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信口開河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信口開河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19 19:02  字數:2371

碎冰域一角。

冰暉、玄珞和米雅三人,一前一後將秦烈和咒之始祖截住,好奇地打量著秦烈兩人。

冰暉從玄珞的口中,一得知秦烈的真實身份,立即突生聯想——他覺得玄冰家族的提前降臨可能是秦烈的暗中幫助。

懷有烈焰家族血脈的秦烈,能夠進入黑暗深淵的秘境,依賴的恰恰就是烈焰家族的門路。

據冰暉所知,連烈焰家族遺失的那塊血肉豐碑,也在秦烈的手中。

他暗自揣測秦烈和烈焰家族之間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

本氣勢洶洶而來,想要貓捉耗子般戲耍秦烈和咒祖的冰暉,臉上的冷冽之意減弱了幾分。

咒祖枯槁灰暗的臉上,浮現一抹意外,他望了望體內血脈異動的秦烈,又看了看冰暉等人。

心中暗暗衡量了一番,他便有了決定,道:「玄冰家族能早兩年過來,是我按照主人的吩咐,提前在碎冰域布置的。」

「主人?」冰暉愣了愣。

咒之始祖指向秦烈,淡然道:「他就是我的主人。」

冰暉恍然,道:「既然是你們在碎冰域提前進行了布置,為什麼在我們到來後,沒有露面和我們說明情況?」

他已經相信了咒之始祖的這番解釋。

從空間隧道出現意外,在兩艘星空巨艦由碎冰域冒出以後,他和寒澈還有其他玄冰家族的血脈強者,就悄悄商討過。

他們一致認為玄冰家族能提前過來,的確是由外人出手。將空間隧道搭建到碎冰域。

那條他們玄冰家族選擇的空間隧道。除了神族五大家族的族人以外。別人很難得知。

而秦烈則是有著烈焰家族的血脈,咒之始祖和秦烈兩人又恰恰在碎冰域深處現身,事實上,那條搭建過來的空間隧道,又千真萬確出自咒之始祖之手。

秦烈的到來,只不過令原本的事實,顯得加的符合邏輯而已。

「主人不想和你們那麼早相見。」咒之始祖鎖著眉頭,臉色深沉道:「他知道龍族和其他種族的強者。勢必會很來到碎冰域。主人的身份……很敏感,一旦令龍族和靈域其他種族的族人知道他做出的那些事,會令主人和主人身後的勢力陷入麻煩。」

冰暉眼睛微亮,點頭道:「理解。」

這時候,他已將秦烈視為烈焰家族留在靈域的內應了,理所當然地認為秦烈在私下裡幫助烈焰家族做事。

「他現在是怎麼回事?」冰暉再問。

此刻的秦烈,懸浮在咒之始祖身旁,渾身血脈都在激烈爭鬥,令秦烈只能聽著咒之始祖信口開河,連插話的精力都沒有。

「呼!」

他在不斷地深吸氣。

一絲絲肉眼可見的寒霧。從四面八方湧來,白茫茫地匯聚向秦烈的方位。將其逐漸淹沒。

那些寒霧,被秦烈身毛孔吸收,化為絲絲寒流注入他第一心臟。

一簇酷寒的火焰,從秦烈的第一心臟內滋生,盤踞第一心臟的神族血脈,隨著酷寒火焰的形成,驟然由熾烈變得森寒徹骨。

他第一心臟也瞬間凝為堅冰。

赤紅色的神族血脈晶鏈,如在頃刻間化為一個個純粹的結晶體,晶體內開始由的神族符文衍生出來。

「咦!」

冰暉瞳孔一縮,臉色也驟然一變,他看向秦烈的目光,如看著一頭活生生的怪物。

「他在覺醒玄冰家族的血脈天賦!」米雅動人酮體霍然一震。

「他剛剛突破到八階血脈!」玄珞喝道。

十階血脈的冰暉,雙眸爆射出奪目神光,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輕喝道:「族長,我想你可以暫時不必理會那些龍族,而是應該立即過來看看情況!」

碎冰域深處,站在星空巨艦上,冷眼注視著遠方的寒澈,眼睛也光芒大盛。

「族長,發生了什麼?」他身旁一人詢問,「難道冰暉那邊出現了意外?不可能吧?以冰暉的實力,在碎冰域應該難以遇到能匹敵他的對手吧?」

「你盯著那些碎冰域外沿的傢伙!」寒澈沉聲吩咐。

也不等那人答應,寒澈身如一道冰芒,在眾人眼前一閃而逝。

短短十秒時間,本在碎冰域深處的寒澈,就突然在冰暉和米雅身旁現身。

「你自己看吧。」冰暉道。

玄冰家族的族長寒澈,眼中神光如炬,一瞬不移地落在秦烈身上。

烈焰家族的那一塊血肉豐碑,在寒澈的眼神注視下,一點點從秦烈胸口浮現,終半邊血肉豐碑還在秦烈體內,另外一部分露在外面。

「果然是他!」寒澈沉喝。

「他體內的血脈應該才突破到八階,在他的第一心臟處,正在覺醒我們玄冰家族的血脈天賦。」冰暉一臉的匪夷所思。

神族的五大家族,任何兩大家族的族人結合,誕生的孩子,都永遠只能保留一種血脈屬性。

在神族的歷史上,從沒有過特例,從沒有同時擁有兩種血脈屬性的神族出現。

但現在,就在寒澈、冰暉的眼前,竟然首次出現了一個特例!

「怎會這樣?怎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米雅精神恍惚。

在她的認知中,每個神族的族人從生下來血脈屬性就已註定,終生不可改變,也終生不可能再擁有另一種血脈屬性。

這是所有家族長輩告訴她的第一個血脈常識!

可如今神族公認的血脈常識,就在她的眼前,被秦烈給硬生生顛覆了!

她一臉的難以接受。

玄珞同樣駭然失色,以看妖魔般的目光,死死盯著秦烈。

「看來,那傢伙的瘋狂理論不但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