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黑沼深淵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黑沼深淵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5 19:13  字數:2838

「喀!」

那個身份不明的高階惡魔,鋸齒般的鋒利羽翼,如刀刃劈砍在秦烈肘部擋來的尖刺上。△¢,

一束束紫色電光,從秦烈肘部,和那鋸齒羽翼上濺射而出。

與此同時,他們的惡魔血脈之力,都從接觸點洶湧爆發。

「轟!」

一股磅礴巨力,分別湧入他們的魔體,秦烈站在地上的兩條腿,如樹根般深深植入地下。

他腰身以下,都沒入了堅硬如鐵的大地,上半身不住顫慄。

不知身份的惡魔,本從高空猛地墜落,此時則是如一枚衝天的炮彈。

他打著旋兒重新射向昏暗天穹。

他尚未在天空重新停住,秦烈已經將身體從大地內拔出,齜牙咧嘴地抖動著肘部的尖刺。

碎小的紫色電光,隨著他揮舞的動作,還在不斷從那尖刺上飛射著,一縷縷陰冷冰寒的惡魔之力,又在他體內作亂。

他冷哼一聲,肘部突出的尖刺,突然間收入體內。

一霎後,那一根匕首般的棱刺,又從他肘部突出。

一絲絲深紫色的奇異魔紋,從那棱刺上驚鴻一現,然後迅速消失。

那個惡魔留下的血脈之力,就在那一霎,被剔除乾淨。

秦烈眯著眼,嘴角綻出一個古怪的笑容,突地衝天而起。

他整個人如一個尖錐體,筆直刺向那個外來的惡魔,他以肘部的棱刺為尖端。

他心臟內的惡魔血脈如火山般沸騰!

霎那間,眾多古老的深淵魔文。從他那一顆惡魔心臟內閃爍而出。

附近濃稠的深淵魔氣。如紫色流光。一瞬間逸入他肘部的棱刺。

「血脈天賦,金輝!」

一道刺目的金色光束,如金色閃電,從他肘部棱刺內射出。

那一束金色閃電快到不可思議。

天空中的那個高階惡魔,扇動著惡魔羽翼,不過是剛剛穩住身勢。

「嗤!」

金色電芒,細如手指,刺透他一邊的羽翼。

一個血淋琳的洞口。就在那羽翼上突現出來,從中還流淌出幾滴鮮血。

那名同為八階血脈的惡魔,眼見一邊羽翼被洞穿一孔,咬牙怒吼一聲。

突然間,從他額頭的彎角內,釋放出一片片魔紋。

那些魔紋一出,立即吸引了眾多深淵魔氣,化為了一簇簇深紫色魔雲。

魔雲蠕動著,蘊含著滂湃的血脈氣息,似和某種奇異深淵規則契合。分散開來,靈巧地向秦烈貼身靠來。

一股惡毒沼澤特有的腐爛氣息。從那些魔雲內釋放出來,似乎嗅上一口,就能夠將人的五臟六腑都給糜爛。

秦烈衝天而起的魔體,忽地被一層層紫色魔光裹住,如頂著一個巨大的魔傘。

那一簇簇的魔雲,都落在那一層層的魔光上,似乎果真是劇毒之物,他連那些血脈能量凝成的魔光,都被其慢慢腐爛融化。

秦烈的身子,尚未衝擊到那名高階惡魔身旁,他以血脈能量形成的魔光,就被腐蝕消融。

其中一點紫色污穢,從那魔雲內滴落下來,落在他的後背上。

「嗤嗤!」

他後背上覆蓋的紫黑硬甲,被那紫色污穢黏住以後,如被強硫酸腐蝕,居然被侵蝕了一個小小的洞口。

他臉色微變,隨手以鋒利的指甲,將那塊腐爛的肉從後背剃掉。

他往上衝擊的身子,突然頓住,眼神凝重地看向那些魔雲。

也在這時,還在他上空的那個高階惡魔,不但穩住了身勢,連羽翼上被洞穿的傷口,也已經重新癒合。

高階惡魔肉身自愈能力的恐怖也由此可見一斑。

「我從黑沼深淵而來,我父親是黑沼深淵的大領主阿什納茲,我叫科恩,在兩百年前將血脈蛻變到八階。」

扇動著鋸齒般羽翼的高階惡魔,沒有急著對秦烈再次動手,而是鄭重其事地自我介紹。

「黑沼深淵……」秦烈臉色難看。

這段時間他和伊諾絲接觸比較深,通過伊諾絲的介紹,他對深淵各個層面的認識越來越深。

在眾多深淵層面中,有的尚未誕生真正的主人,有的則是早已被強大的惡魔統治。

還有的深淵,惡魔領主間,永遠在無止盡的相互廝殺著。

眾多的深淵層面,有一些極其特殊的存在,其它層面的惡魔都不願意前往。

黑沼深淵就是這樣的一個深淵層面。

根據伊諾絲的說法,在黑沼深淵內,到處都是各式各樣的劇毒沼澤,那些沼澤內活動的惡魔,幾乎各個血脈都有劇毒。

從黑沼深淵孕育的惡魔,天生適應那兒劇毒的環境,而且那個深淵的魔氣,都混雜著腐爛的氣息。

其他層面的惡魔,不想去黑沼深淵,完全是因為無法適應那兒的嚴酷環境。

別的層面的惡魔,真要被迫去了黑沼深淵,需要一邊吸收深淵魔氣,一邊凈化體內那些毒素,要不斷持續消耗血脈力量。

進入黑沼深淵的惡魔,實力都會因此而減弱,要是在黑沼深淵同本土的惡魔戰鬥,實力會受那些沼澤劇毒更大的影響。

可以說,生活在黑沼深淵的深淵種族,幾乎不用擔心外敵的入侵。

因為外敵一進入,要不了多久,就會被他們一一斬殺。

在深淵悠久的歷史中,魂族、靈族和神族的族人,無數次入侵深淵層面,卻從不敢前往黑沼深淵。

由此可見黑沼深淵有多麼可怕。

只有極其特殊的種族,才會因為黑沼深淵特殊的一些深淵奇物,硬著頭皮去那個深淵。

那些膽敢進入的種族,一般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天生免疫沼澤劇毒。

譬如骨族……

沒有血肉,只有骨骸的骨族,天生不懼怕任何沼澤內的劇毒,也不怕蘊含毒素的深淵魔氣。

也只有如他們一樣特殊的種族,才敢活動於黑沼深淵,不擔心短時間被那些土生土長的惡魔撕成碎片。

眼前的科恩,不但來自於黑沼深淵,而且還是大領主阿什納茲的兒子,這令秦烈都覺得棘手了。

阿什納茲在黑沼深淵的地位,如同道森在寒寂深淵,乃排名首位的大領主。

在眾多深淵層面,數百深淵大領主中,黑沼深淵的阿什納茲都是出了名難纏的傢伙。

「不愧是能締造新一層深淵的傢伙,我看得出來,你的血脈剛剛突破到八階。才剛到八階血脈,就能和我正面一戰,你贏得了我的尊重。」科恩微微仰著頭,道:「如你所願,我告訴了你我的來歷,你也知道了我的真名。現在,你就算是被我殺死,也應該沒有遺憾了。」

這般說著,從科恩的惡魔羽翼上,慢慢分泌出黏糊的紫色液體。

那些液體如紫色的污血,才出現一點點,已腥味衝天。

「咦?已經開始了嗎?」突然,另外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我明明在深淵通道中留下我的名字,竟然還有人敢來,看來是不怕死的傢伙了。」

衣著精美華貴,臉上布滿魔紋的高階惡魔,一步步踏空而來。

在他身後,一個個披著紫黑重甲的惡魔,只露出嗜殺血腥的眼瞳。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