怎麼就不能來?」深藍輕哼道。

科恩的目光,在貝蒂的身上掃了一圈,神情漸漸凝重起來。「我大概知道你是誰了。」

「知道就好。」貝蒂不在乎地說道。

猜測出貝蒂的身份以後,黑沼深淵的科恩,似不想招惹麻煩,在貝蒂冷言熱諷以後,還是選擇了沉默對待。

他顯然知道貝蒂的厲害。

身為靈族的靈種,身懷三種血脈屬性的貝蒂,比起從鬼祭煉獄過來的洛克來,不論是實力還是身份都只強不弱。

貝蒂本是可以成為未來靈族族長的天縱奇才。

這樣的人物,在靈族十萬年可能也只出現一位,稀罕和可怕的程度,絕不會弱於惡魔君主的血脈後裔。

就是因為知道貝蒂的身份,科恩才忍下了一口氣,沒有立即發難。

「貝蒂姐,你名氣很大呀。」深藍輕聲說。

科恩如臨大敵的目光,始終放在貝蒂身上,分明將貝蒂視為生平所見的大敵。

連鬼祭煉獄的那些重甲惡魔,看到貝蒂現身以後,也都神情凝重了。

他們顯然也第一時間猜出了貝蒂的身份。

深藍擁有四大血脈屬性,本該最耀眼奪目,可她和貝蒂站在一塊兒的時候,所有驚懼不安的目光,都落在貝蒂身上。

這讓還有些小女孩心性的深藍都暗暗懊惱。

貝蒂咯咯一笑,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我成名比你早啊。我血脈還在五階時,就開始跟著族人征戰星海了,在我血脈達到七階時,我都已經孤身在深淵活動了。這些年來,死在我手上的高階惡魔,沒有一百也有九十了,他們知道我的名字,會畏懼我也是應該的。」

話到這兒,她笑吟吟地看向那些鬼祭煉獄的重甲惡魔,道:「下八層煉獄,那些惡魔君主的血脈後裔,我也殺過三個了,也沒覺得有什麼了不起的。」

此言一出,連深藍都暗暗吃驚,看向貝蒂的目光多了一絲敬意。

她上次在這兒,遇到過黃泉煉獄的迪迦,那時迪迦乃所有惡魔的首領。

眾多靈族的族人,都死在迪迦的手中,她深知迪迦的可怕。

後來,她遇到的凌語詩,一覺醒「魂獄」血脈,所展現出來的靈魂統治力,讓她都大驚失色。

親身經歷過,她才知道出自八層煉獄的惡魔,比其他深淵層面的惡魔強大了太多。

貝蒂殺死的三個惡魔,出自下八層煉獄,是那些惡魔君主的後裔,這足以證明她的可怕。

也難怪黑沼深淵的惡魔,還有那鬼祭煉獄的重甲惡魔,一猜測出她的身份,立即就變得神情凝重了。

「靈族的貝蒂是吧?」就在此時,已完成魔化的洛克,突地盯向她,咧嘴獰笑道:「當我吃了這個深淵締造者的心臟,也會慢慢撕碎你,你拭目以待吧!」

「哦,你要有本事就試試看,看最後誰撕碎誰。」貝蒂笑容不減。

「好!」洛克怒吼一聲。

完成魔化的洛克,足足有四米高,全身布滿了繁瑣神秘的魔紋。

他後臀多出了一條巨蟒般的尾巴,那尾巴上也滿是奇異的花紋,隨著他尾巴的甩動,那些魔紋如變得鮮活,釋放出非常明顯的能量波盪。

一片片龍鱗般的鱗甲,從他體內生出來,覆蓋在他胸部,後背和腰腹,如一件天然打造的魔甲。

那些鱗甲隨著他的呼吸,一抖一抖的,從中不斷地噴湧出紫色魔氣。

一柄細細的利劍,被他握著手中,那利劍上竟傳來深淵大領主的靈魂氣息。

魔化後的洛克,反而漸漸冷靜下來,不再瘋狂咆哮嘶吼。

他握著利劍的魔手,突然生出一根根肉筋,那些肉筋如繩索般捆縛在劍柄上,似和那柄劍血脈相連。

「這柄劍,以一個大領主的脊椎淬鍊而成,是我父親送給我的禮物。」洛克咧嘴一笑,對秦烈說道:「那個大領主,是我父親成為惡魔君主之前斬殺的,他是我父親一生的宿敵。他的心臟被我父親吞吃以後,我父親才成為了鬼祭煉獄的惡魔君主,而他的脊椎,則是化為了我手中的這柄劍,現在我讓你嗅一口他的氣息。」

洛克魔化後的身子,揮舞著那柄利劍,相隔數百米遠,就已經朝著秦烈刺來。

洛克身上的魔紋,在他揮劍時,如一片片魔雲涌動起來。

他的血脈能量,順著他那纏繞在劍柄上的肉筋,洶湧注入利劍內。

那柄細細的利劍,遙遙指向秦烈,劍內似有魔光無視空間界限,瞬間在秦烈胸口突顯。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