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命運糾纏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命運糾纏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4 12:49  字數:3213

「為了殺死他,成為炎日深淵的新主人么?」

深藍長長的眉頭皺起,湛藍色的眼眸中,漸漸有絲絲寒光顯露。

她毫不掩飾地向貝蒂流露出敵意。

她知道眼前這個美艷的靈族女人,實力比奧克坦還要可怕,如果這個貝蒂不是女人,奧克坦要和她競爭下一任的族長,恐怕連一絲機會都沒有。

貝蒂身懷命運、生命、空間三種血脈屬性,從小就聰明絕倫,天賦也是驚才絕艷。

上一次,貝蒂沒有進入本源始界,純粹是因為她的血脈境界,早早就突破到了八階。

本源始界沒有衍變為炎日深淵之前,對進入者的血脈有限制,只允許八階以下的血脈者。

那時奧克坦的血脈還在七階。

她和奧克坦是同齡人,同為懷有三種血脈屬性的靈種,她在修鍊上向來懶散懈怠,可她的血脈等階卻始終穩壓奧克坦一籌。

奧克坦自詡為靈族新一代的領軍者,可每每碰到她,都會吃癟。

她可能是奧克坦最不願招惹的一人。

懶散的修鍊,血脈的等階都超過刻苦的奧克坦,而且她還出生於靈族最古老的丹尼爾斯家族。

奧克坦所在的賽多利斯家族,在靈族也是較大的家族,然而比起丹尼爾斯家族,依然是遠遠不及。

丹尼爾斯家族,可以說是靈族最為古老,也是最強大的家族。

這個家族,誕生了靈族史上最多的族長。最多的大賢者。

如今靈族的天啟大賢者。也出自於丹尼爾斯家族。十階血脈戰士最多的家族,也是丹尼爾斯家族。

如果沒有深藍的出現,如果不是因為貝蒂似乎對族長沒興趣,如果她不是一個女子……

那奧克坦恐怕連和她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即便是懷有四種血脈屬性,已得到靈族各大族老認可的深藍,在面對貝蒂的時候,依然感到壓力重重。

「深藍小妹,你那麼緊張幹什麼?」貝蒂啞然失笑。「我對靈族族長都沒有興趣,又豈會在意一個炎日深淵?區區一層深淵,難道比得過我們靈族數百個域界?」

此言一出,深藍也疑惑了,「你不是為了炎日深淵,為什麼會來這兒?」

「我不是說了么?我是為了那個秦烈而來?」貝蒂微笑道。

「秦烈?」深藍皺眉。

也在此刻,貝蒂明眸一亮,突然抿嘴一笑,道:「他在暗中注視著我們。」

深藍愣了愣,也以血脈感知。眼睛也是微微一亮。

她也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

隨後,兩人的眼睛。都看向一處虛無。

那片被她們注視的虛無處,一點深紫色幽光,突然如星辰般閃爍。

一簇紫色幽影,迅速吸納著深淵魔氣,如吹氣的氣球膨脹著,眨眼間凝為一道模糊身影。

模糊身影乃秦烈靈魂意識凝聚形成。

「你怎麼來了?」他詢問深藍。

「呦,看來你們很熟悉呀。」貝蒂嬌笑道。

秦烈的靈魂之眼,不由自主地落在貝蒂身上,靈魂都微微一震。

丰姿綽約的貝蒂,身穿精美華貴的裙袍,曼妙身姿盡展,她的一顰一笑,似乎都充滿了妖嬈風情,像是可以牽動人心。

不知為何,當秦烈的靈魂之眼,深深注視向貝蒂時,靈魂竟傳來一陣陣奇異的顫慄。

似乎,他和這個貝蒂的女人,早就被玄奧莫測的命運之力眷顧了,就應該糾纏不清。

一直在調侃深藍的貝蒂,在秦烈的靈魂幽影浮現時,嬌軀也是一陣顫慄。

擁有命運血脈屬性的她,看著那一道魂影,腦海中驟然滋生無數模糊影像。

她忽地失神怔住。

秦烈凝聚的魂影,本可以長時間存在,卻在看到貝蒂以後,忽然不受控制地消散。

他只是說了一句話,以靈魂之眼看了一下貝蒂,魂影竟再也無法凝聚。

他的靈魂意識瞬回本源深海。

貝蒂,則是站在原地久久不言,似被層層幻象迷惑了,一時間醒轉不了。

這兒乃是深淵通道口,時不時地,還會有惡魔冒出。

同為靈族族人,深藍擔心在她離開以後,貝蒂會被後來的惡魔殺死,只能被迫在一旁守護。

好在貝蒂也沒有讓她等候太久。

「你知道本源深海的位置吧?」貝蒂睜開眼,微微一笑,說道:「既然他不肯過來,我們就去那邊找他可好?」

深藍撇嘴,似小女孩發脾氣,「我幹嗎要帶上你?」

「我會幫你對付奧克坦呀。」貝蒂笑盈盈道。

深藍一怔。

「放心吧,我找那個秦烈,可不是要殺他,也不是要奪炎日深淵。」貝蒂好言好語地安慰道。

深藍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以血脈感知,像是知道她沒有說謊,這次輕輕點頭,答應道:「那好吧。」

貝蒂咯咯一笑,上去揉了揉深藍的頭髮,如姐姐對妹妹一樣。

「你成為靈族下一任族長,我其實很樂意看到。比起那個令人討厭的奧克坦,你真的更加適合靈族。如果沒有你出現,或許……我就算再不樂意,為了我族的將來,也要被迫和奧克坦爭一下,可那並不是我真的想要的。我希望你能明白,你能出現……我真的好高興。

深藍很反感她揉頭的動作,本欲反抗,但是聽到她後來的那番話,又突然忍住了。

當她說完,深藍才皺著鼻子說道:「其實我也不想成為靈族的族長。」

貝蒂一愣,先苦澀一笑,旋即連哄帶騙地說道:「那是你外公一生的期望,你可萬萬不能辜負了。還有,我答應你,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