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驚慌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驚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13 18:52  字數:2391

日落月升。

秦烈和陳霖等人,還在談論著天下大勢,為即將到來的激戰謀劃。

「嗤嗤!」

眾人身前廣場上那座大型的空間傳送陣,突然華光閃耀,湧現出明顯的空間震蕩。

「有人要過來。」陳霖眉梢一動。

談話中的眾人,眯著眼,好奇地看著那傳送陣。

「咻!」

一道身影率先從中飛逝而出。

「姬堯。」陳霖微怔。

之後,又有一道道身影,相繼從那空間傳送陣內飛出。

姬媛,補天宮的華安陽,還有幾名姬家和補天宮的強者,皆是臉色沉重,眉頭深鎖著。

陳霖愣了一下後,立即意識到不妙,道:「發生了何事?莫不成六大勢力提前對你們出手了?」

秦烈臉色深沉,道:「是不是因為我們殺了祖翰?」

他和陳霖都誤以為姬---家、補天宮的到來,是因為六大勢力按捺不住,既然無法破開擎天城,就對姬家和補天宮開刀。

「真要是六大勢力尋仇倒好了。」姬堯苦澀搖頭,道:「是神族提前來了。」

此言一出,秦烈和陳霖都是駭然變色,瞬間面沉如水。

「六大勢力那邊有我們的眼線,我們剛剛得到消息,神族玄冰家族的族人,不久前正式在龍界現身,大肆捕殺巨龍族的族人。」姬堯苦笑著解釋,「九重天那邊已經炸開鍋了,巨龍族的阿弗萊克。這時候恐怕都要瘋了。」

「六大勢力好不容易搗鼓出來的對付秦家的大計。在神族玄冰家族族人到來以後。應該算是徹底黃了。」華安陽臉色凝重,沒有一點幸災樂禍的意思,道:「根據秦老爺子的說法,神族應該在三年以後,才能真正踏入靈域,為什麼突然提前了?」

陳霖搖頭,「我也不得而知。」

一眾姬家和補天宮的來人,因玄冰家族的入侵。都如臨大敵。

秦烈心神一動,突然想起咒祖的一番話,旋即以心神呼喊,試圖將咒祖弄過來詢問清楚。

然而,他心神一起,卻並沒有得到咒祖的回應。

「咦!」

他霍地坐下,不顧陳霖、姬堯的異樣神情,開始嘗試著以魂族秘術,感知咒祖血肉之軀的位置。

咒祖的軀體,經過鎮魂珠的精血淬鍊。血肉皮膚和腦域,都被繪刻著奇異秘圖。

只要以魂族的秘術感知。他能如感應八大神將,還有將岸、血厲那般,把咒祖的位置大致鎖定。

可這趟他全力搜查之下,居然發現根本感知不到咒祖的氣息,壓根不知他人在何處。

以靈魂無法呼喊,以心神意識不能感知,這明顯違背常理,在結合咒祖之前的一番話,令他立即心生警惕。

「不會是他做了什麼吧?」秦烈低語。

「怎麼了?」繆怡姿詢問。

其餘人也在一臉疑惑看來。

「咒祖先前去了我魂獸分身處,莫名其妙的說了一番話,說他能說服六大勢力不要大動干戈,希望秦家能夠和六大勢力聯手,一同應付神族的到來,還說……」他將咒之始祖的那番奇怪話語道明。

在眾人驚疑不定時,又道:「咒祖的那一具軀體,是我從神族的神葬場帶回,和我有著特殊的聯繫。按照道理而言,只要咒祖人在靈域,甚至在靈域附近的域界,我都能隱隱感知,可現在我全力感應,也都不能發現他的位置。」

「你懷疑咒之始祖有問題?」華安陽臉色一變。

「我聽我們姬家老祖宗說過,咒之始祖本來姓敖,真要是算起來,他應該是敖家的先祖。」姬堯道。

「敖家?六大勢力的敖家?」秦烈喝道。

姬堯點頭,「他和你秦家的先祖秦天,乃是同一時代的人物,現在六大勢力的敖家,算起來的確是他的子嗣後代。不過我家老祖宗說過,咒祖和現在的敖家完全不一樣,如今敖家的許多做法,和咒祖當年定下的方針相違背。」

「他既然是敖家的先祖,怎麼可能將玄冰家族搗鼓在龍界啊?」華安陽疑惑不解,「他真要幫助六大勢力,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弄出這樣的事情來啊?玄冰家族突然在龍界出現,造成傷害的是巨龍族,損害的明明是六大勢力的利益啊。」

「所以我也不明白。」姬堯也費解。

「他說要為靈域百族盡一份力……」陳霖沉吟了一下,似隱隱捕捉到什麼,道:「如果玄冰家族的提前到來,真的和咒祖有關,那他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我明白了!」

陳霖身形一震,道:「他這是逼六大勢力強行中止和我們的激戰!逼六大勢力和那些域外強族,將目前集中的力量,投入到對付神族的戰鬥上!」

場內眾人,聽陳霖這麼一說,都若有所思。

「我要立即回一趟古煦界!」陳霖喝道。

就在此時,夜幕下的「九界之門」,其中一扇驟然絢爛,離開了一陣子的秦業,忽然從中閃現。

秦業一出來,遙遙看了眾人一眼,道:「看來你們都知道了。」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姬堯急問。

「玄冰家族的提前到來,的確和咒祖有關。玄冰家族的族人,在龍界剛剛現身時,咒之始祖就將傳遞消息給了我父親,告訴了我父親此事。」秦業神情陰鬱,道:「可他並沒有說明,他是通過什麼方法,令玄冰家族的族人在碎冰域現身的。而且,他在將消息傳來以後,突然就消失無蹤,我父親也再也無法找到他。」

「怎會這樣?」姬堯道。

秦業搖頭,「我父親在擴張擎天城時,和他有過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