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嗜血妖靈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嗜血妖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10 14:13  字數:3665

「蓬!」

寒澈、冰暉過來的黑洞,在燦燦碎光中,化為了灰燼。

對峙著的各方異族強者,在那黑洞爆碎以後,終有所覺。

一束束刺目的光芒,頃刻間聚集向那片黑洞區,看到一縷冰藍色的光線,正迅速往回收縮。

「那是……」阿薩德率先反應過來,一臉驚異地問道:「秦烈?」

深藍抿嘴一笑,輕輕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他怎會回來的。」

「咻!」

秦烈的身影,突然從冰藍色光線回縮的洞口冒出,堂而皇之地又一次現身。

「諸位好!」他咧嘴嘿嘿笑道。

這時候,他已通過星門將伊諾絲送回了寒寂深淵,毀掉和靈域連通的黑洞以後,他此行的目的已達成。

只要他願意,他現在可以瞬息間返回寒寂深淵,亦或者擎天城,包括炎日深淵。

人在深淵通道內,他又全力激發了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只要他想走,他相信就算是阿薩德和寒澈這種級別的強者,也拿他無可奈何。

就是確信能從容而退7◇,了,他才敢大大方方地現身,不怕和這些星河間的巔峰強者會面。

「連通靈域的黑洞,是因為我的不慎而凝結形成,我專門進入深淵通道,就是要摧毀那個黑洞。」他真正鎮定下來,悠然說道:「如今那黑洞已被摧毀,各位如果還想前往靈域,就只能橫跨漫長的星海了。嘿,即便是以神族星空巨艦的高速。全力以赴馳騁。也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進入靈域的天地。而魂族、靈族和惡魔,離靈域的星河路程更加遙遠,你們恐怕需要更長的時間。」

此言一出,匯聚於此的各大異族強者,都是臉色沉重。

尤其是寒澈,他已面如寒冰,眼中透射的寒意,似乎將附近的天地都給冰凍。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明明身懷烈焰家族的血脈。本源始界時,烈焰家族也將你視為族人看待,你為何要背叛我們?」寒澈冷聲道。

一眾異族強者都目顯疑惑。

他們中的很多人,包括阿薩德和納爾森在內,其實對秦烈都不太了解。

如果不是秦烈在本源始界現身,在各大異族七階血脈族人的手中,最終奪取了本源晶面,他們到現在也不會注意到秦烈。

此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秦烈,一身的奇異氣息。逐漸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在浩瀚星海中,全部都是有頭有臉的各族血脈強者。如今都對秦烈起了強烈的好奇心。

他們好奇為什麼不是惡魔的秦烈,能夠將本源始界衍變為炎日深淵,好奇為什麼秦烈身上流逸出時空妖靈的氣息,好奇秦烈和神族的關係……

「我是靈域人族的族人,我不希望靈域被你們破壞殆盡,不想看到靈域生靈塗炭。」秦烈沉吟了一下,神情認真地看向寒澈,道:「我也不想和神族為敵,如果你們能老實待在域外,不想著侵入靈域的話,我們當然可以相安無事。至於米雅,還有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要是你承諾玄冰家族退出對靈域的征伐,我可以想辦法送他們從碎冰域離開。」

「我要是不同意呢?」寒澈冷聲道。

秦烈想了想,說道:「米雅,我不會拿她怎麼樣。但那些如今被困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在失去你和冰暉以後,將面臨靈域百族的聯合攻擊。就我所知的,我們人族的三帝,都擁有和你相當的實力。真要是那樣……那些還在碎冰域的玄冰家族族人,有多少能存活下來,我也無法保證。」

「你會冷眼旁觀?」寒澈道。

秦烈點頭,「我至多不插手。」

寒澈冷森道:「我倒靈域各族,有沒有本事將我玄冰家族那些族人滅掉!」

這句話一開口,就表明他拒絕了秦烈的條件。

秦烈臉色也陰沉下來。

他好言相勸,希望得到寒澈的一句承諾,承諾玄冰家族不參與神族侵入靈域的行動。

只要寒澈承諾了,他會想辦法說服冰帝,然後送那些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通過泊羅界和寒寂深淵連通的域界之門,將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弄到寒寂深淵,從那兒的深淵通道返回神族。

這樣一來,至少玄冰家族不會再次踏入靈域。

他深知神族五大家族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可怕,不到萬不得已,他並不想和神族撕破臉。

他想儘可能避免神族和靈域的殊死一戰,就算最終不能避免,他也希望神族力量減弱一些,希望能夠為靈域百族多爭取一點時間。

通過秦業的說法,他知道只要能夠多一點時間,秦家的一個計劃,就能令靈域百族多出許多域始境和十階血脈強者。

每多為靈域爭取一點時間,等神族真正到來以後,靈域百族的實力就會強大一分。

或許,在三五年以後,神族浩浩蕩蕩而來,發現靈域百族有近百個域始境和十階血脈強者以後,會宣布中止侵入靈域的計劃。

他希望神族能夠和當年一樣,認定轟擊靈域將會損失慘痛,從而再次選擇離開。

可惜,如今寒澈明確拒絕了他的好意。

「秦烈,要不了太久,族內就會在如何處置你一事上達成一致。」寒澈眯著眼,道:「到了那時,自然會有人被安排專門擒拿你。除非你永遠縮在那個由你締造的炎日深淵,一直不出來,否則自然會有人找到你。哦,不對,就算你在炎日深淵,族內也會安排和你血脈相當者進入,你好自為之。」

丟下這番話以後,寒澈竟然沒有繼續逗留。而是化為一道冰光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