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籌戰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籌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15 14:09  字數:2520

幽暗地底,共囚禁著數十個異族邪物,那些異族全盛時期的血脈力量大多在八階左右。

但被禁錮了多年,都未能得到足夠血肉食物的他們,如今真實的血脈力量,可能只有七階的層次。

秦烈的血魂獸分身,八階時候體內蘊含的血肉精氣,要超過此地任何一個同階異族。

粗略感知了一下,他就知道此地的異族和邪物,僅僅只夠血魂獸分身恢復到八階的血脈,若想更進一步,只能想別的辦法。

「你先把他們吞食,等恢復了八階的血脈,我會另外安排。」秦業淡然一笑。

秦烈眼睛一亮,也呵呵輕笑一聲,道:「二伯,這東西給你。」

從那具血肉模糊的血魂獸眼瞳中,驀地飛出一簇模糊黯淡的魂團,那魂團內祖翰的靈魂烙印幾乎難以看見。

然而,倏一被血魂獸吐出,祖翰一看情形不妙,還是急劇扭動掙扎。

「秦業!即便你一時得逞,秦家也難逃六大勢力的毀滅!我祖家的先輩,一定會在不久後為我報仇雪恨!」祖翰魂音凄厲。

「咳咳……」秦業咳嗽著,蒼白的臉色浮現一抹興奮紅光,道:「祖翰啊祖翰,我雖沾染了輪迴業力,不入輪迴不能活。可你呢?哈哈,你恐怕連重入輪迴的資格都沒有!我會令你魂飛魄散,所有的靈魂烙印都被抹除乾淨!」

這般說著,他揮了揮袖口,祖翰的那一簇靈魂幽影,便瞬間隱沒他袖口。

取出一枚枚丹藥,他又是一股腦兒吞咽入腹,神情重新冷靜下來,道:「這些年堅持活著,就是要親眼看著祖翰先我一步去死。他現在落在我手中,我的心結也算是解開了,等神族入侵的麻煩能處理好,我就重走一趟輪迴。」

「重入輪迴,記憶會不會消掉?」秦烈皺眉道。

秦業笑著搖頭,「有你爺爺出手,一切都不會有問題,只不過我要換個身子,換一個靈魂,從幼兒開始重活一遍而已。」

「如果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消掉輪迴業力,也只能這樣了。」秦烈道。

「大戰將至,你的兩具魂獸分身,在以後也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此地的異族邪類,都是早就該死的人,就交給你處置吧。」秦業笑了笑,「解決了他們,我還可以另外安排,讓你去別的地方活動活動。」

秦烈沉吟了一下,搖頭道:「不必了。」

「哦?」秦業訝然。

「一旦血魂獸分身突破到八階血脈,我會令他直接活動於深淵,八階以後的血魂獸足以在深淵立足。而深淵惡魔的血肉,蘊含的龐大氣血之力,對他的恢復幫助將會更大。」秦烈看向那些異族和邪物,不屑的笑了笑,道:「他們和深淵惡魔相比,可是弱了太多了,也只夠血魂獸塞塞牙縫罷了。」

「也可以,你自己安排就是了。」秦業道。

「嗷嚎!」

秦烈的那具血魂獸分身,在秦業這番話落下以後,終於掀起了腥風血雨。

那一個個異族,眼見血魂獸嘶吼而來,還來不及反應,就感覺靈魂已沉淪在無盡的黑暗。

之後,他們就知道他們的靈魂,已經被抽離了軀體。

與此同時,秦烈本體和秦業兩人,則是從黯元界離開。

秦業返回古煦界,秦烈則是先回泊羅界,將泊羅界的那一個域界之門,同擎天城直接連通。

他隨後又來到了寒寂深淵。

卡達克名義上的領地,暴*之地各方白銀級勢力的強者,依然孜孜不倦地同那些深淵惡魔血戰。

他的到來,只是引起了一小部分人的注意。

天劍山的李牧,燕白衣,還有天器宗的馮毅等人,剛剛經歷了一番戰鬥,都在這邊聚集地修養。

「你小子怎麼突然過來了?」李牧笑道。

「告訴你們可以回家了。」秦烈咧嘴一笑,道:「前些年逃避六大勢力的追殺,各位被迫來到泊羅界,又活動於寒寂深淵,已太久太久沒有返回暴*之地了。如今局勢鮮明了,那些在暴*之地霸佔我們家園的人,都被重新驅逐離開了,從今天起,大家都可以返回暴*之地了。」

李牧怔了一下,道:「那些六大勢力的駐守者離開了?」

「嗯。」秦烈點頭,又道:「好消息是我們可以回去了,還有一個壞消息,這趟就算是回去,也未必能長久待在暴*之地。」

「怎麼說?」馮毅道。

「神族正式入侵了,玄冰家族的族人踏入了龍界,那些六大勢力和其他種族的族人,都開赴向龍界了。不久後,大規模的種族之戰就可能爆發了。到時候,神族其他家族的族人,也可能會相繼過來。」

嘆了一口氣,秦烈繼續解釋,「一旦他們湧入靈域,那靈域每一塊區域都不安全,暴*之地自然也不會例外。泊羅界離靈域本土較遠,可能會安全一段時間,以後……也難說了。或許,這個寒寂深淵以後反而最安全。」

眾人駭然失色。

神族的到來,令他們所有人都心生恐懼,讓他們突然意識到靈域相對太平的日子,恐怕已經到頭了。

「我們其實好一些,最不濟,我還可以安排你們來寒寂深淵避難。」秦烈一臉苦澀,「靈域其它區域的那些人族族人,未必就有這麼好的命。那些龍界、修羅界、還有海族域界的傢伙,恐怕會最先面對神族的到來。」

「我這趟過來,是希望大家儘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為將來的大戰做好準備。」

「大家在鑄造魂壇時,有什麼需要我,需要炎日島,甚至秦家幫忙的都可以直接和我說。」

「我會盡一切力量滿足你們。」

話罷,他不顧眾人的驚愕,從這片聚集地離開。

他知道這些人需要時間消化神族到來的驚天消息。

他找到拉普,將天棄大師贈送的一滴鮮血拿出來,遞給拉普說道:「一個靈族的族人給我的,他說沒有什麼惡意,有助我血脈的提升。可我不敢相信他,你幫我看一看這一滴精血屬於哪一個種族,對我有沒有害處,如果沒有,我準備立即著手融合。」

「秦家不是要和六大勢力決戰嗎?」拉普奇道。

「計劃有變,神族要來了,我們和真正超階血脈種族的戰鬥提前了。而我,也需要儘可能快的提升力量,為將來的血戰做好準備。」秦烈道。

拉普臉色巨變。

也在此刻,一個巨大的魔影,忽然在秦烈和拉普頭頂天空現身,「小朋友,我想和你好好談一談。」

下一刻,秦烈覺得天旋地轉,已不知東南西北。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