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危言聳聽?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危言聳聽?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4-05 16:42  字數:3234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靈域》更多支持!

靈域會成為星空中最耀眼的舞台,變成各大域外強族的之地,會湧入神族、靈族、魂族等多種族強者?

在天棄大師的描繪下,秦烈如看到了一幅末日來襲的恐怖畫面,禁不住心生恐懼。

他隱隱知道靈族最精通命運血脈力量者,的確擁有神秘的預言能力,能看到一段段常人無法想像的未來零碎畫面。

他知道天棄大師恐怕不是無的放矢。

「靈域,為何會吸引眾多的域外強族?這片遼闊的大地上,難道隱藏著什麼我們所不知的秘密?」秦烈沉聲道。

「秘密?」繆怡姿皺眉。

「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不會無緣無故將靈域視作未來的主戰場,他們真要一一洶湧而來,必然是因為別的事情。」秦烈哼道。

據他所知,超大型的域界雖然罕見,可在浩瀚無際的星海深處,還是有幾個的。

神族,靈族,魂族活動的老巢,似乎都是超大型的域界,就連強大的骨族和羽族,好像也擁有超大型的域界。

一個超大型的域界固然珍貴,但也不至於導致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不遠億萬里而來拚死。

這其中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這片大地的確埋藏著一些你們不知的秘密。」天棄大師臉色漸漸凝重,肅然道:「最近的一百年,我都在悄然找尋那些深藏的秘密,我越是了解,越是覺得……驚心動魄。我知道那些隱藏著的秘密,終究會被慢慢挖掘出來,到時各族強者必會蜂擁而至。」

秦烈一震,喝道:「什麼樣的秘密?」

天棄大師淡然一笑,「那就需要你自己去認識了。」

秦烈訝然。

「譬如這座擎天城,便暗藏著無數秘密,可惜六大勢力的那些人看不見,也不懂得利用。」天棄大師笑容玩味,「還好他們看不見,才能便宜了我,讓我可以在擎天城隨意活動了百年。」

搖了搖頭,他喟嘆一聲,遺憾道:「不過恐怕也呆不了太久了。」

「呆不了太久……」繆怡姿暗暗咀嚼他話里的意思。

「秦家回來後,自然要恢復擎天城往昔的榮光,以前他們沒有完全布置好的東西,也應該會繼續下去。」天棄大師神色平靜,想了一下,又對秦烈說道:「你若見到你爺爺,勞煩你幫我傳一句話。」

「什麼話?」秦烈奇道。

「擎天城內的一些東西,我一時技癢,忍不住篡動過,希望他不要介意。麻煩你告訴他一下,我非常敬佩他在擎天城留下的那些手段,而且對此我並無什麼惡意。」天棄大師一臉誠懇。

秦烈則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呵呵,你只要原話告訴他就行,至於他信不信我不會在意。」天棄大師洒然一笑,又道:「相見便是緣分,此物我贈送給你,或許對你有所幫助。」

一個冰藍色的瓷瓶,在他指頭一彈下,飛到秦烈眼前。

那瓷瓶懸浮在秦烈的胸口,內部盛放著藍汪汪的精血,瓷瓶內的精血輕輕晃蕩著,形成一圈圈奇妙的漣漪。

秦烈體內八目妖靈的血脈又變得洶湧沸騰起來。

「這一滴鮮血,有助於你體內的八目妖靈血脈,你可以將其煉化掉。」天棄大師一臉的笑容,道:「以後我們或許是敵非友,不過我很樂意看到你一直成長下去,想看看你能否真的如那人所願,將萬般血脈融為一爐。」

話到這兒,天棄大師眯起眼,眸中迸射出奪目精芒,道:「我很想知道,將各族血脈熔煉為一後,究竟會發生什麼?」

「有緣再見吧。」

天棄大師的身子,如一顆爆碎的星辰,炸裂為千萬碎小的幽藍光爍。

那些光爍如墜落的螢火蟲,一落地後,便突然消失不見。

就在此時,他的靈魂之音,倏地在繆怡姿的腦海響起,「你若想快速踏入域始境,領悟空間奧義的深層奧妙,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和這個名義上算是你侄兒的小子結合,他體內的血脈能助於勒破空間的深層之謎。」

繆怡姿嬌柔的身子猛地僵硬。

十來秒後,隨著所有藍光的消失,此地再沒有天棄大師一絲一毫的氣息,也沒有他半點的靈魂之力。

秦烈知道天棄大師不但離開了此地,也離開了擎天城,甚至都可能離開了靈域。

他伸手將那瓷瓶握住,深深看向瓷瓶內的鮮血,從那鮮血中似感知到奇異的空間波動。

他體內八目妖靈的血脈,在他握住瓷瓶以後,忽然變得雀躍起來,似乎本能地就想要融合瓷瓶內的藍色鮮血。

他暗暗咬著牙,忍著血脈內滋生出的本能誘惑,硬是將其收入空間戒。

一個精通命運之力的靈族老人,說的再天花亂墜,他也絕不敢信以為真。

瓷瓶內的鮮血,如果被動了手腳,他冒然融合到血脈中,也不知會發生什麼。

三日後,九重天將會爆發一場舉世矚目的激戰,他一心要參與其中,可不想在這個當口上出現變故。

這般想著,他便將那瓷瓶,和從三大獸王那兒騙過來的精血收在一起。

他重新看向擎天城,臉上浮出疑惑,「這座已衰敗三百年的城池,難道真如他所說,潛藏著了不得的秘密?可那些前來瞻仰的煉器師,為什麼沒有一個,可以在這座城池覺察到奇妙之處?」

他暗暗費解。

也在此時,他突然注意到繆怡姿兩腮泛紅,看向他的目