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如坐針氈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如坐針氈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5-08 13:54  字數:2961

「深藍!」

伊諾絲輕聲低呼,知道深藍既然在此,她和秦烈的身份恐怕沒辦法隱藏。

本源始界時,深藍和秦烈交往密切,明顯關係匪淺,就算秦烈如今激發了惡魔血脈,以高階惡魔的形象示人,也絕對瞞不過深藍。

她認為深藍會第一時間揭穿秦烈的身份。

然而,深藍只是遠遠看了秦烈一眼,視線就旋即挪移向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身上。

之後,深藍再沒有看向她和秦烈,彷彿壓根不認識他們。

伊諾絲愣了一下,忽地意味過來,對秦烈說道:「看來你和深藍的關係,比我所想的還要親密一點,她居然會在這兒裝作不認識你。」

秦烈也是一臉訝然。

深藍知道他奪取了那一塊本源晶面,自然能猜測出剛剛形成的炎日深淵,十有八九因他而起。

身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眾多的八階、九階甚至十階的惡魔,都將他視為了獵物來看待。

只要深藍將他的身份揭穿,他和伊諾絲身旁的那些八階、九階的惡魔,必會第一時間撲上來。

擊殺他,吞吃了他的惡魔心臟,那些惡魔就能成為炎日深淵的新主人。

九階和十階惡魔受深淵規則的限制,不能經過深淵通道進入炎日深淵的時候,在外面將他斬殺,取代他成為炎日深淵的新主,無疑是最直接簡單的辦法。

一個新深淵的主人,這個誘惑……沒幾個惡魔能抵擋住。

就算是深藍和那些靈族的族人,面對一層深淵的誘惑。也恐怕會眼紅心動。

深藍明明認出了他。只要和她外公阿薩德知會一聲。就能輕易將他擒拿斬殺,將他擁有的一切奪取,卻偏偏沒有那麼做,還假裝不認識他。

也難怪伊諾絲說他和深藍關係匪淺。

隔著一個個惡魔,還有那些靈族的族人,他和很多異族強者一樣,將視線投射到深藍身上。

一身天藍色套裙的深藍,衣裙邊角綴滿了寶石。那一顆顆寶石不但璀璨動人,還釋放出一陣陣洶湧的能量波動,顯然都不是凡物。

生的如瓷娃娃般精美的深藍,如今似漸漸長大,顯得不再是那麼稚嫩,稍稍有了點少女的青春風情。

她的衣裙和身上的服飾,都是精美絕倫,將她襯托的如降下凡塵的藍衣仙女。

在她身旁的那些靈族強者,都是九階和十階的級別,此時卻都小心翼翼呵護著她。分明將她的安全看作是首要目標。

本就極美的深藍,又被眾多靈族強者。眾星捧月般的侍奉著,令她愈發顯得高貴動人。

眾多高階惡魔,還有骨族和羽族等其他種族的族人,一邊暗暗觀察著她,一邊小聲議論。

「那個少女就是靈族的超級靈種,身懷時間、空間、命運和生命四大屬性,是靈族史上從未有過的變態存在!」

「她是阿薩德的外孫女,以前一直被藏著掖著,如果不是她參加了黑暗深淵的歷練,在本源始界內展現出血脈天賦出來,現在都沒人知道靈族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一個異類!」

「賽多利斯家族嫉妒她的超強血脈天賦,所以才安排奧克坦也進入本源始界,試圖將她殺死。可惜奧克坦沒有成功,事情敗露以後,賽多利斯家族被迫遷移出靈族的所屬域界。」

「他們是無處可去了,才想起前往靈域避難,結果還被天啟大賢者算計了。」

各大異族強者,悄悄觀察著深藍,輕聲議論。

「天啟大賢者的算計……」

秦烈眉頭一動,暗暗猜出「天棄大師」贈送他的一滴十階時空妖靈的鮮血,會不會也是刻意為之?

難道,一切都在天啟大賢者的計劃中?

這般想著,他下意識地四處張望,生出天啟大賢者就在暗處,在暗中窺探著他一舉一動的詭異感。

「阿薩德!你最好不要阻攔我前往靈域!」多利斯家族的族長納爾森,冷哼一聲,道:「你為了你的外孫女默默鋪路,一心助她成為靈族的下一任族長,我為我孫子奧克坦謀劃,又有什麼問題?」

他陰惻惻的目光,在深藍的身上掃了一眼,道:「而且,我並不認為多擁有一種血脈天賦,就必須是靈族的下一任族長!那丫頭性格太軟弱,又是一個女娃,就算她血脈屬性驚人,我也不認為她有足夠的智慧,可以率領我族走向新的輝煌!」

「你不認為,不代表別人和你的想法一樣。」阿薩德身後,一個十階的血脈強者,冷冷說道:「另外,就算你不那麼認為,也萬萬不該安排奧克坦進入本源始界殺她!」

「你對我族靈種動手,才是我們最無法容忍的!」又一個靈族十階血脈戰士喝道。

加阿薩德在內,一共十名靈族的血脈戰士,齊齊在黑洞口現身,擺明了是不準備讓賽多利斯家族安然踏入靈域。

賽多利斯家族那邊,連納爾森在內,也只有兩個十階的血脈強者。

他們的整體實力,從明面上來看,也是不及阿薩德一行來人。

「阿薩德,你想怎麼樣?」納爾森道。

「你們束手就擒,同我們返回祖地,以你們的精血來飼養魔寵,我可以為賽多利斯家族保持血脈的延續,承諾不會對你們家族八階以下的族人動手。」阿薩德沉聲道。

「原來是想要以我們的力量來增強魔寵的等階和血脈能量!」納爾森嘿嘿怪笑,突然回頭道:「魂族的朋友你們怎麼看?」

賽多利斯家族後方,那片漆黑的雲團,倏地漂浮而來。

從那黑魆魆的雲團之中,漸漸浮現出兩頭魂獸出來,那兩頭魂獸的體型,比秦烈的兩具魂獸分身還要巨大。

十階的魂獸!

魂獸的眼瞳內,兩團碧焰般的鬼火,逐漸變得明亮。

一隻魂獸的眉心部位,一簇鬼火飛逸而出,幻化為一縷綠焰般的幽影,「阿薩德,如果加上我們兩兄弟,你還認為你們可以穩穩制住納爾森么?」

「魂族的二皇子和三皇子!」阿薩德神情一變。

「竟然是御魂大帝的兩個兒子!」一些惡魔也是大驚失色。

同樣的,潛藏於惡魔之中的秦烈,也猛然一震。

在那兩個魂族的族人,以十階魂獸為血肉傀儡,從那黑色雲團走出以後,他眉心的鎮魂珠,驟然變得熾熱難耐。

靈族族長,魂族兩個皇子,眾多的惡魔,骨族、羽族等異族強者……

忽然間,這個通往靈域的黑洞口,似一下子成為了星河間最兇險之地。

這一個個強大的異族,如果通過那由他血脈凝結的黑洞,全部湧入了靈域,那後果他簡直不敢想像。

就算是人族的三帝,面對眾多強大的外來者,恐怕也無能為力吧?

秦烈突然頭疼萬分。

他也暗暗懊悔,不該那麼肆無忌憚的亂來,令深淵通道和碎冰域有了直接的聯繫,弄出了這麼多是非來。

「咻咻!」

也在此刻,從那通往靈域的黑洞中,突然閃現出兩道身影。

「寒澈!冰暉!」羽族的老者驚呼。

「該死的神族也來了!」惡魔怒喝。

阿薩德和納爾森,包括兩個魂族的皇子,眼見從黑洞內冒出了寒澈和冰暉,也是猛地怔住。

一道道視線,在這一刻,都匯聚在寒澈和冰暉身上。

從碎冰域過來,試圖和神族其他四大建立聯繫的寒澈和冰暉,一過來,看到眾多的老朋友齊聚一堂,也是轟然一震。

「發生了什麼?你們這些傢伙,為什麼都在這裡?」寒澈茫然道。

他愣了一下,瞄到了躲在惡魔之中,慢慢往後縮的秦烈,道:「秦烈,你怎麼也在這裡?還有,米雅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