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混亂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混亂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08 20:17  字數:2529

寒澈看著眾多熟人,也是一頭霧水,心中愈發沒底。

他和玄冰家族的族人,最近都在碎冰域,在等候著來自於空間通道的消息。

可惜他們傳遞出去的消息,神族另外四大家族的族人,始終沒有回訊。

冰暉按照他的吩咐,前往那來時的空間通道一探知,發現那空間通道的連接之地,變成了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

那一刻,冰暉立即意識到他們玄冰家族,提前兩年降臨碎冰域,恐怕不是一件幸事。

他預感到這是針對他們的陷阱。

之後,從那碎冰域的「星淵」中,不斷有惡魔冒出。

那些惡魔一過來,看到守護在「星淵」門前的玄冰家族的強者,立即爆發了衝突。

低階的惡魔,面對擁有數名十階血脈戰士的神族強者,自然被一一斬殺。

而知道被困險境的寒澈,也將注意力瞄向了那「星淵」,連同冰暉一同過來,試圖通過深淵通道和其他神族的族人建立聯繫。

可他倏一進入深淵通道,猛地看到魂族、靈族和眾多的惡魔,還有骨族、羽族的族人,也全部聚集於此,寒澈突然感知到不妙。

除此之外,秦烈的存在,更加令寒潮疑惑費解。

「米雅跟著你一道離開,如今你出現在深淵通道,那米雅呢?」寒澈臉色一冷,目光如冰刀,釋放出攝人的寒光,「還有,那條連接到碎冰域的空間通道,你說是你們烈焰家族暗中做的手腳,那現在為什麼我們聯繫不上其他的族人?」

「小子,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冰暉也神情不善。

「秦烈?他是秦烈?」靈族的阿薩德一怔。

納爾森愣了一下。也突地反應過來,喝道:「從奧克坦手中奪取本源始界的那個傢伙!」

「奪取本源始界的傢伙?」一個九階的惡魔,想了一下。也猛地喝道:「那不就是炎日深淵的締造者?!」

隨著寒澈的一聲「秦烈」,阿薩德和納爾森率先猜測出秦烈的身份。然後那些惡魔紛紛沸騰了。

一時間,無數道目光,齊齊聚集在了秦烈的身上。

「是他……」

兩個魂族的皇子,靈魂劇烈震蕩著,魂線如光絲,也向秦烈飄逸而來。

秦烈為炎日深淵締造者的身份,因寒澈的一句話,瞬間暴露出來。

那些想要前往靈域的惡魔。一確定秦烈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幾乎都瘋狂了。

「嘿嘿嘿!」

「嗷嚎!」

眾多八階和九階的惡魔,睜大了眼睛,以餓狼看向羊羔般的眼神望向他。

「糟糕!」秦烈心中大罵。

「米雅人在何處?」寒澈冷哼一聲,突然厲聲道:「該死的惡魔,都給我滾開!」

一片明晃晃的冰芒,遮天蓋地的劈砍向秦烈的位置,將所有的惡魔覆蓋其中。

同他一起過來的冰暉,一言不發,如化為一道極寒冰芒。也瞬間刺向那塊惡魔聚集地。

他們一看到秦烈在此,而米雅不在身旁,立即就出離憤怒了。

他們將秦烈視為了神族的叛徒對待!

「外公。他是我的……朋友,他在本源始界救過我的性命!」深藍焦急道。

阿薩德滿臉迷惑,「他是你朋友?」

「如果不是他,我在那本源始界內,應該已經被奧克坦和索姆爾殺死了!」深藍一副潸然欲泣的可憐模樣,哀求道:「外公,我欠他一個天大的人情呢!」

靈族的族長阿薩德,本欲將所有的力量,集中起來對付納爾森和那兩個魂族的皇子。

這時候。聽著深藍的哀求,看著失去冷靜的寒澈和冰暉。他忽地猶豫了。

就在阿薩德猶豫不決時,那些和秦烈、伊諾絲站在一塊兒的惡魔。都紛紛遭了殃。

無數明亮的冰芒,烙印著極寒規則,已劈砍下來。

被冰芒碰觸到的八階惡魔,只是一剎那,立即化為了晶瑩冰雕。

九階血脈的惡魔,瘋狂咆哮著,全身蒸騰出濃稠的深淵魔氣,也只能以血脈力量苦苦支撐。

「走!」

秦烈一把扯住伊諾絲,體內的惡魔血脈陡然一變,全身突然濺射出大量的冰藍色光芒。

一層藍色光幕,將他和伊諾絲裹著,猶如一道藍色電光,竟突然從寒澈和冰暉眼皮子底下飛逝走。

「咦!」阿薩德一驚,奇道:「好純凈的時空妖靈的氣息!」

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還有魂族的兩個皇子,看著秦烈一閃而逝,也是突然驚住。

只有八階血脈力量的秦烈,在深淵通道內,居然可以快到那種程度,這顯然也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是時空妖靈的氣息!」納爾森哼了一聲,說道:「這裡是深淵通道,也只有時空妖靈一族,可以憑藉著血脈天賦,擁有超過我們的驚人高速!」

「他身上怎會有時空妖靈的氣息?」魂族二皇子奇道。

「根據消息來看,他是靈域人族和神族的混血,應該沒有惡魔血脈。可就是這樣,那個被他奪取的本源始界,如今竟然衍變為了炎日深淵,你認為這符合常理?」納爾森反問。

此言一出,魂族的兩個皇子,都沉默了下來。

他們同時想到,他們魂族的聖器鎮魂珠,也不應該被其他種族的族人認可。

可根據索姆爾的說法,魂族的鎮魂珠,如今恰恰就是秦烈的手中。

能得到鎮魂珠的認可,可以令本源始界蛻變為炎日深淵,還擁有時空妖靈的氣息……

在他們的眼中,秦烈的身上已經充斥著太多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這也使得他們對秦烈越來越好奇。

「冰暉!你去給我找到他!」寒澈喝道。

十階血脈的冰暉,抬頭看向深淵通道的上方,神情肅然,點頭道:「我會的!」

話罷,他化為一束寒芒,朝著秦烈和伊諾絲離開的方向疾射而去。

玄冰家族的族長寒澈,則是站在原地,並沒有真正失去理智的盯著秦烈狂追,而是突然取出那一塊玄冰家族的血肉豐碑,將自己的一絲靈魂本源烙印其中。

「我是寒澈,我們玄冰家族似被靈域種族陷害,如今被困在靈域。烈焰家族那個叫秦烈的小子,究竟是不是烈焰家族的一部分,我需要烈焰家族那邊給我明確的答覆!」

人在深淵通道中,他將他的靈魂訊念,通過血肉豐碑直接傳遞出去。

那一縷魂念,以靈魂都不可感知的隱秘方式,準確飄向一個不知名的黑洞,旋即隱沒不見。

……未完待續R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