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強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強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09 13:47  字數:2348

裴天崇凝聚的那一扇秘境之門,隨著赤血猿王的一聲爆吼,被硬生生炸成粉碎。

裴天崇和九重天的那些武者,面對十階中階血脈,實力等同於域始境中期的赤血猿王,當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古獸界離靈域足夠遠,在古獸族封閉了域界之門的情況下,他們想踏入古獸界,需要數十年的時間。

這期間,種種跡象表明將要回來的神族,必然已降臨靈域。

他們勢必要全力抗衡神族的入侵,只能暫時放棄古獸界,只有神族被再一次驅逐,他們才能對古獸界動手。

也是如此,以赤血猿王為首的古獸族的獸王,根本不怕裴天崇的威脅。

秦烈本體頭頂,以八目妖靈血脈之力凝鍊的星門,依然熠熠生輝。

「出來吧。」

一頭身如綿延山脈的巨蜥,隨著秦烈的招呼,也驀地從星門內咆哮而出。

「蜥蜴始祖!」

巨蜥一出,裴天崇臉色一變,突然意識到他安排在蜥蜴族域界的計劃,應該徹底失敗了。

「主人。」

蜥蜴始祖出來以後,朝著秦烈的方向,用敬畏的語氣以示謙卑,表明他魂奴的身份。

「啊!」

眾多聚攏附近的圍觀者,包括秦業,都一下子驚訝萬分,不明所以地看向秦烈。

「這頭巨蜥……」秦業停止了掙扎,一臉茫然地看向繆怡姿,想知道答案。

「蜥蜴始祖在蜥蜴族的域界,已經被秦烈煉化為魂奴,完完全全聽命於秦烈。」繆怡姿淡然解釋道。

「陳霖和單元慶那兩個混蛋什麼都沒有告訴我!」秦業怒罵道。

繆怡姿眼中繚繞著笑意,「或許。他們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吧。畢竟,當年對他期望最大的那個人,恰恰就是你。三百年以後。他能脫胎換骨,能真的達到你的期望。應該能夠令你高興一些。」

秦業怔了怔,喃喃道:「真不敢相信……」

這時,繆怡姿已不再阻攔他。

從那一扇星門在秦烈的頭頂凝鍊出來,隨著魂獸和赤血猿王、天青蛇王的出現,再加上如今蜥蜴始祖的到來,秦業慢慢冷靜下來。

此時此刻,秦烈帶動過來的力量,已經穩穩佔據了上風。

「那一頭魂獸。乃秦烈的分身,魂獸殺了祖翰,和秦烈本人出手並沒有差別。」繆怡姿淡淡道。

秦業眼中突然迸射出耀目神光。

「蜥蜴始祖,你去將裴天崇給我生擒活捉,記得,我要活的。」秦烈發話。

「明白!」蜥蜴始祖搖頭擺尾,嗷嗷怪嘯著,如活動的山脈,一路電閃雷鳴地飛向裴天崇。

「我們呢?」赤血猿王一愣。

「看戲就好。」秦烈咧嘴一笑。

也在此時,他的那一具魂獸分身。碧綠色的眼瞳中,閃現出無數繁星般的魂族秘文。

「噬魂!」

魂獸張口,一團漆黑如墨的漩渦凝成。從那漩渦出驟然湧現狂猛至極的靈魂波動。

祖翰臉色一變,他的六層魂壇不受控制地從眉心飛出,祖翰的六層魂壇呈螺旋狀,一層層螺紋魂線往內交匯。

在那螺旋狀的魂壇之心,便是祖翰的靈魂所在地,是他精氣神的根本。

此刻,秦烈的魂獸分身,朝著他激發「噬魂」血脈天賦以後,他那潛藏在螺旋狀魂壇之下的靈魂本源。似被一塊巨大的磁石吸引著,竟一點點地從魂壇內飄逸出來。要落向那漆黑如墨的漩渦。

那高速旋轉著,如黑洞般的漩渦。令祖翰靈魂本能的感到恐懼。

身為輪迴教的教主,他對三萬年前肆虐天地的魂獸,有著深刻的了解,他知道每一頭魂獸都能吞噬生靈的魂魄,將其靈魂印記給完全抹掉。

即便是精通輪迴奇妙的他,一旦靈魂本源內的印記,也被魂獸煉化,他將連重入輪迴轉世復活的機會都沒有。

祖翰心生懼意,突地高呼:「秦家可以給你的東西,我們輪迴教都可以給你,在我們輪迴教的幫助下,你可以短時間恢復十階巔峰!神族將至,你們魂獸一族和神族又是死敵,當年你們都是被神族所殺,而秦家則是和神族私通,你們和秦家走一起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祖翰叫嚷著,不斷地勸說,試圖通過魂獸和神族的仇恨,說服那一頭魂獸倒戈。

可惜,他壓根不知道那一頭魂獸,本就是秦烈本人。

「嘿嘿,勸說的理由算是切中重點了,可惜沒有弄清楚對象。」秦烈搖了搖頭,心神又是一動。

他的第二具魂獸分身,同樣從星門內飛逸出來,仰天一聲嘶吼。

這頭魂獸骨骸上筋脈和血管還在生長著,因血肉精氣不夠,還沒有將血肉和皮膚給生長出來,從而顯得血淋琳的,模樣可怖至極。

可他那一雙碧焰燃燒般的眼瞳,和第一具分身一模一樣的體型,分明是告訴祖翰,這是另外一頭存活於世的魂獸。

「他叫梅奧,來自於古獸界,以前是血魂獸。」秦烈咧嘴一笑,道:「他缺少足夠的血肉精氣,也缺少強者的靈魂。只有得到大量的血肉和魂力,他這具十階的軀體才能重新生長出來,靈魂才會恢復如初。」

「咻!」

從血魂獸鮮血淋漓的骨骸中,飛出了他的第二分魂,那分魂如一抹血光,瞬間鑽入祖翰的六層魂壇。

同一時間,秦烈眉心異芒一亮,六點奇異的星光,一閃而逝。

虛渾之靈飛離後,立即由實體凝為虛體,像是隱形了一般,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嗷!」

心神被震懾的祖翰,則是突然慘叫起來,六層魂壇和他的面容,都猛地扭曲。

「虛渾之靈!是虛渾之靈!」他尖叫嘶吼。

他那螺旋狀的魂壇,如被吹氣的氣球,忽然就開始膨脹起來,魂壇內部劇烈涌動著,如藏著一頭頭的惡魔。

魂壇上蘊含的精氣神,也不知怎麼一回事,開始大幅度的減弱。

祖翰的身體,和他膨脹的魂壇恰恰相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乾癟,如被抽離了血肉和筋骨,變得萎靡不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