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出城!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出城!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08 12:13  字數:3700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靈域》更多支持!

「哈哈哈!」

祖翰放聲大笑,一邊笑一邊搖頭,「秦業啊秦業,你這一世輪迴,恐怕是等不到那一天到來了。不久後,我便要鑄造第七層魂壇,一旦七層魂壇淬鍊形成,我立即就能多萬年壽命。」

「而你,即便是沒有被輪迴業力折磨致死,也會和秦家一道兒滅亡,這是誰都無法篡改的命運啊。」

「所以,你大可早早去死,因為你永遠不可能等到那天!」

話到後來,祖翰狂態畢現,仰天長嘯,顯然沒有將秦業放在眼裡。

隔著一層層流光溢彩的光幕,秦業臉色陰沉,道:「你會在七層魂壇鑄造之前而亡!」

「哦?是么?憑你的一張嘴,就想要我的命?秦業,你錯就錯在不該沉迷於煉藥這種小道,以你的天賦,如果肯靜下心來,一門心思用在磨礪武道上,我沒那麼容易可以重創你。」祖翰咧開嘴,冷眼嘲諷道:「你們秦家的第二代,也就秦浩一人令我們忌憚,可惜他在三百年前連魂壇都爆碎了。」

搖了搖頭,祖翰淡然道:「三百年的時間,他即,便幸運的重鑄魂壇,也再不可能恢復到巔峰。沒了秦浩的力量,你們秦家那些煉器師和煉藥師,數量再多又有何用?我真的不知道你們秦家,究竟拿什麼和我們一斗?」

「三日後你自然會看到。」秦業冷冷道。

「我拭目以待。」祖翰點頭。

他們講話時。生活在擎天城的那些武者、煉器師。都聞訊而來。聚集在這片城牆附近。

那些人聽著秦業和祖翰的對話,也是暗暗詫異,覺得祖翰所說有理有據。

他們也都覺得在秦浩魂壇爆碎以後,三百年的時間,頂多能夠將魂壇重鑄,難以恢復到巔峰實力。

以前秦家最強者便是秦浩,如果秦浩都不能恢復巔峰,以秦家的力量和六大勢力硬抗。能有幾成勝算?

那些聚攏而來者,看向秦業的目光,有著不加掩飾的憐憫。

他們私下都認為秦家恐怕會重蹈覆轍。

這些人,明知道擎天城不同以往,知道此地天地靈氣貧瘠,依然願意生活於此,這說明他們對秦家沒有惡感。

其中一部分人,以前或多或少還受過秦家的恩惠,更有很多的煉器師,還是將擎天城視為聖城。

他們從心理上傾向於秦家。不希望秦家和三百年前那樣,被六大勢力逼出靈域。

他們打心眼裡期待秦家的歸來……

在秦業和祖翰逞口舌之爭時。一開始激怒了裴天崇的秦烈,反而沉默不語。

同繆怡姿緊挨著的秦烈,眸中冰藍色異芒一閃而逝,繆怡姿注意到一道蘊含著濃烈血腥氣的光束,突然從秦烈體內飛出。

還沒等她看清楚,她便感知不到那血腥味的氣息,只看到秦烈身後星門迅速癒合。

繆怡姿訝然。

她只知道,秦烈趁著秦業和祖翰對峙時,悄悄凝結了星門,將一樣東西送入其中。

她並不知道那樣東西是什麼。

古獸界。

茂密的林間,赤血猿王,暴雷蟒王,九尾狐王和天青蛇王,同滕遠、尼維特、莽妄都待在林間。

除了這些古獸族的族人外,秦烈的魂獸分身,以他本體的模樣顯現,另有蜥蜴始祖,也在秦烈魂獸分身旁站著。

一道道驚奇的視線,都落在他們中央那具血淋琳的骨骸上。

這一具赤紅如血玉般的巨大骨骸,就是曾經令古獸族雞犬不寧的血魂獸的獸骸,如今則是被秦烈煉化,成為了他的第二具分身。

「咻!」

一塊釋放著暗紅色血光的墓碑,突地浮現出來,就在那如山般的骨骸上懸浮著。

一道道七彩神光,從那血肉豐碑內飛逸而出,如一隻只觸手般,延伸到血魂獸的骨骸。

本來只是一具巨大骸骨的骨身,在那血肉豐碑飛來,一道道濃郁的血肉精氣,一一湧入骨骸以後。

那骨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出了筋脈血管!

一根根肉筋,巨大的血管,像是一條條血蛇蠕動魂獸骨骸上,這一幅場景血腥可怖。

撲鼻的血腥味,從這具血肉再生的骨骸上瀰漫開來,秦烈的第二具魂獸分身,從瀕臨死亡的狀態,朝著巔峰而攀升。

那一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蘊含其中的豐沛血肉精氣,被這具魂獸分身迅速吸吮著。

古獸族的四大獸王,看著痛飲血肉精氣的骸骨,眼神都有些不自然。

「不會有問題吧?」赤血猿王眼皮子抖了一下,道:「這可是血魂獸本體的骨骸,它本是十階的血脈,一旦恢復如初,我們都未必能拿下來。」

天青蛇王和九尾狐王也一臉憂色。

「不用擔心。」秦烈的暗魂獸分身淡然一笑,寬慰到:「十階的血魂獸,想要恢復到巔峰之力,這塊豐碑內蘊含的血肉精氣遠遠不夠。還有,我入駐當中的第三個靈魂,要想恢復梅奧的靈魂程度,也必須要擁有足夠多的靈魂力。」

赤血猿王愣了一下,確定道:「秦烈,你真的……將他煉化了?」

秦烈點頭。

「你是怎麼做到的?」天青蛇王不解道。

「靈魂奧妙同宗同源,他又被你們弄的只能維持生命,處於最弱的時刻,我這都不能將他煉化,豈不是浪費了你們辛苦弄出來的好局面。」秦烈洒然一笑,沉吟了一下,突然又道:「各位是真的決定和我們秦家並肩作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