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外來者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外來者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5 13:31  字數:2975

本源深海附近,秦烈以魔化後的魔身活動著,去漸漸熟悉這具新身體的全新戰鬥方式。⊙◇↓,

期間,一隻只魔蟲和新生的小惡魔,從本源深海孕育而出。

那些魔物一開啟智慧,就會第一時間脫離本源深海,在那些深淵植物叢內活動。

秦烈適應魔身時,時常可以看到新生的魔物,瘋狂地相互廝殺。

獲得最終勝利的魔物,會吃掉失敗者,以對方的身體為食物,以對方的血脈,來提升他們的血脈。

他看到有的魔物,幸運的數次獲得勝利以後,似乎已經開始向低階的惡魔發生蛻變。

優勝劣等,適者生存,那些魔物將深淵最血腥的規則,在他眼前一次次地衍義著。

他看到那些魔物,從獲得生命的那一霎,就在為生存而戰。

很多剛剛獲得智慧的惡魔,不過才離開本源深海,就被稍稍變強的魔物盯上,被吃的連骨頭渣都不剩。

更強大的魔物,已不屑於那些新生的魔蟲,則是向外沿活動,去尋找更強大的獵物。

身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他也可以感覺到那些小小的魔物,也和他一樣,即使什麼都不做,都能通過深淵魔氣補充血脈力量。

他對惡魔一族的誕生,血脈進化的方式,血腥強大的過程,有了極其直觀的認識。

他也終於知道深淵惡魔為什麼會是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之一了。

一個從生下來就在戰鬥,每時每刻都在接受同族挑戰,失敗就死亡的種族。會那麼強大也是理所當然。

一頭如蝙蝠般的小惡魔。撲扇著惡魔羽翼。從遠處飛馳而來。

「噗!」

一束魔光倏然而至,如一柄利劍,將那小惡魔穿透。

下一刻,一個身材頎長,穿著精美魔甲的高階惡魔,慢悠悠從遠方天空閃現。

「呼呼!」

他的背脊處,一對巨大的惡魔羽翼,突然伸展開來。

從外貌來看。這個高階惡魔的羽翼,和剛剛死去的小惡魔竟有著七分相似。

「奇怪,才誕生出來的惡魔,就擁有了一對和我族類似的羽翼,血脈等階不該這麼高啊。」他暗暗嘀咕。

他伸手一抓,那一隻從炎日深淵誕生的小惡魔屍體,在還沒有落地之前,忽然飛到他手中。

從那小惡魔的屍體內,流淌出魔血,他以指頭點在魔血上。

絲絲魔光從他指尖如電般釋放著。

他解析著魔血。過了一會兒臉色微變,奇道:「竟然真的和我族血脈相似……」

「呼呼!」

他劇烈扇動著惡魔羽翼。如一隻巨大的蝙蝠,朝著臨近的本源深海而來。

「不久前,我弄死過一個和你模樣一致的傢伙。那傢伙有著九階的血脈,在前往靈域的黑洞附近……」

就在此時,一個嘲笑的聲音,從下方密集的深淵植物內傳來。

如蝙蝠般的高階惡魔,猛地垂頭去看,旋即咧嘴嘿嘿笑了起來,「炎日深淵的締造者?」

一株株巨大的深淵植物中,魔化後的秦烈抬頭,也是咧嘴一笑,道:「怎麼看出來的?」

「你可能自己不知道,但是每一個深淵締造者的身上,都散發著很明顯的氣息。」撲動著惡魔羽翼的傢伙,慢慢從高空落來,「那股氣息,和這層深淵給人的味道一模一樣。和深淵一致的氣息,只會在締造者身上出現,我們每一個踏入這層深淵的外來者,只要看到你,立即就能從你身上的氣息,將你給辨別出來。」

秦烈愣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這是為了方便你們擊殺我吧?」

「不錯。」那個惡魔開懷大笑,「每一個深淵締造者,在新的深淵形成以後,都需要接受挑戰。這是深淵自古以來的規則,只有歷經挑戰後最終活下來的傢伙,才是真正的締造者。而你……」

他搖了搖頭,道:「目前還不算是真正的締造者。」

「你殺了我,吃了我的心臟,就能取代我?」秦烈好奇道。

「根據我得來的消息來看,應該是這樣。」那個高階惡魔嘿嘿一笑,說道:「不過,你似乎是唯一的八階深淵締造者。在你之前,還沒有八階血脈的惡魔,能夠將一個本源始界衍變為新生的深淵。」

他停頓了一下,又說:「我並不確定,吃了你的惡魔心臟以後,是不是真的可以取代你成為炎日深淵的新主人。但我很肯定,吃了你的心臟,對我絕不會有壞處。」

這般說著,他滿不在乎地說道:「你在黑洞附近殺的那傢伙,應該是我的叔伯,我不知道你是通過什麼方法殺的他,但我相信你憑藉的不是真實的力量。」

「這麼有自信?」秦烈訝然。

「好了,廢話到此為止了。」他舔了舔嘴角,淡紫色的眼瞳內,透射出嗜血的魔光。

他那對寬闊的惡魔羽翼,突地「咔咔」作響,旋即一片片如鋸齒般的骨刃,從惡魔羽翼內伸展出來。

附近濃郁的深淵魔氣,如一條條溪流,瘋狂匯入他的惡魔羽翼。

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高階惡魔,在短短時間內,惡魔羽翼如闊大了三倍。

而且在那傢伙的額頭,也漸漸突出了兩個深黑色彎角,如牛角一樣。

秦烈深深看著他,摸著下巴,好奇道:「你從何而來?」

「你沒有知道的必要。」激發著血脈力量的惡魔搖頭道。

秦烈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高階惡魔,已經完成了魔化,那對從惡魔羽翼內生出來的鋸齒骨刀,恐怕鋒利程度不下於他肘部的尖刺。

他之所以詢問這傢伙的來歷,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幽冥界五大魔神的其中一個。

許多年前,他不慎跌入幽冥界,在角魔族的魔神山脈內,看到了一頭魔神。

那頭魔神背生雙翼,頭生彎角,乃幽冥界五大魔神之一。

高宇獲得的鬼臉戒,就和那一頭魔神有關,而且高宇最終還以魔神之子的身份,在那魔神山脈內獲得了那一頭魔神的傳承。

時至今日,他早已知道幽冥界各族和深淵惡魔的血脈淵源,也知道那頭魔神的血脈源頭,應該就是深淵的一個強大惡魔。

他當年和烈焰家族的族人,從深淵通道去黑暗深淵時,也看到一個類似的惡魔。

現在眼前的惡魔,那一對如蝙蝠般的惡魔羽翼,額頭的彎角,都和當年魔神山脈的魔神一樣。

他肯定眼前這傢伙的血脈和那頭魔神源頭一致。

「呼呼呼!」

在他暗暗深思時,眼前的高階惡魔,已呼嘯而來。

滾滾魔氣如漆黑濃霧蔓延,那個高階惡魔的羽翼之中,突地傳來刺耳尖嘯。

尖嘯聲一出,刺耳的魔音如利劍,似直刺入他腦域和心核。

他那層天然覆蓋血肉的硬甲對魔音沒有任何的免疫力。

只是一霎,從他的耳朵內,就有絲絲血跡滲出來。

一絲絲血線,也在他皮肉之內交叉蠕動著,如刀割般的血脈力量,通過魔音進入他體內,開始瘋狂破壞他的魔軀。

他竟瞬間受傷。

可僅僅只是一霎,他就適應了體內的傷痛,旋即以血脈來抗衡。

無數紫色血脈光線,從他的惡魔心臟內飛出,如明晃晃的尖刀,立即和那些侵入他體內的血線廝殺起來。

他運用血脈力量,在耳膜處,形成一層層紫色光幕。

他以血脈能量隔絕魔影的入體。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閃間,等他完成對魔音的抵抗,那頭高階惡魔已如巨大的蝙蝠,揮動著鋸齒般的羽翼,朝著他懶腰切割而來。

「我都說了,我從何而來,你壓根沒有知道的必要。」外來的惡魔沉聲低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