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咒祖請求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咒祖請求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10 16:56  字數:2583

擎天城。

秦業通過「九界之門」返回古煦界,陳霖、單元慶則是留了下來,秦烈的兩個魂獸分身,加繆怡姿和蜥蜴始祖,也都呆在城內。

秦業離開時,知道秦烈那一具血魂獸分身,剛剛才煉化成功,需要大量的豐沛血肉和靈魂能量補充。

他讓秦烈不要擔心,等他再次返回擎天城的時候,必然會為秦烈的血魂獸分身,帶來足夠多的補品。

秦烈在擎天城靜候三日後的巨變到來。

在此期間,六大勢力的域始境強者,一波波地到來,都聚集在擎天城的城外。

以輪迴教祖央為首的那些域始境強者,嘗試著以靈器和高層數的魂壇,對擎天城進行轟擊。

城內的秦烈,只見咒之始祖消失了一會兒,便看到籠罩擎天城的七彩巨幕,釋放出無數絢爛的能量波盪。

那一刻,從擎天城的地底深處,如湧現了滔滔不竭的洶湧靈力狂潮。

濃郁的靈力,像是一條條逆流直上的瀑布,紛紛灌入那七彩天幕,使得擎天城瞬間霞光萬丈,如被一尊尊天神巨魔庇護著。

那些試圖轟碎擎天城的域始境強者,只是一個照面,就已經吃了大虧。

之後兩天,擎天城出奇的平靜,從六大勢力而來的域始境強者,也再沒有敢輕舉妄動。

「嗤嗤!」

一根根血筋在骨骸表面蠕動的血魂獸,碧焰色的眼瞳內,絲絲綠色電流閃爍著。

「呼!」

一簇拳頭般大小的魂影,被血魂獸輕輕吐出,那魂影扭動著,顯現出祖翰的模樣。

時隔兩天。輪迴教的教主祖翰已凄厲如惡鬼,這團靈魂的魂力,被血魂獸的「噬魂」給抽離的只剩十分之一。

血魂獸如果繼續下去。祖翰的這一簇靈魂將會徹底崩潰,靈魂本源記憶也會湮滅。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輕易消亡。」昏暗的宮殿內,血魂獸嘿嘿怪笑,以靈域通用語說道:「等我二伯從古煦界歸來,你這隻剩下一息的靈魂本源,我會交給他,讓他慢慢弄死你。」

祖翰的那一簇靈魂,激烈掙扎扭動,如一隻張牙舞爪的惡鬼。

血魂獸視而不見。

「咻!」

一道模糊幽影。在昏暗的大殿內凝現,漸漸變幻為咒之始祖的模樣。

昏暗的大殿也因他的到來,忽然變得明亮,大殿另一角的暗魂獸,也被照耀出來。

這座大殿乃擎天城秦家的一部分,大殿外面的廣場上,建造著一座可以連通靈域各方區域的大型傳送陣。

此刻,秦烈的本體,正在和陳霖、單元慶等人,詢問後天前往九重天的細節。

他的兩個魂獸分身。則是在這座昏暗的大殿內,由血魂獸將祖翰的靈魂餘力壓榨乾凈,好供秦業隨意折騰。

「咒祖。你來此做什麼?」秦烈的暗魂獸分身,在咒之始祖到來以後,變幻為本體的模樣,道:「我現在才明白,你應該是擎天城的器魂,而整座擎天城,則是一件巨大無比的靈器,可是如此?」

「不錯,當年為了防止神族的追殺。我刻意將靈魂爆滅,令殘魂融入擎天城。」咒之始祖沒有否認。說道:「你秦家的先祖秦天,曾被一名魂族族人奪舍軀體。他最終憑藉著驚人的意志力,反而牢牢掌控著自己的軀體,然後以融合後的魂族知識,造福於人族。」

「人族能洞悉靈魂奧妙,能通過靈魂知識,慢慢衍變成鑄造魂壇修鍊的體系,皆因你先祖秦天的指引。」

「我希望你能夠如你先祖一樣,通過你對靈魂的深刻認知,為人族開闢新的局面。」

「還有,我希望你不要大意之下,將深淵惡魔給引向靈域。那些深淵的惡魔,如果如神族那般湧入靈域,這會比神族到來可怕十倍。」

「泊羅界和寒寂深淵連通的域界之門,你一定要看護好,一定不能出現意外。」

秦烈愣了一下,道:「暴亂之地深海的深淵通道,被你們五祖合力鎮壓,為了防止暴亂之地出現虛空境級別的強者,不慎破壞了深淵通道的禁制,你更是在整個暴亂之地烙印下神秘禁咒,令所有不滅境強者突破虛空境困難加重數倍……」

不等他一番話講完,咒之始祖便截斷,說道:「我們當年以五塊大陸為主體,以密咒來遏制暴亂之地,本來是防止那邊海族的族人亂來。我們當時也沒有預料到,不久以後人族乘勢而起,反而成了靈域的新主人。」

「我明白你們的初衷。」秦烈點頭,道:「我想說的是,你們當時為什麼沒有毀去那條深淵通道,而僅僅只是鎮壓?」

不久前,他和深藍一同到達那深淵通道處,通過深藍得知那所謂的「深淵通道」,只是八目妖靈以精血凝鍊的星門。

後來,在咒之始祖等人禁錮星門以後,形成「深淵通道」的八目妖靈精血還漸漸蘇醒了……

咒之始祖既然如此忌憚深淵惡魔,當初為什麼沒有直接摧毀,而僅僅只是鎮壓?

「我們那時還不夠強大,對域界、空間力量的認識不足,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在摧毀那深淵通道以後,不會引起其他的變故,所以我們不敢冒然行事。」咒祖沉吟了一下,解釋道:「另外,你先祖也認為留下那條通道有必要。將來如果神族決定在靈域大肆屠殺,以滅絕生靈為目的,他便重開那通道,任由域外強族湧入靈域和神族狗咬狗。」

「那條深淵通道,是對付神族的一個後手,神族真的太過分的話,靈域百族如果沒有生存的希望,那條通道就會再次開啟。」

秦烈怔了怔,道:「你特意來此找我所為何事?」

「這次如果五大家族齊至,靈域百族合力,有沒有勝過神族的可能?」咒祖認真道。

秦烈搖頭,「我不知道。」

咒祖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道:「如果我能說服六大勢力,讓他們不再視你們秦家為敵人,讓他們和秦家合力抗衡神族。事後,你們秦家能否屏棄前嫌,不再為三百年之事報仇?」

秦烈臉色一沉,冷笑道:「你憑什麼說服六大勢力?」

「我只問你,能不能看在六大勢力抗衡神族的份上,放下三百年前的仇恨?」咒祖道。

「此事,你應該和我爺爺,還有我父親去談。」秦烈冷冷道。

「我很早之前就和他們說過,可他們……卻拒絕了。」咒祖苦笑。

「我的態度也是一樣。」秦烈臉色漠然。

「秦家和六大勢力開戰,會導致靈域大動蕩,各大域外強族都會參與進來。」咒祖嘆息,道:「神族五大家族合力,就算是靈域百族合力,也未必能抵禦住他們的入侵。如果在靈域百族一番大戰後,神族恰恰到來,那我們恐怕一點勝算都沒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