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全身而退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全身而退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0 19:24  字數:2750

bx

時空妖靈一族,本就是天地間為奇異的生命種族,它們在深淵通道內尤其強大。

很少有人知道,當年靈族為了將那些時空妖靈擒住帶回靈族的祖地,付出了多麼慘痛代價。

可如今在場的阿薩德,納爾森,都知道為了對付時空妖靈一族,他們靈族的巔峰血脈的強者,幾乎是傾囊盡出!

沒有人比靈族的十階血脈戰士,加了解時空妖靈一族,在深淵通道的恐怖之處了。

因此,在那些八階、九階的惡魔,接連被黑洞吞沒,瞬息間化為血霧時,其餘各族族人都驚駭恐懼。

只有靈族的那些強者神情平淡。

他們似早預料到這樣的結果,早就知道八階和九階的惡魔,不能對處在一片片黑洞區的秦烈,造成多大的傷害。

事實證明他們的判斷絲毫不差。

數十個瘋狂咆哮著,衝殺向秦烈的惡魔,都被那些神秘恐怖的黑洞吞沒。

那一個個受秦烈時空妖靈血脈藍線牽引的黑洞,連接著生命禁區,充斥著毀滅一切活物的末日磁暴。

別說九階的惡魔n←,即便是恐怖魔王和絕望魔王不慎被吸入那黑洞內,也將會一息間化為灰燼。

絕一絲幸於難的可能性!

「好可怕的黑洞!」

「那些黑洞竟然受秦烈掌控!難怪寒澈會丟下兩句話,便急匆匆離開,或許……連寒澈也沒有把握對付他吧?」

「此子實力太驚人了!」

羽族、骨族的族人,還有一些不知名種族的強者。這時候都瞪大了眼。

他們被秦烈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給深深地震懾到。有幾個八階的血脈戰士,本來還想悄悄對秦烈下手,如今也都硬生生忍住。

一個個旋動的黑洞中央,從秦烈體內飆射的藍色光線,串聯著黑洞,帶著那些黑洞滴溜溜飛旋。

以秦烈為中心,那片天地儼然成為世上為恐怖的禁地,似能吞沒所有膽敢擅自闖入的生靈。

「咻咻咻!」

那些冰藍色的絲線。牽引著惡魔鮮血,匯聚那塊血肉豐碑。

每一刻,每一秒,他都能感應到血肉豐碑內能量的暴漲。

數十個八階和九階深淵惡魔的血肉能量,簡直如血海一般,令那塊血肉豐碑內的能量變得前所未有的充溢。

只是,他體內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卻在飛的流逝著。

而且不能立即補充恢復。

「嗤嗤!嗤嗤!」

血光飛濺的黑洞,黑色圓盤般飛動著,如天然禁地擋在他身前。

十幾個強大的惡魔。一看先一批的惡魔,突然部被黑洞吞沒。霎那間化為血霧,都急忙停了下來。

再沒有一個惡魔膽敢向那片黑洞密集區湧入。

那些惡魔看向秦烈的眼神,也終於多了一絲驚懼,他們的咆哮聲,也都突地戛然而止。

惡魔紛紛止步,秦烈眯著眼,並不敢掉以輕心,而是小小翼翼地將一縷縷惡魔鮮血,從那些黑洞收回。

不久後,他長吁一口氣,嘴角綻出一個殘忍的獰笑,「所有八階的惡魔,都可以前往炎日深淵挑戰我,只要能夠在炎日深淵擊殺我,吃掉我的心臟,他就會成為炎日深淵的主人。」

話罷,那一縷縷藍色絲線,如靈蛇一般紛紛從黑洞內游弋出來。

所有的藍色絲線,都在數秒的時間,重消失於他體內。

他旋即看向深藍,燦然一笑,點頭道:「再會。」

深藍含笑回應,輕聲說道:「我們還會再見。」

秦烈不再多言,他的身影,縮小為米粒般大小,猛地沒入身後的黑洞。

他所有的氣息都在迅速消失。

他一離開,那些懷著各種目的而來的羽族、骨族等異族,在猶豫了一會兒後,也都悄然息地離開。

剩下的那些惡魔,盯著那片黑洞區,眼中閃現出敬畏之色。

他們遲疑了一會兒,狠狠瞪了阿薩德和納爾森一眼,也都從此消失。

忽然間,這片黑洞外圍的安之地,只剩下靈族和魂族的族人。

納爾森臉色深沉,他沉默了一會兒,突地對阿薩德說道:「那個秦烈身上有惡魔的氣息,還有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他究竟是什麼身份?」

身為賽多利斯家族的族長,他參與了對時空妖靈的捕殺,清楚當年發生的所有事情。

他對時空妖靈非常了解,秦烈的血脈異動,體內射出的藍色光線,對一個個黑洞的操控,都和當年那頭可怕時空妖靈的手段如出一轍。

他堅信秦烈和那一頭強大的時空妖靈必然有著某種緊密的聯繫。

「你如果想要知道答案,好親自去一趟靈域。」阿薩德突然道。

此言一出,他身後的十階血脈戰士,還有身旁的深藍,都是一怔。

「外公……」深藍欲言又止。

阿薩德搖頭,示意她稍安勿躁,隨手丟出一塊星圖,那星圖漂浮到納爾森手中。

納爾森也迷惑了。

「你如果想要去靈域,可以通過這一幅星圖的指引。雖然,它不能如黑洞一般,將你們瞬間帶入靈域。可有了它,你們應該能夠比神族,一點到達靈域。」阿薩德神情淡漠,又道:「這一幅星圖,由大賢者親自繪刻,方向絕不會有錯。」

納爾森愈發不解,陰沉著臉,說道:「你們苦苦設局,不就是想要在這裡將我們擊殺?為什麼事到臨頭了,突然改變主意?」

「我的確改變主意了。」阿薩德點頭道。

「為什麼?」納爾森沉喝。

阿薩德神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道:「那個秦烈……讓我感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