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寒冰交融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寒冰交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29 12:51  字數:3567

納吉聽到黑斯特的呼喊,扭頭一看,也發現秦烈突然到了現場。

「秦烈!還請幫我們一把!」他也大聲央求。

在素洛界有著「黑色鬱金香」稱呼的瑟琳,覆蓋在高聳雙峰處的烏黑戰甲,被一頭颶風蛟魔的利爪撕裂,一片白燦燦的滑膩酥胸,也從她那碎裂的胸甲內裸露出來。

瑟琳修直的美腿,也有著兩道狹長的血痕,她艷美的臉上,此刻滿是絕望驚懼之色。

顯然,她已認清了形勢,知道以他們目前的力量,恐怕很難從那頭八階的巨蠍魔手中逃脫。

她看向那些慘死的族人,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臉色愈發蒼白。

她那些被惡魔所殺的同族,幾乎沒有一個全屍,基本上都是屍首分離,凄慘血腥的模樣令她簡直不忍目睹。

一想到一會兒後,她也將面臨同樣的命運,她差點就要崩潰了。

這時候,她突然想起了暗魂獸,不久前她被帶到秦烈暗魂獸分身處時,秦烈的暗魂獸分身曾經詢問她,願意不願成為暗魂獸的魂奴。

並詳細告知她,如果她願意成為魂奴,她將獲得多麼大的好處,將會短時間擁有不菲的靈魂力,還能以魂奴的身份獲取眾多修鍊秘術,令她瞬間實力暴★,w¤ww.漲。

當然,要想得到那些暗魂獸賜予的力量和修鍊秘術,她則是需要交出一縷靈魂本源,從此失去自由。

她當時仔細斟酌了一番,最終拒絕了那個提議。她希望能擁有自由。

在更強大的力量和自由之間。她選擇了自由。那時她認為她的決定是正確的。

可現在,看著她的那些族人,一個接著一個被深淵惡魔殘殺,看著黑斯特一身的鮮血,那些族人臉上的絕望和恐懼,她突然後悔了。

她忽地意識到,想要在深淵生存下來,並且通過惡魔獲取強大的力量。她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提升自己的力量。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她其實應該捨棄一切,包括所謂的自由!

她開始為當時的決定而後悔。

「秦烈!煩請你通知一下暗魂獸大人,只要他肯救我們一回,我甘願和你一樣,成為他的魂奴!」瑟琳突然道。

她始終認為秦烈和柯蒂斯一樣,也是暗魂獸的魂奴,也侍奉暗魂獸為主。

她曾保管過十階暗魂獸的頭顱,從中獲知過一些魂族秘術,知道在魂奴和暗魂獸之間。存在著神秘的靈魂聯繫。

她知道秦烈可以幫助她向暗魂獸傳話。

黑斯特,納吉。還有幾個卡倫家族的族人,此刻聽著瑟琳的呼喊央求,都沒有出言勸說。

在以前,他們無法接受瑟琳成為暗魂獸的魂奴,可現在他們認為這可能是瑟琳和他們存活的唯一希望。

他們也都覺得,只有秦烈和暗魂獸達成聯繫,由暗魂獸亦或者魂奴柯蒂斯等人動手,才能助他們逃過此劫。

他們並不認為眼前的秦烈會具備那樣的實力。

之前黑斯特和納吉的哀求,也是希望秦烈通過暗魂獸,亦或者通過聯繫柯蒂斯等人,助他們活著離開。

他們也大多知道魂奴和魂奴間的奇特聯繫。

「看在你交出暗魂獸的殘魂,還有你卡倫家族持有的那一個暗魂獸頭顱的份上,我最後再幫你們一次。」秦烈皺著眉頭,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瑟琳,道:「此事過後,你們卡倫家族如果依然不能在寒寂深淵立足,我勸你們趁早離開。」

話罷,他當空朝著那一頭巨蠍魔飛去。

「你要去戰巨蠍魔?!」瑟琳花容失色。

「不是吧?」納吉也是一臉愕然。

在他和瑟琳的眼中,秦烈的實力和他們應該差不多,涅槃境的修為,七階的血脈,這樣的力量頂多可以和七階的颶風蛟魔一戰。

八階的巨蠍魔,連不滅境的人族武者,還有八階血脈的魔龍都難以戰勝。

秦烈憑什麼?

他們並不知道,這段時間秦烈先後經歷了本源始界的磨礪,得到了一塊本源晶面鑄造了一層魂壇,從而突破到不滅境。

另外,因為吸納了種種強大的血脈,他體內的血脈也蛻變到八階。

不滅境加八階的「完美之血」,他現今實力早已天翻地覆,大大超出了瑟琳和納吉的預期,絕非一頭八階的巨蠍魔可以抗衡。

「岩冰風暴!」

秦烈臉色平靜,動用寒冰訣的極寒之力,內心觀想魂壇內的那一幅寒冰意境圖。

他丹田靈海內的寒冰元力,隨著他靈訣的變動,如潮汐般涌動,瞬間從他身上噴湧出森白寒氣。

酷厲的寒氣,和寒寂深淵的天地規則似隱隱呼應,凝凍出一柄柄寒光熠熠的巨大冰刀。

冰刀交織,形成狂暴的極寒風暴漩渦,如天穹破裂了一個巨洞般,罩向了巨蠍魔。

與此同時,秦烈體內的神族血脈,也驟然一變。

一股極寒的意境,從他的血脈內釋放出來,也順勢飛入那極寒的風暴漩渦之心,似大幅度增強了那岩冰風暴的威力。

「喀喀喀!」

無數尖銳的摩擦聲,從那岩冰風暴內爆出,那一頭八階血脈的巨蠍魔,似察覺到不妙,突地以深淵語言怒喝。

他和他的那些扈從,在席捲而來的極寒風暴中,已經在節節後退。

和巨蠍魔靠近的黑斯特,隨著那岩冰風暴的逐漸接近,也終於感知到風暴內蘊含的極寒天地規則之力。

黑斯特臉色大變,似在風暴內大聲吼叫,可惜他的聲音已被撕裂的風暴聲淹沒。

他只能無助地看著風暴一點點席捲而來。

在他的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