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冰帝的期待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冰帝的期待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2 13:24  字數:3136

炎日深淵的通道口。,

更多的惡魔,還有別的種族八階血脈的強者,持續不斷地湧入著。

新生的炎日深淵,對那些外來者來說,簡直就是一塊大肥肉。

趁著那締造者根基不穩,對炎日深淵的掌控力還不足,只要能擊殺他,吞吃他的心臟,就能成為一層深淵之主。

這誘惑令那些惡魔實在無法抵擋。

秦烈的一縷靈魂意識,化為惡魔們看不見的眼睛,密切關注著深淵通道口的細微變化。

他本體則是依然懸浮在本源深海,通過那塊神族的血肉豐碑,來恢復力量。

受古老深淵規則的影響,他暫時不能開啟星門,不能將兩個魂獸分身弄來。

可他和兩具魂獸分身間的靈魂聯繫,卻始終存在著,並不受炎日深淵的影響。

擎天城。

他的暗魂獸分身,釋放出心靈念頭,在幽暗大殿內默然等候。

咒之始祖的身影,以道道流光匯聚而成,忽然間凝現。

「你找我?」

和整個擎天城融為一體的咒祖,站在秦烈的暗魂獸分身之前,眼中有著明顯的愧疚之色。

變化為人形的秦烈暗魂獸分身,輕輕點頭,道:「你告知一下冰帝,同碎冰域連接的星淵,將……」

「等一等。」咒祖截斷他的話,道:「你自己和冰帝談,他恰好有時間。」

秦烈一愣。

咒祖的身影,倏地消失,似去了域界之門的方向。

十幾秒以後。從擎天城的一個域界之門內。閃現出一道白衣身影。

他的到來。沒有驚動擎天城的任何武者,猶如隱形之光,直射向秦烈暗魂獸分身所在的宮殿群。

一霎後,一襲白衣的冰帝,就在幽暗宮殿內現身。

反倒是咒祖並未跟來。

「你的本體呢?」

冰帝臉色平靜,神態從容,似知道他擁有兩具魂獸分身,也知道他和分身間的特殊關係一樣。

「本體在一層深淵。」秦烈淡淡解釋了一句。旋即說道:「和碎冰域連通的黑洞,已經被我摧毀,後續不會有更多的惡魔,通過那黑洞湧入靈域。另外,玄冰家族的寒澈和冰暉,也因為好奇回到了深淵通道,這時候可能和神族其他家族的族人,在聲討後續之事。目前……碎冰域的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處於失去兩個十階血脈戰士的局勢下。」

「你做得很好。」冰帝深深看著他,毫不吝嗇地稱讚了一句。然後道:「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會是我們和神族談判的重要籌碼!」

「談判?」秦烈訝然。

冰帝難得地露出一個笑容。「不錯,就是談判。」

「怎麼談?」秦烈愈發驚奇。

「雷帝和炎帝,自會找神族的族人,談一談那些陷入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冰帝神情一正,道:「神族和我們不同,他們繁衍能力太弱,每一個族人從生下到變得足夠強大,需要的時間也極為漫長。」

「在絕大多數人情況下,神族對族人的庇護都非常的重視,絕不會允許族人大量的死亡。而那些被困於碎冰域的玄冰家族族人,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如果他們全部死亡,對玄冰家族可謂是一個重創!」

「我想他們應該接受不了那麼大的損失。」

秦烈愣了愣,道:「玄冰家族的寒澈離開之前,似乎做好了族人大量死亡的準備。」

「哦?」冰帝眉頭一皺,「那我倒是不懂了,不要緊,炎帝和雷帝自會去試探神族的底限。」

「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如今怎樣了?」秦烈奇道。

那兩個魔王,乃是十階血脈的深淵大領主,混亂深淵排名數一數二的可怕存在。

只要他們在靈域一秒,對整個靈域的生命種族而言,都可能是一場滅絕災難。

冰帝上次和他道別時,就是去找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以防止他們在靈域四處殺虐。

如今和深淵連通的黑洞被摧毀,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無法從碎冰域的星淵回歸混亂深淵,也不知道要弄出多大的風浪。

他擔心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會瘋狂襲殺任何所見的生靈種族。

「你不用擔心,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剛剛從修羅界離開,他們一入浩瀚星河,就會發現他們遇到了最強的對手。」冰帝突然莫測高深的笑了起來,「那個傢伙,將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視為磨礪自己的磨刀石,可能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不會聽到有關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的消息。在我個人來看,那人有足夠的底氣,以一敵二地死死纏住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

「誰這麼強大,雷帝還是炎帝?」秦烈震驚道。

十階血脈的深淵大惡魔,實力堪比寒澈這樣的玄冰家族的族長,在浩瀚星海各大超階血脈種族內,這樣的深淵大惡魔都是巔峰存在。

以一敵二,可以將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纏住的人物,如果靈域真的存在,必然是雷帝和炎帝兩人了。

他理所當然地這麼認為。

「雷帝和炎帝要忙於和神族交涉,沒時間去對付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冰帝微微一笑,又道:「而且,那兩個魔王也是因為你凝鍊了一個連接靈域的黑洞,才從深淵通道過來的。既然是你們秦家捅出的簍子,最後……當然也是由你秦家負責解決。」

「秦家……」秦烈猛然一震。

「人族,在我們三帝之後,如今還存在著一個足以和四大超階血脈種族,正面抗衡而不敗的人物。」冰帝深深看著他,道:「那個人便是你父親秦浩。」

秦烈眸中爆出神光。

「希望在你父親之後,還有一個你,能夠在未來扛鼎人族。」冰帝沉喝道。

……

寒寂深淵。

八階的血魂獸,將一頭頭深淵惡魔咬死,在一片荒寂的冰地上,正啃咬著惡魔的血筋,增強著血肉能量。

許久後,血魂獸自覺精力充沛了,突然變化為秦烈的人族形象。

以秦烈的人形之身,他扭頭看向一塊冰岩,道:「你怎會還不回去?」

「反正沒什麼事,就在這裡多待一段時間。」伊諾絲從冰岩後走出,微笑道。

秦烈本體在深淵通道內,以時空妖靈的血脈秘術,在摧毀那連通靈域的黑洞之前,將伊諾絲送回了寒寂深淵。

他要確保沒有後顧之憂。

他開啟的那一扇星門,就在血魂獸分身旁邊,所以伊諾絲一回到寒寂深淵,就看到血魂獸和幾個深淵惡魔血戰,最終憑藉經驗將那些惡魔殺死,以惡魔的血肉來恢復能量。

伊諾絲對秦烈的一切,如今都充滿了好奇,她看出了那一頭血魂獸為秦烈的一具分身,所以特意留了下來。

在她眼中,面前的那個以血魂獸變化成的秦烈,其實和秦烈本人沒有什麼區別。

「那個名叫卡達克的魂獸,應該也是你的一具分身吧?」伊諾絲又道。

以前,她和很多的高階惡魔,也都認為卡達克就是一頭誤入寒寂深淵的魂獸。

然而,隨著和秦烈的接觸,對秦烈越來越深刻的認識,她才知道秦烈和魂獸的特殊關係。

身為高階惡魔,她多少知道一點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也知道「星門」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開啟。

她通過星門,在血魂獸旁邊出現時,就已經猜測出來其中奧妙。

根據這個線索來看,那頭名為卡達克的暗魂獸,既然和秦烈如此的親密,自然也是另外一具分身了。

「是又如何?」秦烈淡然道。

「沒什麼,只是忽然想起那個叫瑟琳的女人,覺得很有趣。」伊諾絲搖著,啞然失笑,道:「她竟然一直想要通過你那卡達克的分身,獲取足夠的力量超越你。為此,她還想交出自己的身體,來和你的本體進行去交易,真是好笑。」

「一點都不好笑。」秦烈皺眉,道:「我想和你父親談一談。」

「現在?」

「就是現在。」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